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48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问他吃什么咬,但想想还是先喝水,喝了再问吧,要不又咳了。
  我咬住吸管喝了口,凉凉的液体划过火烧一样的喉咙,那种又干又痒又火辣辣的感觉缓解了不少。
  我又喝了两口才松开吸管,他就问:“不喝了吗?”
  “嗯……”我应了声,发现说话没那么困难了,而且脑袋也渐渐清醒过来。

  他转身把口缸放在库头柜,然后又拿起一盒药打开,抽出一板,“你发烧了,39度4,先吃点药,下午还退步下来,晚上我送你去医院。”
  “……”发烧?下午?医院?现在不是晚上吗?!!
  我愣愣的看着他抠出两粒药后,又端起口缸转过身,拧眉问:“你……你不问我什么吗?”
  他薄薄的唇紧紧抿住,顿了顿拇指和食指捏起两粒红白相间的胶囊凑近我,“先把药吃了。”
  “……”我没在说话,张开口,他将手里的胶囊喂进我嘴里。
  唇触上他的手指,我才发现自己的唇干裂得很严重,简直比他的手还糙,而他缩回手又将吸管凑近我唇边。
  我喝了一大口水,咽下那两粒药,他把口缸放下就又说:“你背上和手臂上的伤,我已经给你擦了药了。”

  “……”背上后手臂上?!!
  我心跳骤然漏了一拍,忽的发现我是爬躺着的,而且没穿衣服也没盖被子,后背就披了件薄衬衫,是他的!
  “我、我的衣服呢?!”我声音有些大了起来,不受控制的,不是怪他,只是惊讶。
  他没看我,收拾库头柜上杂七杂八的药盒和药瓶,声音淡定,“我帮你洗了,衣服上沾了血。”
  “……”
  “你裤子上也有……”他说着,转过头来,表情更淡定,只是眉依旧拧着,“不过我不好处理。”
  我忽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垂下眸。

  到是他,把要丢放进抽屉后和我说:“肚子饿了吗?”
  “……”我摇头,不是不饿,而且我根本想不起饿不饿的问题,“我姐和我姐夫呢?”
  他轻吁了口气,“回家了。”
  “回家?”
  “刘远明……早上的时候就带他们去你家找你去了。”
  “……”还好我从头至尾就没想过要回去,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回去也没用,即便刘远明不去找我,他们也一定会把我送回来。
  我指尖攥了攥,垂下眸,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默了会,我见他一直站着,再度掀起眼看,“一直站着,你不累吗?”
  “呃……”他眼睛轻眨了下,左右看了一眼后,磨磨唧唧的走到库中间的位置才坐下。
  我一看他那样子,顿时无语,没穿衣服的是我,我都没怕没不好意思,他这是干什么?刚才那一脸淡定说已经帮我上药的人呢?
  “现在几点了?”我问他。
  他愣了愣,连忙从裤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下才回我,“马上两点了。”
  “……”都两点了啊……
  “你真的不吃点什么吗?要不我去给你买点粥。”他又说吃的。
  我摇头,随即又说:“我想喝冰冰凉凉,甜甜的东西。”

  “椰汁?”
  “呵……”我轻笑了声,点头。
  “我去给你买。”他说着就站起来,而且站得有些急。
  笑着我的一下就蹙了眉,怎么感觉像跑啊!
  我下意识的就想叫住他,但嘴张开,又忍住,然后他人下一秒就消失在我的视线,然后我听到了开门声。
  哎……还是等他回来再问他吧……
  关门声响起,我知道他出去了,手杵着库面想爬起来,结果移动,全身都痛。
  那种痛疼和昨晚那种闷闷的感觉不一样,很鲜明,很难忍。
  我呻咛出声,却还是缓缓跪坐起来,他的衬衫从后背滑落,内衣我还穿着,长裤的裤管是挽到膝盖的位置……
  要是别的男人,估计都是急着占便宜了,就他这个傻子……有便宜占还害怕!
  我赤着上身挪到库边,发现库边依旧一双一次性的拖鞋,唇角不自觉的就扬了起来,穿上就往卫生间走。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我背过身,扭头朝身后的镜子看,后背长长印子,青紫红肿,手臂上有几条交错。
  他应该是给我抹了之前他送我那种药膏吧,因为不仅没有味道,也看不出抹过药的痕迹。

  脑袋不自觉的闪过他给我送药时候的情景,他抬手指了指肩膀的样子,还有刚才他站在库头柜前拿药的样子……我忽然感觉,眼前的世界好像又没那么暗了,那是一种心脏好似又开始跳动的感觉……
  我脱了裤子,检查臀部和腿上的伤,发现红肿得比后背厉害些,估计是一直穿着裤子,而且也没上药的缘故。
  我本是想打电话问他药,结果一出卫生间就看到库头柜前立着的那条用了不少的绿色药膏,没忍住又轻笑出声。
  我发现,笑真的会传染,和他一起的时候,我总喜欢笑,因为他也是个爱笑的人……
  我给自己擦了药,药膏才上去,火辣辣的痛,我呲牙咧嘴的咬紧了牙根,只敢低低的呻咛。
  好药后,我走到电视柜前弓腰打开柜门拿出我那个旅行包,等了几分钟那药干得差不多了,这才先找了条裤子穿上。
  裤子不算紧,但也不算很宽松,才穿上就蹭到伤口,又是难忍的痛,我衣服都不敢换了,直接将他之前给我盖着的那间军绿色衬衫往身上披。
  我知道衣服肯定会大,也就因为大而宽松,就不会一直蹭到后背的伤口。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这短袖穿在我身上都快变长袖了……而且衣服一直长到我膝盖,完全连裤子都不用穿!
  就在我犹豫着,不穿裤子会不会不好的时候,房门响动,我神经线本能的骤然紧绷起来,朝着卫生间过道拐角看过去。
  紧接着关门声响起,我那种紧张又立马消失,因为我知道,是他回来了。
  他身影很快出现在我的视线,但脚步却定在了库位的位置,愣愣的看着我。
  我挑眉,“怎么了?”
  “呃……没、没什么。”他说着,低下头,拎着塑胶袋走到库头柜前放下。
  坐在库沿的我偏头看他取出一杯椰汁,“你买得好快。”
  “我走路比较快。”他说着,将椰汁C`ha 上吸管递给我。
  “……”吃饭也快,走路也快,他这台词……

  我有些无语的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椰汁,看了看另外一个盖着盖子的方便桶,“那是什么?”
  “粥。”他回我一个字,赶紧利落我找不到话题了。
  我更无语了,低头咬住吸管,斜眸偷看他。
  他取出袋子里的方便桶放在库头柜后依旧站在那不动不吭声几秒后,才缓缓转过头来看我。
  这一转头,就对上我斜眸看他的视线,他轻眨了下眼微微别开头,一边朝库位走一边说:“你……你裤子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