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88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咬人的狗不叫嘛……”
  “嘘,当心让人听见,不管是谁,反正咱一个都得罪不起。走吧走吧,唉,最近这样乱,长老们都一个接一个的遭难,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其中一个压低了声音,倘若莫辰修为差些,就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
  “我师兄说,宗门怕是要不好了。他认得一个万石山庄的弟子,说那边有意招揽……”
  “当真?”
  “这还能有假?”
  “可是去了又怎么样?咱们在这边也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到了那边又能怎么样?好处也轮不着咱们。”
  “你傻啊,这时候还管什么好处?眼见着船要沉,能找条生路就不错了。要是不走,等船沉的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莫辰没有再听下去。
  他们要说什么,猜也能猜得到。
  连这些最末等的弟子也萌生去意了。
  莫辰盘膝打坐,心里却静不下来。
  师父的伤势如何了?有没有老老实实闭关调养?姜樊一个人可料理得了门派事务?自己出来这几日了,想必他也忙得不亦乐乎。

  最挂念的还是小师弟。
  他最让人放心不下。
  他身上那奇异的天赋有没有再次显现?
  如果真的再次显现,那小师弟又会在梦中看见什么?
  不知为什么,莫辰就能够笃定,小师弟这时候如果还醒着,那一定也在惦记他。
  莫辰想的一点儿都没错。
  晓冬这会儿也正在惦记他。
  这两天山上热起来了,早起玲珑师姐说指点晓冬剑法,她倒是收住了力气,可晓冬自己挪步时没踩实,重重的摔了一跤。
  倒是没有摔伤,就是……就是有点太丢人了。姜师兄忍着笑把他扶起来,又给他讲解步法。
  其实道理晓冬都明白,就是经验不足,心里想的实际上办不到,眼见着师姐一剑劈过来,手忙脚乱顿时把先前所学忘了个精光,被打得抱头鼠窜。

  姜樊拍拍晓冬的肩膀,无言的安慰他一番。习惯就好,山上除了师父和大师兄之外,他们这些师兄弟们都挨过玲珑的揍。小师弟这已经算是不错了,玲珑知道小师弟才入门,身子骨也不怎么强健,对他是格外手下留情了。要知道她对姜樊可从来没有客气过,一打起来就收不住手,经常揍得他鼻青脸肿连连告饶。
  当时练功时也没觉得身上疼,晚间回来换衣裳时,才发现肩膀、腿上有好几块青紫。
  晓冬吓了一跳,细看发现没有破皮,应该不会留疤,这才松了口气。
  要是真留下伤疤了,大师兄回来一准儿会发现的,到时候大师兄那一关可不好过啊。
  可大师兄几时才会来呢?
  他一走,这个院子里只剩下晓冬一个人,格外空旷冷清,晚上都睡不踏实。
  晓冬只知道莫辰下山有事,还不晓得其中的风险。
  姜樊就不一样了,他心里才是真急啊。
  况且连个可以商量的人也没有。师父有伤在身,且闭关了。小师弟太小,玲珑师姐……还是算了吧,她就不是个能商量事的人,姜樊觉得她的天赋全长在拳脚上了。
  至于其他人……

  还是自己扛吧。
  山上倒是没有什么杂事,盛夏里天气虽然炎热,可是山里格外清凉,古木参天,绿荫匝地,即使是正午时分,只要不站到烈日下,也一点都不觉得炎热。山林被骄阳炙烤,草叶花木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幽远的清香。
  小师弟早起练完功,自己跑到东边山涧边捡了一兜小石子回来。那些石头在溪里经年累月被流水冲刷,一颗颗圆溜溜的,颜色形状各异。
  “捡这些做什么?”

  “放在缸里,养莲花。”晓冬笑着说:“等大师兄回来给他看。”
  姜樊无话可说,抬手摸摸他的脑袋。
  小师弟在外面晒了好半日,头顶滚烫,小脸儿都是汗珠。
  “好,等大师兄回来给他看。”
  唉,大师兄,你快回来吧。
  姜樊依照大师兄留下的方子,又煮了一次药材,把小师弟扔进去浸了一回。
  这一回还是难受,可是晓冬觉得比上一回又更轻松一些了,咬着牙就能忍住。
  实在难忍的时候,就深吸气,默运心法,撑过这股劲儿,然后趁着不那么难受的时候赶紧缓一缓,等下一波来时再提气忍住。
  第一次第二次最难受,后面这几次已经好多了。

  可能是象大师兄说的,他的修为有进益了,所以不那么难熬了。
  也可能是头两回药力最霸道,现在他的根骨已经改善了,所以好受得多。
  姜樊怕他出什么事,守在外头等着不敢远离。听着里头细微的响动,心中止不住的感慨。
  小师弟也懂事的很啊,这个药浴姜樊是没泡过,可他也知道这个滋味儿肯定难受。

  小师弟天资有限,根骨要是认真算起来,顶多也就是个中等偏下。浸药浴等于是用外力将已经快定型的骨头筋络重新抻整扭转一次,那种滋味啊……听泡过的人说,就象骨头缝里有蚂蚁在爬,在咬,在钻,痛痒麻全齐活儿了,罪真不少受。
  小师弟呢,从头到尾也没有哼唧出声,要不是能听到时不时的喘气急一会儿松一会儿的,还以为他是泡寻常的热水澡呢。
  算着时辰到了,姜樊在外面轻声问:“小师弟?好了吧?”
  隔了一刻,晓冬在里面应:“好了。”
  姜樊就进去了。
  晓冬的胳膊腿直打颤,试了两回,自己从桶里爬出来了。

  姜樊赶紧替他擦擦,又拿了一身儿干净的里衣给他换。
  “觉得怎么样?”
  “挺顺当的。”晓冬说话都没劲了,声音发哑:“累是累,可是很轻松,好象又卸掉了几斤肉一样。”
  这罪受得值。
  有些感觉晓冬说不上来。
  他能感觉到,好象四肢百骸关节筋脉象是都被人用力甩松抻开又抹上了一层油,轻松,活泛,真元在全身游走时又顺畅了许多,原来有些滞涩的地方也变得豁然通畅。
  “那你运一次功,就赶紧歇着吧。”
  晓冬点点头:“多谢姜师兄,劳烦你替我护法了。”
  “嘿,我这算什么劳烦。”姜樊斟了一盏药茶给他:“来,把这个喝了。”
  晓冬正口渴,也不跟他客气,接过茶盏想喝。姜樊看他端个茶手都直抖,不够折腾的,自己端着喂他喝了。
  药茶清苦中透着微酸,温热热的正适口。
  喂过药,见晓冬开始闭目运功,姜樊才从屋里出来,招呼人把浴桶抬出去收拾了,自己也长长的松了口气,扯着袖子擦擦脸上的汗。

  外头山风微凉,一早一晚的山上都比平地要冷得多,他刚才在屋里又是闷,又是担心,出了不少汗,让风一吹,倒觉得透心的凉爽。
  抬头只见繁星满天,天河横过夜幕,他这会儿身上凉,心里也静,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直到觉得眼前微微晕眩,才低下头来。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
  听说曾经有修道的前辈夜观天象,就悟出了斗转星移的至理大道,创出了一门功法。
  结果他夜观星象,就只观的自己头晕眼花。
  自己这资质,还是别做那样的白日梦了。
  也不知大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这个姜樊实在放心不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