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5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静静的等待清楼老板,期待着我们第一次交锋。
  没让我等多久。清楼老板快步走了出来,她看到我脸上浮起来笑,她说:“董宁,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怠慢了你。”
  我笑了笑,说道:“老板。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自然也会来啊!”
  我意有所指,说的是昨天的事。
  清楼老板也不见尴尬,她说道:“哎呀,昨天是我做错了,开始火哥一直吵闹,后来不知怎么就睡了。你们来了,马上就走了,我心里特别的抱歉,还想找你们过来呢,当面赔礼道歉呢,不过,我是太忙,还没腾出来时间,你就过来了,不会是来找我兴师问罪吧。”
  我笑了笑,说道:“我来这里是消费的,找乐子。”
  清楼老板说道:“哎呀,真是不巧,漾漾不在。不过没关系,我给你安排别人。”
  我说:“不忙安排,我有几句话先说。”

  清楼老板说:“走,这不方便说话,里边来。”
  说完,清楼老板带着我往里走,来到一间屋子,进去布置很雅致,我坐在沙发上,清楼老板端过来茶,她笑眯眯的问我,“董宁,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啊!”
  我喝了一口茶,笑着说:“睡你一次要多少钱!”
  清楼老板笑容一僵,她完全没想到我说的是这种话。
  清楼老板又笑,笑得很牵强,她想掩饰自己,可是没能成功。
  “哎呀,董宁,你真会开玩笑。”
  我说:“我可没有开玩笑啊!”
  清楼老板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我都人老珠黄了。皮肤都松弛了,董宁,你口味挺重的啊!”
  我说:“我就喜欢你身上的那个劲儿!”
  清楼老板一愣,说道:“什么劲儿?”
  我说了一个字,“骚!”
  清楼老板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她没发火,她说:“董宁。你过来是逗我玩的吧。”
  我笑了一下,说道:“这就承受不住了,你不是也逗我玩呢吗?”
  清楼老板说:“你指的哪一件事情啊!”
  我说:“火哥跟彭梦琳上床的事,你不会以为我真傻吧,什么都看不出来吧。”
  清楼老板一愣,说道:“彭梦琳是谁啊!你说的是什么,我不知情啊!”

  我说:“昨天晚上跟火哥睡的那个女人,你特意弄来的吧。”
  清楼老板说道:“那不是火哥带来的人吗?董宁,话可不要乱说啊!”
  我说:“有没有乱说,查一查监控不就好了。”
  清楼老板拒绝的干脆,她说道:“我们这里来的人都比较有权势,我们要保护客人的隐私,这个监控不是随便看的。”
  言下之意,我要担风险。
  我笑了笑。说道:“不看就不看吧,也不是很重要的事。”
  清楼老板说道:“董宁,我觉得你误会我了,你觉得我在这里面搞鬼对吗?我哪里有那么大本事,两个人上床,可是要有主观意愿的,我怎么能控制的了。”
  我说:“你确实控制不了。可是你有药啊!”
  清楼老板极力控制,可还是露出一丝慌乱。

  我说:“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给火哥下药,让他以为你跟他上床,其实都是别人跟他上床,不用憋着了,如果没有把握,我不会在你面前说这事的。”
  清楼老板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知道我知道,确实我知道的很多,愣子是你的人吧,安排在火哥身边,影响火哥的决定,进而控制火哥,昨天,也是愣子有意把火哥引来吧。我没说错吧。”
  清楼老板一时间没说话,过了一会,她微微一笑,说道:“是又怎么样?貌似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清楼老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她很有自信,明面上我没有反击她的可能,她那些事做就做了,况且,她又不是针对我。
  我说:“不怎么样,就是告诉你,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有,我是有底线的,别过了我的线。”

  清楼老板只是笑,笑得要多诱惑有多诱惑,不过我能感觉出来清楼老板对我颇为不屑,她的态度跟之前变化挺多,我说出来那些秘密,老板的脸可是变了,有那么一瞬间,惨白。
  后来可能是觉得我威胁不大吧,毕竟这些秘密不说出来会比较好,清楼老板在明,我在暗,那样威胁更大一些。
  我的判断没有错。
  清楼老板一边看着我笑一边想。
  “这个董宁,脑袋有点不灵,这种事说出来干什么,藏在心里算计我比较好,说出来便破功了,所以这个董宁,不过如此。不过还是不要闹得太僵了,破坏我的事那可大大的不好。”
  我站起来,淡淡一笑,说道:“告辞!”
  清楼老板也站了起来,对我妩媚一笑,笑容在她脸上绽放。眉眼之间皆是美艳,仿佛将要枯萎的花,一下子复又盛开。
  “着什么急,刚才不是说让我陪你!”
  美人如画,娇媚入骨。
  真是健忘,刚才还针锋相对,现在却笑脸迎人,社会人,脸换的极快。
  我淡然一笑,说道:“我问价,你没回。”
  清楼老板笑笑,说道:“现在回还来得及吗?”
  我说:“哎呀。我刚想起来忘带钱了。”

  清楼老板向前买了一步,她呼出的气喷在了我脸上,怪香的。
  “那我免费陪你!”
  我端详了清楼老板几秒,说道:“刚才觉得挺漂亮的,现在细看有点老,还是算了。”
  清楼老板脸瞬间转冷。一张俏脸憋得通红,咬牙切齿之间,一个滚蹦了出来。
  蔑笑一下,转身离开,真以为我贪图那点美色?
  离开清楼,心里少许的舒畅,清楼老板种种算计让我十分不舒服,尤其是此时,白子惠冷血之后,我特别的不爽,这一个个都来算计我,真当我软柿子好捏是吧,你让我不舒服,那么我只好让你不舒服了。

  来清楼摊牌确实不理智,如果背后掌局确实收获更大,可我忍不了那么长时间,我现在就要破坏清楼的谋划,看好火哥掌控火哥,一直做得隐秘并且顺风顺水,可我要让成为棋子的火哥洞悉这一切。
  谁都不甘心被人摆布,火哥大概会同清楼划清界限,埋在身边的暗子愣子也会失去作用,这才破坏,这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怀里面放着录音笔。已经持续工作了一小时,刚才我跟清楼老板的对话清清楚楚的录下来,火哥不用全听,只需要听重点便可。
  另外我明白,我这边出招,清楼那边必会还招。其实这也是我的目的,你们清楼不是说要用李依然和孩子来控制我吗?
  那么就来试试吧,我等着。
  开车返回,进家之后衣服没换打开了笔记本,编辑了一下刚刚录制的音频,删除了大部分。留下了精华。
  搞定之后,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多,夜已经深啊!
  我拨了火哥的电话,等了有一会。

  “董宁!咋啦!”
  我说:“火哥,有点事找你。你现在方便吗?”
  火哥说道:“方便。”
  我说:“你是自己一个人吗?”
  日期:2017-07-1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