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7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料子,我说:“搞,往里搞,再一再二不再三,要是他在炒,这块料子我就不要了。。。”
  齐老板点了点头,写了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我们看着屏幕,我屏气凝神,其实我很想赌这块料子,因为会卡出黄翡的可能性非常少,他底子死黄色的,那么切出来水沫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会卡的料子最怕的就是水沫子,只要排除了这个可能,那么我怎么赌都是可能赢的。

  但是,这个原石的主人居然跟我们炒价格,从八十万炒到了一百四十万,如果花两倍的价钱买,那性价比就差的多了,所以如果超过两倍的价钱,我就不要了。
  我们等了三分钟,我看着时间一点点在过去,我希望不要在竞价了,我很紧张,看着一秒钟一秒钟跳动的时针,终于,时间过了,一锤定音,这块料子我们一百五十万拿下了。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妈的,在这种地方赌石,没有讲价的可能性,只有竞争,你钱多就能拿下货,所以说,现在的公盘已经成了有钱人的烧钱机器。
  齐老板看着料子定了,就说:“邵飞,怎么投?”

  我听了,就盘算起来,一百五十万欧,基本上就是一千五百万老人头了,我只有七百万。。。
  “齐老板,我只有七百万。。。”我说
  齐老板听了,就皱起来眉头,说:“那我出八百万,税算我的,最后还有百分之十一的税,将近十万欧,我占六成,行吧?”
  我听了之后,觉得齐老板很仗义,知道我没钱,也不让我为难,我点了点头,就说:“行。。。”

  齐老板听了,就去结算,我心里有点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在这种竞价的地方赌石,不知道这第一刀是什么样子,一定要赢啊,要不然我又倾家荡产了。。。
  料子已经切开了,我拿着灯打了一下,水头确实很好,达到了冰糯,中间的部分更为细腻,但是可惜,黄色没有抱团,还是飘的,而且不是正黄,不浓。
  算是飘花的料子吧,中间部位可以打镯子,飘花的镯子很贵,而且还是黄色的,黄色在中国可是尊色,这么大一块,去掉皮壳,还有把裂缝打掉的料子,最起码还有二十五公斤吧,一公斤一对镯子,至少二十对,剩下的料子可以打牌子,至少能打三十对牌子,冰糯飘黄花的桌子至少的得一百万,二十五对至少得两千五百万了,牌子五十万一对,也得一千五百万,这块料子总体价值在四千万左右,没有爆赚,但是也赚了两千五百万。

  我说:“齐老板,这块料子,赚了不少,能分到两千四百万吧?”
  “你也不少啊,连本带利至少能分一千四百万,但是可惜坤桑老板只能干瞪眼了。”齐老板开玩笑的说。
  坤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我不喜欢赌有裂的料子。。。”
  坤桑有点嘴硬,他明显的就是不高兴,但是我们也没有计较,齐老板说:“料子我收起来,等我回去在跟邵飞兄弟你结算,怎么样?”
  我听了就点点头,但是我已经没钱了,接下来的赌石,估计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我们走了出去,我看着满屋子的料子,这里就是黄金窝啊,但是,我没有钱,只能干瞪眼了。
  可惜啊,真的好可惜!
  齐老板很开心,说:“邵飞兄弟,这才刚开始,我们还手里还有不少钱,你继续。。。”
  我听了就点点头,继续看料子,刚才只是小赌一次,现在我手里没钱了,虽然性质不大,但是他们两个才刚开始,不可能让我就这么走的。
  我突然看到了陈希跟瘦猴,两个人站在场地里瞪着我,坤桑似乎也发现了,就说:“邵飞兄弟,这两个人是什么人?看样子是找你麻烦来的?”
  我听了就点点头,我说:“是的,有点过节。”

  “不用怕,虽然在缅甸我没有多大的势力,但是有我罩着你,我相信不会有人敢动你的。”坤桑说。
  我点点头,我说:“谢了坤桑老板,我们开始吧。”
  我说着就去看原石,坤桑老板保护我,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但是我知道,他也是想要我安心赌石,毕竟,捞钱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叫骂声“妈的,什么狗屁万一,一千万就切出来这个东西。。。”
  我看着一个老板拿着一块石头,中间有点绿,但是一千万,估计有点悬,肯定死亏的连家都不认识了。
  他的叫骂声也引来了一些人的瞩目,这个时候工作人员就过去让他小声一点,但是那个老板不但没小声,反而更大声,说:“搞什么?老子来赌石,输了一千多万,连话都不让说吗?”
  工作人员想要他离开,但是这个老板很愤怒,说:“妈的,你敢碰我试试,老子在国内可是有身份的人,信不信我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的话有点狠,但是很快就有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卫过来,强行把他拉出去,我有点郁闷,你在国内再牛,但是这里是缅甸,人家可不会理你。
  一个下插曲,我没有理会,在原石场走了几圈,看了不少小料子,但是都没有看上眼的,不是性价比不高,就是原石不好而且又贵。
  以前的原石没有禁止出口的时候,料子都是成堆买的,现在不行了,得一块块买,而且成色不好的好死贵死贵的,如果二十年前囤积一批原石的话,估计现在都可以富可敌国了,但是谁又能想到翡翠暴涨那么快呢?
  突然,我看到一块料子,我弯下腰,看着料子的皮壳,看到皮上有癣和点点松花,有癣跟松花的料子我都喜欢赌,因为有戏,基本上癣跟松花下面都绿色,所以看到这个特点,我就停下了脚步。
  我看着料子的皮壳,翻砂,皮壳翻砂且紧,说明种老,看着皮壳有点老橡皮的感觉,应该是莫西沙二层的老象皮料,料子翻砂,而且皮壳给人的感觉很紧实,所以种水很老。

  我很敢兴趣,?? ?莫西沙在龙肯寨子附近,大概有个3,4里地,在去帕敢场的路旁,一共三层,头层为白沙皮,黄沙皮居多,比如白盐沙,二层为灰白皮居多,比如大象皮,水泥皮等,三层为黑皮多,比如,象皮脱沙,黑赖子皮,三层料子也叫底层料。
  莫西沙以种水,刚味著称,色其次,色特征是?二层以上有色或飘花,必定偏绿,二层以下色必偏蓝,? 所以莫西沙的料子很有赌头。
  但是知道是莫西沙的料子之后,看着那个松花,我就有点忌惮了。
  摩西砂以种水见长,看不出有好的松花表现,赌色的风险大,有癣,长在达马砍等其他场口的石头上还有一睹,放在摩西砂石头上基本等于黑了。

  所以我就摇了摇头,如果不知道场口的,看到这个癣跟松花,肯定就迎头扑上去了,切出来之后,肯定一眼抹黑。
  我看着料子的窗口,想要看看自己猜的怎么样,窗口的底子不行,糯种,局部糯化,晶体略粗,水头也不怎么样,光泽度略好,晴底偏瓜皮色,底色略有泛蓝,我打灯看了一眼,并不是很透。
  我看着价格,五十万欧,三十公斤,虽然价格不贵,但是谁买谁倒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