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在整理妈妈留下的这些东西的过程中,深深地感到,妈妈不是这个城市里出生的人,却对这个城市倾注了满腔的热爱,她要向妈妈学习,步妈妈的后尘,抢救那些即将消失的文化元素,将那些濒危的艺术形式,通过现代的视听手段保留下来,为阆诸各个艺术领域的艺术家们建立视频档案,她准备重新给自己的专题节目定位,沿着这样一条妈妈走过的道路走下去。尽管她不具备妈妈那样的学术研究素质,但是她可以做个记录者,记录下这些宝贵的文化财富。

  挂好吊床,她又端出一个废旧的铁盆,拿出她在野外采集的已经晾干和编好的艾草辫,用打火机点燃,放在吊床的上风处,这样,就不至于蚊子来打扰她的思想了。
  她爬上了吊床,从吊床一侧的网兜里,抽出一把折扇,躺舒服后,便闭上了眼睛,将折扇盖在她脸上,防止小虫的骚扰。
  丁一最近很享受也很依赖这样的时光,躺在吊床上,沐浴着夕阳,沐浴着星光,任凭思想插上翅膀,自由自在地翱翔。
  她的许多专题节目的脚本都是在这样一种思想状态下完成了腹稿的构思过程,当然,她也是在这样的一种思想状态下,想明白今后自己事业和生活的定位,想明白了和江帆的前前后后。

  今天,她仍然要让自己的大脑处于一个相对放松的状态,她要在这样一种放松的状态下想一件事情,一件不能继续拖延的事,一件马上要做的事,尽管她在构思这件事的过程中,内心是不平静的,但是她必须要想,要前前后后想明白才是,不能给自己留下后悔的理由。
  一旦决定要想这件事了,心情就有些不平静了,思绪,无边无际的思绪便汹涌而来,没办法安静。她伸出了手,摸到吊床旁边的网兜里,摸到了里面一个便携式的CD机,她希望音乐能让自己平静下来,放松下来,然后好好想想自己要想的这件事。
  音乐响起,一个空灵纯净的女声唱到: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了,
  怎么做果酱……
  这是她非常喜欢的一首老歌,《青春的野葡萄》,电影《青春祭》的主题歌,是根据诗人顾城的诗改编的,她非常迷醉歌者那清澈干净的音质。
  “我说,妈妈,妈妈,别忧伤,
  在那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个甜甜的红太阳……”
  本来想踏实下心来想想要想的这件事,但是一首歌曲还是勾起了她对妈妈的无尽的思念,也许,妈妈,是她这一辈子都永远抹不平的痛……
  “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妈妈发愁了/怎么做果酱……/呜——妈妈,呜——妈妈……”
  她感到了自己的眼睛有些酸胀,唱到这里的时候,那荡气回肠的“呜”鸣音,让她愁肠百转,当女歌者唱到“我说,妈妈,妈妈,别忧伤”的时候,突然一个磁性的嗓音在歌曲的高亢处响起:

  “在那早晨的篱笆上,有一个甜甜的红太阳,太阳,太阳,啊,妈妈……”
  尽管这首歌里有一个男声配唱,但此时,这个响在她脑头前高亢的男声,绝对不是CD机的里的男声,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只一瞬间,她的上下眼帘,就关不住感情的闸门了,泪水,冲破了防线,无声地流出……
  空气,仿佛都静止了,只有音乐在流动,还有慢慢沉入天边的夕阳,余晖笼罩着这个诗情画意的小院。
  最近,这个人来的有点勤,明显地比以前来的勤了,由于她已经在内心里要放下这段感情,所以,每次他来,只要她在家,她都能做到心平气和,对他礼貌相待,但是如果他提前来了,赶上她回来得晚,只要看到他的车在,她百分之二百不会再进家门了,将他晾在家里,直到他开着车离去。
  这首歌,由于她以前在家经常听,江帆自然就会唱了。
  她极力保持自己内心的平静,在心底里暗暗运气,不让眼泪继续流出。
  此时,站在她身边的这个人,早就看见了她流到耳边的泪水,尽管她盖着折扇,但她的忧伤,他看得出,读得到。

  他停止了歌唱,轻轻拿起她脸上的折扇,说道:“不错,挺会生活啊!”
  她闭着眼睛不动,还在运气。
  好在她听到了脚步的移动声,她知道他离开了她的吊床,眼睛悄悄地睁开一条缝,果然,他走到了吊床另一端,查看着钉在小房墙上的螺丝钉,还伸出长臂,用手试了试螺丝钉的稳固性,然后,他转过身。
  她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就听他自言自语地说道:“音乐、夕阳、吊床、艾草、铁盆、驱蚊,不错,蛮有诗意的啊。下来,我躺上试试,找找感觉?”
  她不能继续装下去了,就伸出双手,一只手揉眼睛,另外一只手伸出食指冲他左右摆动了两下,拒绝了他的要求。
  江帆看着她,知道他来的不是时候,撞上了她伤感。就故意拉长了声音说:“好吧,我坐在这里。”
  说着,他就坐在了院子里的一个老式的摇椅上。
  丁一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顺便就把下面网兜里的音响设备关掉了。
  江帆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看着她周围的一切,他坐在躺椅上,前后晃动着,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是陆原给你弄的这一切?”
  丁一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劝成一个环形,另外三个手指竖起,表示对他说的话赞同。
  江帆没有看到她的动作,他抬起头,又问了一句,丁一继续冲他做了一个手势。
  这次江帆看见了,他坐直了身体,说道:“我还没吃饭,能否赏点吃的?”
  丁一伸出右手的食指,左右晃了晃。
  江帆看见了,说道:“那好,我就饿着吧。”
  不想,丁一听了他这话后,再次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怎么,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江帆唯恐她又跟自己打手语,就站起来说道:“起来吧,我来有事跟你说。”
  说完,他就走进了屋子,打开了灯。
  丁一只好起来。她的问题还没有想明白,但大方向早就定下来了,只是还有些小的细节没有想好,不过没关系。
  丁一起来后,重新将头发挽好,看了吊床一眼,她没有摘下来,一会还在这里继续想她的事。
  进了屋子,江帆正在开空调,丁一看了一眼窗户,她没有关。
  江帆开开空调后,关上了窗户,然后坐下。
  丁一用一只玻璃杯,给他沏了一杯普通的茶水,放在他的面前,然后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
  不知为什么,丁一看着江帆的目光让江帆觉得她是在提醒他进行下一项。江帆笑了一下,伸手去端水杯,手刚端起水杯,突然烫的他一松手,放了下来,茶水溅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甩了一下手,看着她,发现她表情平静,目光也平静,没有为他刚才过激的动作影响到她的平静,一副有事说事,没事走人的架势。

  江帆苦笑了,感觉她的目光有些冷淡,他看着她,不得不进入话题,他说道:“你明天有事吗?”
  丁一没有回答他,而且眼睛向天花板看了一眼,似乎在想明天是什么日子。
  江帆说:“明天是周六,长宜邀请我们去阳新五色海烧烤,他女朋友舒晴也来,就咱们四人。”
  丁一眨着眼,想了一下说道:“明天不行,我有事。”
  “你有什么事?我今天特地来跟你商量这事的。”
  丁一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明天的确有事。”?她的声音很温柔,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江帆没再问她有什么事,如果她不肯说,你就是问也没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