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烧脑!八一八我老板回国几年在“XX圈”的遇到【油腻人事】》
第20节

作者: antoine9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6 12:46:47
  楼主牺牲午休时间更一段
  上文说到,小堂叔替我老板打听消息,打听来一个“政策利好”,非说老赵是知道一些内幕消息,提前埋伏到这个企业,等着政策颁布,用这个企业一炮打响,给公司立标杆,给个人添业绩
  小堂叔认为一定是这么回事,就老赵的性格,像干这种事儿的人

  然后我小堂叔接个电话,说到这儿就走了,剩我老板和岳叔
  岳叔跟我老板说,他觉得这个推断不合理。
  岳叔的意思是:虽说做第一家显得牛逼,但是如果“过会”被打回来了,不就显得傻逼了?而且,这个规定颁发后,发审委过前几家的时候一定且得掂量呢,项目都会被放在聚光灯下。老赵这人不可能这么愣头青,40+的人了,还抢这个风头出?太不像了
  岳叔说,我小堂叔干企业的,争强好胜,一点都不理解干金融的人的心理。让我老板别往这个方向想
  听岳叔这么一说,我老板也觉得对

  其实他是给企业做过IPO的,只是美国的IPO跟中国的IPO,技术层面差不多,制度层面差太多,他只懂技术层面,对中国制度层面的认识基本为零。主要是这个项目太特殊,我们公司主营是海外并购啊,回国第一个项目就跟国内的IPO纠缠上了,跑偏了…
  我老板就也跟岳叔说了说他干这行的心理。一个是,金融行业是服务业,企业为主,金融为辅,美国人的规矩是:不要把你的意志强加给客户,也不要认为你比客户高明—也就是说,不管是IPO还是并购,投行拿出方案,企业如果不满意,投行不能强加给企业,因为还是企业家更懂自己的企业,这个分寸人家拿捏比你拿捏更合适。所以从这个角度说,老赵给这个企业融资,做IPO,也不可能凌驾在企业之上,让企业成为你“做标杆”的棋子,借企业之机玉成自己之事

  还有一个就是,我老板说,小堂叔他们干企业的,一切以企业为本,只要企业好,自己可以做牺牲。但是干金融的呢?是只要自己好,任何时候不能砸自己的招牌,自己的招牌就是自己的饭碗,是职业生命
  所以我老板也BLABLA一大通,跟岳叔彼此露出理解的目光,达成了生命和谐…
  强插播一个例子:比如马云爸爸这次搞的小电影,还跟女神合唱,好多人都觉得马云爸爸自大的都不行了,自恋得超出天际云云。但是吧,我老板就挺理解的,他说马云爸爸这就是企业家心态,只要企业好,不惜放下身段,亲自下场撕。他不管是唱歌还是演电影,无非都是给“双十一”造势。毕竟京东的618也做起来,还有双十一的时候京东也有活动,电商竞争太激烈。马云爸爸把自己企业扛在肩上的精神,值得尊重。话说中国有这么多投资人,投了这么多牛逼的企业,但是,哪家投资人出来为自己的企业站过台?只有前阵一家,因为投了某互联网金融上市,半年赚10亿,出来吹牛一次,结果被全民批判,说那个企业就是“一场出卖灵魂的收割游戏”。这就说明,干金融的对企业不够亲,也不够了解,他们犯不上出来说话,即使说了也可能是错话

  这时岳叔就说了:这么着,我也替你打听打听去,我们班那个谁谁在“会里”,我问问她听说过什么没有
  我老板一听这个人的名字,头皮一紧,因为这个女生是他前妻的中学同学,一起考进大学的,我老板就说,打听时候别提我名儿啊
  …
  总之一番曲折,回信来了:XX企业?七八年前就想IPO,没通过。怎么?又翻腾出来了?不会是这公司没钱续命了吧?它可是过会被否的企业,你们要是想进,可得掂量掂量。
  欲知这意味着什么…且听晚上或者明天分解

  日期:2017-11-17 16:23:03
  露珠来了,下班前更一段
  我下周会比较忙,公司搞了个大市场动作,我本周末更完这段,下周更点不烧脑的日常
  ===

  前情提要一下:
  我老板参加了个企业融资会,会后一调查研究,发现这个公司疑点很多,怀疑他们主营业务造假,就决定不理睬它了。
  不久,我老板见到了支持这家企业的重要机构负责人,一聊,觉得在国内的逻辑里,这企业还不错,投资它挣钱的可能性很大。
  于是我老板回心转意,重新调查研究,这次的调查研究方向不再是企业,而是投资企业的重要机构。我老板想,如果这条破船上坐满了大人物,那这条破船开到终点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了。
  这个方向的调研结果很好,实在看不出破绽,于是,我老板觉得自己可以出手了。

  正在这时,又传来一个消息:企业情况比他掌握的还糟!这不是一条破船,而是一条装满火药桶的破船!它就算沉不到海上,也可能被炸到天上!
  日期:2017-11-17 16:48:55
  岳叔打听来的消息,可以总结为“过会被否!没钱续命?”八个字+两标点符号
  太扎心了!
  要知道,在国内,一家企业提交了IPO材料,在过发审委的会上,被发审委员们投票否了,这非常严重
  提交IPO材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国内的程序是这样:准备好了你就提交,提交=排队,发审委定期开会,每次会上讨论N个企业,有的能过,有的暂缓表决,有的取消审核,有的就是直接被否未通过了。所有没过的,都是发审委认为有问题的,这个问题具体是什么?可以分为几类,但是每一类问题的硬杠杠是什么?标准只在发审委委员的心里浮动。同样情况的企业,可能有的就过了,有的就没过—跟高考作文打分儿似的

  但凡是一家正经的企业,第一次过会被否,都会在半年之内重新提交材料去二次上会
  为什么呢?
  IPO是一件非常占用企业精力的事,一家企业要是打算IPO,两年之内都不能有重大动作,只能静静赚钱,等着“过会”—就比如,一个卖衣服的企业,把IPO材料都准备好了(企业情况啊,财务数据啊),机构帮着提交上去,开始排队,等着过会。这时候你要说,看房地产挣钱,就买了一块地,准备开发个住宅卖卖—这不行啊,你提交的材料不包括这个,让发审委员拿个旧材料比比比讨论你?这不是侮辱国家权力机构的尊严吗哈哈哈哈

  可以说,但凡走上IPO路,就没有回头路。过会被否,你就得修改材料,继续奋斗,否则,时间也耽误了,经营也耽误了,交给机构的费用也打水漂儿了…这费用可不少,得几千万
  当然,被否也不一定是死刑,也要看理由。比如,一个卖衣服的企业,看房地产挣钱,就弄了个子公司开发房地产。结果还真挣了大钱,比卖衣服挣的还多。这时候,发审委员们就要说了:你看你这个财务报表,你特么算卖衣服的,还是算卖房的?不行,你主营业务不突出,要是让你上市了,投资者脑子都被你搞乱了,不行,否了。
  这时,只要你三下五除二,把房地产公司卖了,你就可以重新提交材料嘛
  —我举的例子都很简易,实际情况要比这复杂的多。我想说明的是:骗子企业IPO被否,说明有重大问题,没有重新提交材料过会,说明重大问题已经重大到了比重大还重大的程度,不是那么容易整改的,所以企业宁可咽下所有苦果,也不敢挺身再试
  日期:2017-11-17 16:54:18
  总之,是个不好的消息
  但我家岳叔!一个天天不上班,以全球炒股为日常,间或月抛的放飞自我中年男子,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企业命够硬的啊!你要是决定进,能带我玩一把吗?

  我老板哭笑不得…你给我添什么乱!
  岳叔严肃地说:我觉得这个公司太好了!你赶紧把投研报告发我一份,我指点指点你!
  日期:2017-11-17 17:06:59
  我们分析师的投研报告信息量极大…
  简单归纳下,该企业股权结构清晰但成分多样,有投资不过XXX的某地方政府,某国企,几个不明身份只有一个身份证号码的自然人;三轮融资进入的机构也十分复杂,领衔的是老赵的机构,但另一个江湖地位不相上下的机构的介入几乎和老赵所在机构同样深…此外,几乎所有数得上的金融机构都给这家公司出过研报,主旋律都是推,说企业好,其中一家规模不大的机构还连发四篇赞歌
  一句话: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事实反转多次,我老板如同坐了海盗船,一会儿悠到这头儿,一会儿悠到那头儿
  我老板的判断基于事实的两端:企业—老赵
  当企业不太行时,老赵特别行
  当老赵特别行时,企业特别不行

  …
  一个主营业务造假、全靠融资续命的企业,这么多机构争先恐后跳这个坑
  四个字:牛逼大了
  我老板对岳叔开玩笑说:没问题,只要我能进去,就带着你,你有壳吗?个人名义可不行

  岳叔很正经地说:没壳,你给我代持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