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84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谁在乎?葬剑谷的人一点儿也不在乎,他们现在全都盯上了那颗造化丹。
  万峰主示意一个亲信过来护住金勉,反手就将剑拔了出来。
  “好你个安老狗,坏事做尽还想把我们朝阳峰拉下水。我今天就要把你的皮剥下来仔细搜一搜,看看到底杀人偷药的人是谁!”
  盯着安长老的人不少,但人人都有顾虑,所以头一个拔剑的永远是万峰主这个大刺头。
  这回可没人再拦阻了他了,情势和刚才正好倒过来。刚才所有人都巴不得安长老收拾了万峰主,可现在更多人想着让万峰主把安长老收拾了,最好是两败俱伤。瞧这周围一圈人的样子吧,有的想趁乱占便宜的往前挤,想等别人打出胜负再混水摸鱼的往后撤。毕竟都知道万峰主那毒功打起来不分人,一片一片的,一个不当心就会被殃及。
  莫辰微抿了下唇,提高了防备。
  他对这万峰主有所耳闻,这人最有名的疯魔一样的剑法和一扫一片的剧毒气劲,打起来从来都是拼命的架势。这也是很多人厌憎他却又不肯轻易和他动手的原因。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狠劲儿和毒辣。
  他手心里微微出汗,着重注意安长老的剑法。

  安长老的剑法没有那么花哨,应该是葬剑谷最根本最正统的功夫。
  安长老和万峰主这个层次的比斗,普通弟子和功力稍低一些的压根儿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也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招式。
  两人一交上手,剑气如同实质,纵横开阖,一个躲得慢的宗门弟子上一刻还眯着眼想看清楚些,眨眼的功夫就看见他面色僵硬,从脖颈到肋下斜开了一条血线,整个人被生生斩切断成两截。
  这会儿谁也顾不上那个倒霉鬼了。安长老厚在功力深厚,万峰主却是锋锐刁钻,两人在台子上施展不开,不知是谁先纵身一跃离开了束手束脚的落枫台,两人几乎不分先后往山峦高处掠去。
  这一下不得了,高台上十几道流光跟着疾掠而去,除了谷主和青竹峰峰主,台上全空了。不止台上,连在高台上没座次可是实力也不并不弱的其他宗门中人也跟上去了。

  废话,那两人全打死了都是好事,可那灵药万万不能丢了。有人看得清楚,先走的就是安长老。他怕是想借机开溜吧?可不能把他放跑了!就象金勉刚才说的,他真要心一横随便找个人夺了舍把药用了呢?到时候谁还找得着他?又或者他损人不利己把药亿毁了怎么办?关键的是灵药只有这么一颗,太宝贵了。
  一场宗门大会开得如同闹剧,台上的人差不多跑光,只有金勉身受重伤,万峰主一走,他又晕厥过去了。这会儿没人想着看管他了,朝阳峰的弟子一向抱团,除了有两个自认功夫不错去追万峰主,又过来几个照顾金勉,喂药的喂药,传功的传功,只是不敢把人就这么带走,毕竟谷主还在这里看着呢。简单的施救之后,金勉还是先被吴谷主命人带走关起来。
  萧雩一转头就发现那个外门弟子没影儿了。
  刚才他一直没顾上,都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拉着旁边还算相熟的人问了一问,都说没注意这个人。
  虽然找不着人,可是刚才被剑势波及丧命的只有一个,其他的都只有轻伤而已,说明李辰肯定没有危险。
  萧雩往台上看了一眼,罗峰主也早就追着那安长老等人走了。
  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看到师父对一件事这么上心,这么积极。
  可是……
  萧雩突然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究竟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原先他还觉得李辰这个外门弟子不错,想劝说师父收他入玉虚峰的,现在也提不起这个劲头了。
  何必呢……现在宗门里乱成这样,人人自顾不暇了。做一个普通外门弟子可能还得保太平,真拜师了说不定反倒给人招了大麻烦。
  再说,师父现在哪还有这个闲心收新的徒弟?连自己和其他师兄弟,都跟野生散养的差不多。

  莫辰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跟上安长老他们。
  刚才众人都在,他混在人群中并不明显。但是葬剑谷内出类拔萃的弟子并不算多,刚才跟上去的除了长老、峰主,其他人也就十几二十个。
  没跟去的人里头,少数是有那个能力但是没有过,比如谷主。大多数是根本没有那个本事跟上去,跟上了别说插手,只怕保命都很难。
  从这就能看出葬剑谷宗门实力了。看着人头济济,到了有事时真有一拼之力的人只有这么多。剩下的那些年轻弟子里头,象金勉、萧雩这样的佼佼者也不多。

  莫辰能判断出来,金勉刚才说的话三分真,七分假。最真的部分大概就是安长老盗药。但是下毒的事儿肯定不是安长老指使的。这件事反而要倒过来想。一般的毒药对于宗门长老这样的人物肯定是无用的,而能毒翻他们的药肯定另有来路。能把以炼药见长的岳长老毒倒,那用的毒药一定非同小可。这药金勉是从哪里来的?
  另外,从金勉的话里莫辰也听出来,他很清楚陆长老被杀的时间,地方,可能验看过尸身,甚至看到了陆长老被害的经过。
  只是现在金勉被囚禁,又身受重伤,未必能从他的嘴里掏出实话。
  况且金勉背后一定有人,心中也必定有自己的盘算。不然的话,今天安长老就不会栽得灰头土脸了。
  莫辰打探到了囚禁金勉的地方。
  地方并不难找,葬剑谷里有一处地方叫剑冢,地势低,外围也有阵法,宗门内有什么犯事待处置的人都先关在这里。
  莫辰远远看了一眼,并没有靠近。
  他看得出这里早年肯定也布过阵法,既然是用来关人的,那一定有不能随意进出的的禁制,否则只靠那么几个本领低微的弟子能守住什么?他们在这里肯定也不是起看守的用处,而是有事来回通传照应一二,可能还要干送饭打扫之类的活计。
  正在莫辰想回头走人的时候,离他不远处,有个穿着杏粉色衫子姑娘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她也是葬剑谷弟子,从她走路的步法和佩剑就能看出来。不过她的装束和一般宗门弟子不同。更精致,也更华贵。尤其是她腰间那把剑柄上镶有一颗指肚大小的灵石。这样的灵石可以在用剑的时候对行功有好处,据说还能静心宁神,非常非常的难得。
  在葬剑谷这样的宗门内能有这样的好东西,还敢佩在身上明晃晃的让人看见而不怕有人觊觎,她的身份并不难猜。

  莫辰心中一动,缀在她身后远远跟着。
  那个姑娘到了石门被人拦了下来,不过那两个拦她的弟子对她十分客气。莫辰离得远,看得一清二楚。那两个弟子在她面前又是打躬又是作揖,看样子十分为难。既不能就这么让她进去,也不想得罪她。可这姑娘看起来脾气不是太好,反手就把剑都拔出来了。
  那两个人肯定不敢和她动手,无奈之下,有一个陪着她进了石门里头,另一个目送他们进去了,赶紧撒腿就跑,一路疾奔,看样子是去报信儿搬救兵了。
  这倒正是个机会。
  莫辰略微犹豫,跟着走进了那道石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