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7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位老板既然让我出手,那我就得把该说的话,都说在前头,要不然一会灯做决定的时候,又会被他们左右。
  我对两个人说:“齐老板,坤桑老板,如果两位真的要我出手,我希望两位能坚定我的意见。”
  齐老板笑了笑,说:“那是当然的了,七十万欧买个砖头快的教训还不够吗?”
  坤桑也点了点头,我看着两个人的态度,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坤桑跟齐老板两个人的财力也算是亿万富翁,在缅甸这个财力肯定是富人区的富豪,但是齐老板每天还要为钱奔波,而坤桑也只是开个鞋店在山上做赌石的生意,两个人的财力顶多算是富豪最底层的,而我,现在就是他们的摇钱树,只要听我的能赚钱,他们何乐不为呢?
  我看着料子,这里的料子都很贵,基本都是十万欧起步拍卖的,而且还有竞争者,我一边走一边想策略,赌石得动脑子,你不能死赌,那样只会亏死。

  我看着宴会厅里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是几十个,他们大多都是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看料子,人多的地方,肯定有竞争,所以我就得去人少的地方,但是这里来的人都不是俗人,眼里肯定果然,没人看的料子肯定要么就是不出货,要么就是买不起,想要在这两者之间淘金,需要勇气跟实力啊。
  我走到了一片没有人观赏跟竞争的区域,看着一块擦口的料子,就是在表皮上擦了一个口,我没有先看切口,我有习惯,先看场口,如果场口不好,我也就懒得在看了,我看着皮壳,心里一动,这块料子居然有两个有绿的点,我心里惊讶,赶紧打量这块料子。
  石头是个不规则的六角体,大概三十公斤左右,我拿出来手电,打灯看,皮薄可见两分水,整个料子皮上现铁锈色,这种皮色表现能称之为铁锈色,应该属于次生作用形成的、典型的会卡红皮壳类赌石。
  料子的场口还不错,会卡的料子,能赌赢会卡自尊,三十公斤,估计能赢个天价回来。
  我让工作人员把料子给我翻过来看一下,工作人员带着手套,把料子给翻了个个头,我看着料子,有色的表现比正面更丰富,但是有裂,这让我有点心疼,如果没哟裂,那真是一块赌石的极品料子。

  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我看着料子,皮薄、打灯即现水色,典型的会卡赌石特征,背面的擦口比较多,说明已经多人之手磨擦,松花表现不艳;正反两面皮壳松花呈点、条状不规则分布,说明内部有色、淡色、色不规则。
  沙发不紧,面多,底章干净,粉底或瓷底最好可达糯化底,几道大裂已延伸至内部。
  这块料子最大的可惜之处就是这个裂,而且已经进去了,大裂我当然是不怕的,怕的就是这几条裂进去之后,又像是树枝一样在里面散开了,那就麻烦了。
  如果除掉这个裂缝,这块料子的可赌性死非常强的,因为有松花,底张干净,如果绿色好的话,这块料子就会大赚,赌裂,赌色是这块料子最大的特点。
  “邵飞,料子有裂,还是好几条,咱们赌石卖石头的人都知道,宁买千万整,不买一分裂,有裂的料子难做,容易废啊。”齐老板说。
  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得先看看擦口再说,看看有没有戏,我弯下腰看着料子最大的擦口,从表面看,应该是糯种,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我看着有点奇怪,底色居然是黄色。
  会卡的料子赌出来黄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只听说过,很少,但是不代表没有,这块料子的底色居然泛黄,或许这就是这块料子开了这么多窗口没有切的原因了吧,因为可能会跑色,黄翡当然也很值钱,翡翠的翡字就是代表黄翡,但是这块料子有松花,适合赌绿,黄色的话会散。

  我看着这个黄色,色感略花,果然如我所料,并且局部已经出现色渐变情况,如果切开之后渐变成正宗的黄色,那么这块料子就赢了,十倍差价不是问题,但是如果跑绿的话,那就难了,本来黄色就散,如果在出绿,那就散的更开了,翡翠多彩当然好,但是得聚集在一起,能打在成品的料子上,这块不行,太散了。
  我用手比划着,有镯子位,但是我不敢赌镯子,我怕色散了,所以只能赌牌子,如果能出飘色的牌子也不错,出飘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单件市场价值十万欧的空间有。
  我吸了口气,这块料子要赌的东西真多,赌裂,赌变色,赌无杂乱,还要赌色聚,如果全部都赌赢了,那么就打镯子,至少十倍的价格差。
  我说:“两位老板,我挺看重这块料子的。”
  两个人脸色都有点不同意的样子,但是没有拒绝,齐老板捏着下巴,有点害怕,说:“会卡的料子,我栽了两次,又惊又喜,赌性大,越擦越涨,越切越跨,这块料子擦了这么多口子都不切,摆明了就是不敢切,我们要做这个冤大头?”
  坤桑点了点头,说:“料子不是很好,有裂,还是黄色底,如果是正绿,我觉得还有赌的可能性,如果黄跑绿,这块料子就散掉了,打什么都不合适,只能做个摆件。”

  我听了就摇头,我说:“赌石嘛,赌的就是刺激,越是没可能的料子,我们约要试一试,万一赢了,就是十倍的差价,这个性价比可是非常高的。”
  两个人捏了捏下巴,看着价钱,也不是很贵,才八十万欧,比之前的料子贵十万欧,不过这是底价,最后成交价是多少还得看。
  齐老板看着坤桑,坤桑摇了摇头,我有点心急了,我说:“齐老板,你说了要听我的,但是现在我看中了料子,你又不参与。。。”
  “我参与,只是在等坤桑做决定,是不是,咱们是个团队。。。”齐老板说。
  坤桑笑了笑,说:“我不喜欢赌裂的料子,这块料子我不赌。”
  我听了就有点丧气,没想到我赌赢了那么多料子,他居然还不相信我,不过我不强求,毕竟赌石嘛,有输有赢,没人能百分之百赢,如果我强迫他加入,最后输了,那责任都在我了。
  我看着齐老板,他沉默了一会,说:“邵飞,我赌。。。”
  我听了就笑了一下,还是齐老板跟我熟一些,他去拿着竞标牌写了价格,我说:“出九十万试试水。”

  齐老板点了点头,很快就写了九十万的价格,我一次加了十万,这可不是十万老人头,而是十万欧啊,一次就是八十八万老人头啊。
  我看着屏幕跳动了一下,我们赌的料子竞标了,但是很快就被刷掉了价格,我有点生气,刷到了一百万,这摆明了是卖家在炒价,真是气人,我明明九十万能拿下的,一定要一百一十万拿下,多花二十万的冤枉钱。
  “齐老板,标吧。”我说。
  齐老板点了点头,继续投标,写了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我说:“如果在翻的话。。。”
  我的话都还没说完,价格就被刷新了,草,一百四十万。。。
  我有点恼火,这狗日的,真的是想宰我们啊,齐老板看着我,问:“邵飞,这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