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熙柔眉头微微蹙起:“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完全没有风险的事情,吃饭还会噎死人呢!我爸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没人治疗,而什么都不做吧?!”
  柳白竹又抿了抿唇,犹豫道:“萧晋刚才不是说已经研制出了药……”
  “白竹姐!”陆熙柔的表情忽然就变得凌厉起来,“他研制出了药物,对我们不再是必须的了,我们就可以对他不管不问了,是吗?做人怎么可以如此自私?
  那药是他昨晚熬了一宿才刚刚研制出来的,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完全可以暂时隐瞒,继而向我父亲寻求帮助,可他没有,而是第一时间就把药方送了过来。
  白竹姐,萧晋确实是一个混蛋不假,可难道你就不觉得,如果我们这次选择了袖手旁观,就会变得比他还要卑劣和可耻吗?”
  柳白竹眼睑低垂下去,安静了许久,才从兜里掏出了卫星电话。
  陆熙柔正要接过去,却听她又开口说道:“小姐,我希望你能想清楚,萧晋值不值得你这样做。”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陆熙柔一把拿过电话,一边拨号一边认真的说道,“我欠他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萧晋回到家里的时候,梁小月已经快要吃完早饭,看见他就有些着急道:“爹你怎么才回来啊?马上就要到上课的时间了。”

  揉揉小丫头的头顶,他笑着说:“抱歉啊!爹爹昨晚熬的时间有点长,你吃完饭先去祠堂,把昨天我布置的作业收好放在讲桌上,然后带着同学们一起自习,爹爹随后就到。”
  “嗯,我知道了。”梁小月乖乖的点了下头,就继续喝起粥来。
  周沛芹把粥碗给萧晋盛好,心疼的看着他说:“你忙了一夜,再去上课也太累了,要不,今天就休息一天吧!”
  萧晋喝了口粥,夹起一根咸菜丢进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也就是今天一上午的事儿,最迟中午,上次过来带走梁喜春和梁志宏两口子的严队长就会赶到村里,到时候我就得跟他们一起离开去龙朔了。”
  周沛芹手一抖,给他拿的馒头就掉在了桌子上,小脸也变得苍白如纸。

  “萧,发生了什么事?严队长他们为什么要来抓你?”
  萧晋把馒头捡起来直接咬了一口,一脸笑容地说:“你瞎想什么呢?我什么都没干,严队长他们怎么可能来抓我?不过是城里有点儿事,需要我帮忙罢了。”
  周沛芹嘴唇都咬白了,转头见女儿已经喝完了粥,就起身快步走进里屋把她的书包拎出来塞给她,然后就往门外推。
  “娘!你干什么呀?我嘴还没擦呢!”梁小月不满道。
  周沛芹用袖子胡乱在女儿嘴上抹了一下,就道:“好了,擦干净了,赶紧去上学吧!”
  “哦。”梁小月虽然不明白娘为啥这么着急,但她毕竟只是个孩子,根本不会多想,闻言就乖乖的点点头,说声“爹娘再见”,就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的出了院门。
  周沛芹跟遭遇了什么大事似的,把大门一闩,回头就一脸严肃的对萧晋说道:“萧,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我不傻,如果严队长他们只是想要你帮忙的话,根本就没必要到村里来接你,就算是求你办事,再想表现诚意,从龙朔赶到青山镇也顶天了。”
  萧晋嘴巴张大,无话可说。
  文化知识是用来开阔人的眼界和见识的,从来都与智慧无关,小寡妇没上过学,但这不代表她没脑子,萧晋用那么漏洞百出的谎话来忽悠人家,纯粹就是自找打脸。

  叹口气,放下馒头和筷子,他伸手将小寡妇抱到腿上,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柔声道:“沛芹姐,虽然刚刚骗过你就这么说挺无耻的,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相信我吗?”
  周沛芹毫不犹豫的点头:“只要对你无害,你说什么我都信。”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如果他之前那蹩脚的谎言没有涉及到他的话,小寡妇肯定会什么都不说,就当他说的是真的。
  萧晋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也愧疚的一塌糊涂,吻吻她,说:“对不起!沛芹姐,跟我这样的混蛋在一起,真是委屈你了。”
  周沛芹摇头,双手捧住他的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不,萧,自从认识你以来,我所过的每一天都比前三十年加在一起还要幸福和快乐,只要你还愿意疼爱我和小月,那我就不会委屈,永远都不会。”
  萧晋心都要化了,笑着说:“沛芹姐,你太会说情话了!怎么办?我现在特想把你抱到床上去。”
  周沛芹的眼眶慢慢泛起了红,紧紧的拥住他,在他耳边说:“那你就把我抱过去吧!让我再最后伺候你一次,然后你就赶紧走。”
  萧晋高高的挑起眉,问:“难道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周沛芹强忍着要流出的泪水,抱的他更紧了,“如果能跟你一起走,我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可是……我和小月什么都帮不了你,还会成为你的累赘,我……唔……”

  一个缠绵无比的长吻结束,萧晋笑望着脸色潮红鼻息咻咻的小寡妇,再次问道:“你相信我吗?”
  周沛芹用力点头。
  “那就把心好好的放回肚子里。”萧晋抱着她站起身,一边走向里屋一边说道,“虽然严队长他们确实是来抓我的,但我向你保证,断则三天,长则一周,你的男人一定会全须全影的回来。现在,女人,鉴于咱们要好几天见不上面了,就麻烦你再好好的伺候我一回吧!”
  当萧晋哈欠连天的来到祠堂的时候,比平时足足晚了一个小时,孩子们也已经在陆熙柔的教授下上完了一节课,正排着队在小广场上跟她一起做操。

  看到他过来,女孩儿让班长梁小月在前面带领,自己则迎上去,问:“你怎么没去休息?”
  萧晋挠挠头,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自觉。”
  陆熙柔撅起嘴,轻踢了他一下,不满道:“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有多不通情理啊?!”
  “不是不通情理,是你活的太自由,比我还要自由,”萧晋揉揉刚刚运动过的酸痛老腰,说,“我是生怕你根本不在乎啊!”
  陆熙柔眼睛猛然一亮,问:“我已经掩饰的很好了,连我爸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一个头一天还柔柔弱弱仿佛林黛玉一般的姑娘,第二天要离开家时居然连眼眶都没有红一下,这还不足以说明的吗?”萧晋斜着眼反问。

  陆熙柔一呆,随即就拍了下手,懊恼道:“该死!还是太大意了。”
  萧晋看的好笑,就道:“你这是图啥啊?心灵自由又不是什么坏事,干嘛要费劲伪装起来?”
  陆熙柔又撅起了嘴,说:“我要是普通人家的闺女,当然用不着伪装什么,可我爸是官耶!每天都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要不是个乖乖女,每天都在外面发疯,估计他老人家早就被我给气死了。”
  “所以你拒绝吃我研制的汤药,其实并不是为了能被我亲手治疗,而是想尽可能的在外面多呆一段时间,对吗?毕竟,有了药物,你在家也是一样。”
  “废话!我又不是变态,干嘛要为了每天被你看光光而拒绝吃药?”

  萧晋闻言一怔,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