《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熙柔同学,说实话,如果你一开始就是这会儿这副样子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你了呢!”
  陆熙柔秀眉挑起:“柔情似水的可爱姑娘你不要,偏偏喜欢渴望草原的一匹野马,咱俩到底谁是变态啊?”
  “这不是变态,而是智慧!”萧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柔情似水的姑娘虽然可爱,但招惹了就得负责任,太麻烦;而野马却是自由的,保不齐到最后被玩儿的那个人是我,自然没什么后患。”
  “好啊!姓萧的,”陆熙柔一把掐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恼道,“原来你这个混蛋打的是这种注意,欲擒故纵,让我自己忍不住咬钩,到时候你不但占了姑奶奶的便宜,还能扮演一把受害者,你……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渣?”
  “嘶疼疼疼……松手啊!孩子们都看着呢!”
  陆熙柔红了脸,心虚的往后瞅瞅,见孩子们还都在乖乖的做着操,这才松开萧晋,撇嘴道:“为了打消我的念头,都不惜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招惹我啊!”
  “错,关键部位都是纯正粉红色的姑娘,我怎么可能会不想,只是不敢罢了。”
  “你在怕什么?”

  “怕我身边的女人被你一个个搞死。”
  “被你坑死,和被我搞死,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被我坑死,起码我还有得爽,被你搞死有什么?你就算是再粉红,天天吃,吃一辈子也会腻啊!”
  “去死去死去死,你给我去死!”陆熙柔一连踢了他好几脚,见他顺势要走,就又说道:“这次进城,如果你的目标是邓兴安的话,我建议你还是从邓睿明身上下手比较好。”
  萧晋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问:“为什么?”

  陆熙柔道:“据我所知,邓兴安的妻子家族可以称得上是巨富,所以他不缺钱,自然不需要贪钱,人生目标只剩下往上爬,所以他非常的爱惜自己的羽毛,自当官以来,别的不说,起码在官场中的官声和口碑还是不错的。
  如果你打算直接从他身上找突破口的话,肯定不会太容易。”
  萧晋眉头蹙起,沉吟片刻,道:“按你所说,邓兴安那么爱惜自己的官声,自然不会容忍儿子太过放肆,邓睿明身上又有什么可以被我抓到的把柄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陆熙柔耸耸肩,说,“但是,你见过他,应该能看得出来,像他那种除了靠老爹之外一无是处的二世祖,可能是个从不犯错的乖孩子吗?”
  “切!”萧晋忽然失望的摇了摇头,撇嘴道,“闹了半天,你也只会说空话,白长那么聪明的脑袋瓜了。”
  陆熙柔一呆,随即就明白过来:这货本来就是打算着从邓睿明入手的;自己的话等于是白说了。

  想显摆没显摆成,还被鄙视了,女孩儿顿时恼羞成怒,忍不住一个箭步扑上去,跳起来双腿夹住他的腰,双手抱住他的脑袋就是一顿猛捶。
  “混蛋!死萧晋!你就会欺负我!从一开始认识就总揭我的短,人家是女孩子耶!面子很重要的,你懂不懂?”
  为了防止女孩儿因动作太激烈而摔倒,萧晋的双手只能抱住她,可这样一来,脑袋可就遭了秧,强忍了一会儿,见这姑娘还打个没完,不由心里一发狠,一只手上移摁住她的后脑往下一压,就结结实实的亲在了她的嘴上。
  陆熙柔娇躯一僵,慌不迭的挣扎着跳下去,红着脸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就转身跑进了祠堂。

  “小样儿的,跟老子玩儿身体接触,要是再让你占着便宜,老子还混个屁啊!”
  不屑的撇撇嘴,萧晋一转身,就有点傻眼。
  因为梁二丫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冷漠如木雕一般的小脸上,一双更加冰冷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里面明明毫无情绪,可却让他有种被老婆捉奸在床的即视感,要多荒谬有多荒谬。
  “那个……二丫,老师是在跟你们陆老师闹着玩儿呢!”萧晋都不知道自己为啥要跟一个才十二岁的丫头解释这个,可他还是下意识的就解释了。

  梁二丫歪了歪脑袋,语气平淡却石破天惊的说:“我也想玩儿。”
  这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因为人生经验或者逻辑对它都没有丝毫的作用,碰上了只能麻爪,起码当时很难迅速想出应对的办法。
  这就是萧晋总喜欢不按规则出牌的原因,在敌方的措手不及之中,他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然而,他再怎么喜欢跳出规则,那也只是偶然为之,平日里勉强还是可以称之为一个正常人的,可梁二丫却不是这样,这丫头压根儿就没有正常的时候,换句话说,不正常才是她的正常。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关键是年龄太小了,萧晋还不能用变态来应对她的不正常,所以每次跟这丫头相处,他都会头疼,甚至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发憷。
  “那个……二丫啊!”在女孩儿面前蹲下身,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正常一些,“那是大人才能玩的游戏,你现在还不能玩。”

  “我见过你跟小月玩。”
  发愁的萧晋忽然眼前一亮,笑道:“那是因为我是小月的爹啊!小孩子只能跟自己的父母玩,要是你也认我当爹的话,就能跟我玩儿了。”
  梁二丫显然不是这么好糊弄的,闻言想了想,就问:“小月长大了还能跟你玩儿吗?”
  “呃……”萧晋满头大汗,“不能,绝对不能!”
  “那我不要。”
  嘶!这丫头什么意思啊?难不成她还没打消那个荒唐的念头?
  萧晋觉得牙有点疼,无奈,只好摆出老师的架子,板起脸道:“人家别的孩子都乖乖的在做操,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总不听老师的话、不参加大家的集体活动呢?”
  梁二丫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他发脾气,面无表情的瞅了他片刻,扭头就朝做操的孩子们走去,嘴里还淡淡的说着:“刚才小月没看见你跟陆老师玩的游戏,我去跟她说一……”

  萧晋吓得慌忙把小丫头给拉回来抱在怀里,愁眉苦脸的哀求道:“小祖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我要你像亲陆老师那样亲我。”梁二丫说。
  “不行!”萧晋一脸严肃的拒绝道,“老师不能对你那么做。”
  “那我去找小月玩。”梁二丫作势又要走,还有意无意的加码道,“或许沛芹姨和玉香姨也想知道。”

  萧晋欲哭无泪:“梁二丫,你……等等,玉香姨?为什么要告诉玉香姨?”
  梁二丫冷冷的看着他说:“玉香姨的身上有你的味道,和沛芹姨身上的一样。”
  萧晋傻了眼,揪揪小丫头的脸皮,又拽拽耳朵,心说都是真的,这丫头也不是妖怪呀!怎么总有这种奇奇怪怪的能力?凭味道就能闻出我跟哪个女人有一腿,这也太变态了吧?!
  实在难以置信,于是他又试探着问:“呃……那你就没有从你云苓姐和陆老师身上闻到我的味道吗?”

  “有,”梁二丫点点头,又道:“但和沛芹姨、玉香姨她们身上的不一样。”
  萧晋无话可说,小丫头就是这么神奇,他除了捏着鼻子认栽,还能咋样?总不能为这点儿破事儿就杀人灭口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