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原一眼就相中了这套房子,跃层,房间布局合理,南北通透,就是价格偏高,不过物有所值,更主要的是,他们住惯了学校的家属院,不想到外面的社区去住,学校家属院的人知识层次相对高些,人际关系也没那么复杂,而且小虎上学也近,这样,即便比其他地方的房子贵点他也决定要买,并且交了定金。据哥哥说这个跃层的房子太好了,楼上楼下的布局合理,还有可以当做爸爸画室的房间,考虑到将来把他们二老接过去住,不然不会把目光放在大房子上。当时丁一还跟哥哥说,如果钱不够的话,她这里有。陆原说他先筹措,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她的钱,何况他们将来也要买房子的。买不买房子丁一心里明白,她当时还跟哥哥开玩笑说,你先买,等我买的时候你再支持我。

  想到这里她就跟爸爸说:“哥哥买房子我知道,他为了将来你们二老能过去住,特意买了个大房子,您不会不支持哥哥吧?”
  爸爸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是不支持他买房子,我是跟你乔姨生气。”
  “呵呵,我不明白了。”
  爸爸说:“你永远不明白,因为你没有她那么多的心眼,我跟你说,我要写遗嘱。”

  “写遗嘱?”
  “是的,提前把遗嘱写好,省得让她惦记着。”
  丁一笑了,说道:“是乔姨又不是哥哥惹您生气?”
  爸爸说:“你说的没错。上次陆原回来说买房的事,我当时就表态了,要帮他一把,他们俩人挣工资养个孩子不宽裕,但他说暂时用不着,自己张罗一部分,剩下的他可能会考虑贷款,这些都没什么,他愿意贷款就贷款,不贷款家里帮他,反正我死了,这些钱我也带不走一分,陆原从上学到参军到工作,哪一步不是家里花的钱,比你花的都多,我从来都没说过什么。本来钱也都是她管着,家里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我也根本就没管过,可气的是……”

  爸爸有些说不下去了。
  丁一赶忙安慰道:“爸爸,您不生气好吗,慢慢说。”
  “好的,我喝口水,你别担心啊。我生气是生气,但跟你说出来就不生气了。”
  “好的好的,您先去喝水。”

  爸爸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陆原前两天回来说,房子可以贷款,但是银行有规定,不许购买豪华住宅,他可以通过关系取得银行的贷款,但是他的身份又让他不得不谨慎,这样,就想以我的名义买这套房子,将来房产本写我的名字。结果你乔姨不同意写我的名字,怕将来这套房子当做遗产被你瓜分了。”
  丁一说:“不能吧,乔姨会这样说吗?”
  “她当然不会公开这样说,但话里话外我听出来了,尽管有些事我不太懂,但我不是傻子。”
  丁一笑了,说道:“爸,您真不能为这事生气,乔姨就是这样考虑的也不为过。”
  “那不行,我一心一意对她儿子,她凭什么不信任我女儿?”

  尽管丁一理解爸爸的心情,但她还是劝道:“爸爸,您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她不是不信任我,作为咱们这个家庭来说,她不得不这样考虑,毕竟还有嫂子不是?”
  “要都像你说的这样我也就不生气了,不管怎么说,反正这次她伤了我,杜蕾当时还说,要不行的话就写个私下协议,我当时就跟他们说了,协议我不写,愿意以我的名义买房我就配合,不愿意的话拉倒。”
  “爸——”
  丁一感觉爸爸这次的确是生气了,她就有些心疼,她难过地说道:“爸爸,听女儿的话好吗?哥哥买房子,无论您是出名还是出钱,都要支持。”
  爸爸说:“没问题,我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态度,我是生你乔姨的气,第一,她可以不信任我,但是她不能……不能不信任你,这么多年了,你跟他们什么都没争过,现在你有了江帆,就更不用跟他们争了。她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才决定写遗嘱,我的财产要平均分配,凭什么都是她的,凭什么都是她说了算。”
  尽管父亲有些更年期,比以往爱磨叨了,而且还经常犯老小孩的脾气,但这次调研觉得爸爸有道理。不过,家和万事兴,作为女儿,她不会火上浇油的,况且,她有妈妈留下的东西,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爸爸的财产,论心眼,她也不是乔姨的对手,所以,她也从没在这个问题上费过心思,不管江帆将来是否在她身边,她都不会跟乔姨去争夺爸爸的遗产,何况,她跟陆原哥哥处得情如手足。
  想到这里,她就耐心地开导爸爸:“爸,您听我说,我对住房贷款政策一点都不了解,既然哥哥有这方面的担心,您就让他以您的名义买这个房子,私下写个协议,毕竟,这不是您一个人的事,您不是还有我吗?嫂子这样要求不过分,这是一点,再有一点,您一定要主动给哥哥出一部分钱,哪怕这钱是借给他们的,让哥哥给您打借条都行,不能让他用那么多的贷款,他们以后还要生活,搬到省城后费用就高多了,而且小虎以后上学会用更多的钱。这么多年了,陆原对您跟亲生没有什么差别,另外,我也不需要您的钱,您留够了养老钱,该支援他们支援他们。”

  爸爸说:“唉,你这个孩子就是太善良了!你不用劝爸爸,这个道理爸爸懂,想当初人家带着孩子进了这个家门,图的不是个钱吗?尽管爸爸不是富翁,但从没为钱发过愁。你哥当初买大学家属院二期房子的时候,那钱几乎都是家里给出的,家里的钱哪儿来的?还不都是我卖画的钱吗?她老乔再能挣,一年工资也是有数的,钱都是她拿着,我自己亲身女儿反倒没花过我的钱,当初你结婚给你的那几万块钱她还跟我不高兴,从那一次开始,我就对她有意见了。你可能会认为爸爸计较这些俗不可耐,但是我跟你妈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我没有这样过,但是现在跟她在一起,我自己都感觉我变得庸俗了,凡事喜欢计较了。”

  “哈哈。”丁一故意大笑起来,她眨着酸痛的眼睛说道:“您真是老了,怎么又想起妈妈来了,您可千万不该跟乔姨这么说。”
  “唉……我呀……”老教授叹了一口气,话没说完就挂了。
  丁一感觉爸爸现在的确有点脆弱,不过在这个问题上,爸爸似乎没有错,他的确有些委屈,艺术家可以散金一斗,却容不得别人怀疑他丝毫,她明天要先回家去看看他,开导开导他。
  眼下,她不放心爸爸挂电话,刚要给爸爸打过去,电话的铃声又响了,她没容响第二声,就拿起了电话,她以为是爸爸,急忙说道:“爸爸,您怎么……”

  哪知,她的话没说完,就传来的乔姨的声音。
  乔姨说:“小一啊,是不是你爸跟你诉苦了?”
  丁一笑了,说:“是啊,您遛弯不带他,把他一个人撂家里,他烦闷,才给我打电话。”
  乔姨说:“我哪是不带他,是他现在根本就不让人说话,也不识闹了,一句玩笑话就生气,真是老了,而且还总是把人往歪里想。”
  丁一说:“爸爸许是到了更年期了,男人的更年期都在60以上,所以您对爸爸还得要有点耐心才是。”

  “唉,他现在根本不让说,只要一句话惹着他了,马上就说梅局长、梅老师从不这样如何如何的。”
  “乔姨。”丁一的心就是一动,她郑重其事地说道:“爸爸老了,您多理解他。”
  她感觉自己这话没有说服力,因为乔姨跟爸爸的年纪一样大。
  “唉,我理解他没有问题,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就是他以后再跟你诉苦的时候,你能正确对待就是了。”
  丁一说:“您放心,我会的。”
  乔姨挂了电话,丁一有些为爸爸担心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写遗嘱?好好的,为什么总是当着乔姨的面提妈妈?难道就因为陆原买房子的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