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6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那怎么办?长宜晚上还等着听回信呢,如果咱们有时间,他就让女朋友过来,如果没有时间,他可能就要安排别的事了。”

  丁一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冲他笑笑,但却没有任何的歉意。
  江帆原以为提到彭长宜女朋友,丁一就有可能答应跟他们聚会,但是他没想到,丁一并不在乎,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他说:“那怎么办?我都答应长宜了?要不你亲自跟他解释吧。”
  没想到丁一答应的很干脆,而且立刻来到座机旁,拨了彭长宜原来的私人电话号码。她拨对了,彭长宜这个电话号码一直都没换。
  江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事情的发展根本就不在他掌控的范围内。
  电话接通了,丁一微笑着说道:“科长,你好。”
  科长,这么多年了,她依然跟他叫科长,这让江帆听着很不舒服。
  彭长宜说得:“你好,是小丁啊,你这是哪里的电话,还在单位吗?”
  丁一回答:“不,我在家,是我家的电话。”
  “哦?有事吗?”彭长宜问道。
  丁一说:“是的,我听说,明天你要组织大家去烧烤。”
  彭长宜说:“是的,我前几天去阳新了,老魏领着我转了一圈,别说,还真不错,已经初具规模了,正好江书记明天也没安排事情,而且我有一套军用的烧烤设备,一次都没用过,所以也想明天练练手艺,你们有时间吗?”

  丁一说:“江书记我不知道,我明天去不了,已经安排出去了,你们去吧。”
  江书记?江帆听丁一也这么称呼他,心里就特别地别扭。
  彭长宜想了想说:“那好,我跟他商量一下,他现在在你身边吗?”
  丁一根本没有征求江帆的意思,就说道:“是的,他在。”说着,就将话筒递给江帆。
  江帆显然还没准备好该怎么办,他机械地接过话筒,就听彭长宜说道:“老兄,小丁明天有事,她说她去不了。”
  江帆这才说道:“是啊,那你们俩去吧,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聚。”
  彭长宜说着就先挂了电话。
  江帆将话筒轻轻地放在话机上,他看着丁一,丁一也看着他,还冲他扬了一下眉毛,意思是完了,还有事吗?
  江帆看着她,说:“看来,你还是不愿意跟我们聚?”
  丁一礼貌地冲她笑笑,没说话。
  江帆看着她,说:“你搬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我……”

  丁一听他这样说,就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江帆,如果你明天没事的话,请在家里等我,我去找你,跟你有话要说。”
  江帆一怔,说道:“现在说不行吗,反正是周末,我晚上也没事。”
  丁一微笑着冲他摇摇头,说道:“明天吧,明天你等我,如果不发生变化的话,我可能上午就去找你。”
  江帆点点头,看着她说:“好吧,我听出来了,你在下逐客令。”
  丁一又是一笑,并不掩饰自己的这个意思。
  江帆知趣地站了起来,说道:“那好,我明天等你电话。”
  他站起来就往门口走,发现丁一还坐在沙发上,没有送自己的意思,就说:“再见。”
  丁一把头扭向他,冲他点头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江帆走了出去,丁一静静地坐着,直到外面传来关大门的声音,她才松弛下来,身子靠在了沙发背上,眼睛就湿润了,她忍住没让眼泪流出来……
  家里的电话响了,她以为是江帆,故意磨蹭了一会后才起来接通了电话。
  哪知,电话不是江帆打来的,是爸爸打来的,爸爸邀请她跟他去北戴河,省书法家协会组织一些老艺术家去北戴河疗养,期间要参加一个商业形式的笔会活动,疗养费用全部由出资方承担。
  丁一笑了,说:“爸爸,你让乔姨跟你去吧,我走不开,事情太多。”

  爸爸说:“人家不愿意跟我去,说我这次去北戴河是给企业做贡献,又不是立刻将画变成钱。”
  丁一笑了,说道:“爸爸,看您,把乔姨说成什么了?”
  爸爸说:“不是我要把她说成什么,而她就是什么,无利不早起,所以她才不跟我去了。”
  “哈哈。”丁一大笑起来,感觉爸爸越来越像老小孩了,她说:“您是不是想用这话将乔姨啊?”

  爸爸说:“不是,她没在家,去遛弯了。”
  “你们都吃了晚饭了?”
  “刚吃完,你们吃完了吗?”
  “我不吃了。”
  “江帆还没回来?”
  爸爸不知道他们的事,丁一跟他说,是因为自己要康复锻炼,才搬回来住的,江帆有时因为工作忙要加班,就不过来住了,为此,她严格嘱咐哥哥,不让哥哥跟他说。
  丁一知道,她跟江帆将来肯定是要分开的,尽管如此,她也决定能瞒一天算一天,父亲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不能再让他跟自己操心了。
  丁一说:“是啊,他不回来吃,我就省事了,随便吃一点就好了。”
  哪知爸爸却认真地说道:“不能随便吃一点,要认真地吃,小一啊,我回来后就发现你瘦了,尽管电视节目主持人因为职业需要不能胖,但也不能瘦到影响自身的健康。”

  丁一笑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爸爸,我很健康,而且不瘦,您放心吧,不要为我担心,照顾好您自己。对了,您今天怎么没跟乔姨去遛弯?”
  “我不去,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她了。”
  丁一“哈哈”笑了,说道:“是不是乔姨又惹着您了?”
  爸爸压低声音,神秘地说道:“小一啊,我刚才没跟你说实话,她这次不跟我出差的真正目的,不是因为我参加的是公益活动,是因为他儿子才跟我生气。”
  “我哥?为什么?”丁一惊讶地问道。
  爸爸说道:“是这么回事,你哥看中了省城一套大房子,准备买下来装修,小虎的学校也联系好了,是京大附中,杜蕾的工作也落实了,还是在大学做行政后勤工作。”

  这个情况丁一知道,哥哥早就跟她说过,他不想来回这样跑了,想在省城安家,让小虎在省城读书,只是当时嫂子的工作一时解决不了,所以这事就耽搁了。前两天哥哥来跟她说,他们可能很快就搬走了,嫂子的工作已经落实了,小虎的学校也找好了,准备要买的房子面积很大,是跃层的,精装修,搬进去就住,哥哥说,他之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在省城买这房子,就是因为杜蕾的工作没有落实。眼下,杜蕾的工作落实了,小虎的学校也落实了,他才认真地看房子。当然要买杜蕾单位附近的房子了,这样有利于杜蕾照顾家照顾孩子。于是,他就将目光瞄准了大学周边的房子,但周边的房子太贵,正好同事说有位校领导调走,这里的房子要卖掉,这样陆原就让同事带着他来看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