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睿明?”陆熙柔一呆,随即就惊讶道,“邓兴安邓市长的儿子、邓睿明?”
  “就是他。”
  萧晋走到陆熙柔的身边,顺势往床上一倒,鼻端闻着女孩儿被子上的幽香,闭上眼,一阵疲惫袭来,特想就这么沉沉的睡去。
  “你是怎么惹到他的?”陆熙柔问。
  “怎么惹的很重要么?”萧晋打个哈欠,无所谓道,“反正就是惹了。”
  看到他这副惫懒的样子,陆熙柔就有点生气,想了想,踹他一脚,说:“把你的电话给我。”

  “你要干嘛?”
  “给邓睿明打电话。”
  萧晋意外的睁开眼:“你跟他很熟?”
  “这很正常吧!”陆熙柔道,“我爸和他爸分别是龙朔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住的地方都相隔不到十米,怎么可能会不熟?”
  萧晋吧嗒了一下嘴,问:“你觉得他会给你面子而放过我?”
  “说不定啊!”
  “还是算了吧!”萧晋摇摇头,重新闭上眼说,“这件事事关他身为男人的尊严,是不可能因为你的说项就轻轻放下的,就算这次他真的给你一个面子,以后有机会照样还会对付我,白让你欠他一个人情,不值当得。”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陆熙柔道,“先把这次的解决掉,起码也能让我们有充裕的时间去谋划怎么收拾他。”
  “我们?”萧晋嘴角勾起,“陆大小姐这是已经铁了心要上我的贼船了吗?”
  陆熙柔气急,踢掉鞋子跳上床,一屁股就坐在了他的肚子上,砸的他一声惨叫。
  “小姑奶奶,虽然你很瘦,可也有几十斤呢,屎都快被你给压出来啦!”
  陆熙柔一点要跟他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表情冰冷甚至有些凶狠的揪住萧晋的衣领,几乎鼻尖顶着鼻尖的说道:“萧晋,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看我的,但是,我决不允许你那样和我说话,知道吗?”
  女孩儿花瓣儿一样的双唇近在咫尺,萧晋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没有亲上去,视线瞥到一边,心虚道:“我刚才说话有什么问题吗?”
  陆熙柔见他还要装傻,心里顿时一阵委屈,松开手,咬着嘴唇说:“如果你真那么讨厌我,没关系,尽管明白的告诉我就好,我陆熙柔虽然不是什么刚烈贞妇,但也不会毫无尊严的对你死缠烂打。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萧晋静静看着女孩儿的眼睛,心肠硬了又硬,终究还是不忍心,叹息一声,弱弱地说:“那什么,你走了,谁帮我代课啊……啊!”
  最后一声又变成的惨叫,因为陆熙柔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嘶嘶嘶……又咬?松口松口!你个死丫头真是属狗的吗……卧槽!你还咬?再使劲儿肉就掉啦!”

  陆熙柔咬的很用力,以至于萧晋都不敢推开她,生怕真被带下一块肉来。
  他疼的没办法,正能腰部用力一挺,将女孩儿给甩下去,然后一个翻身压上,双手固定住她的双臂,腿也夹住了她的双腿。
  亲密无间!
  陆熙柔的脸色有些泛红,但目光里却满是兴奋和凶狠,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就像一头小母狼一样。
  “陆熙柔,我知道你并没有真正的喜欢上我!只不过是好奇和追求刺激罢了。”
  事到如今,萧晋也懒得再藏着掖着、云里雾里的说话了,直接挑明道:“你这是在玩火!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警告你:小爷儿的良心很不稳定,经常会不在线,说不定哪天就会顺水推舟的把你给生吞活剥喽!所以,你最好收起你那点无聊的小心思,这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懂吗?”
  “你说我无聊?”陆熙柔又瞪起了眼。
  萧晋满头黑线:“为什么你们女人的关注点永远都不在正事儿上?不抠字眼会死吗?”

  陆熙柔忽然笑了,白他一眼,说:“既然知道我没有喜欢上你,那还不赶紧从姑奶奶的身上下去?”
  萧晋无语的翻身重新躺回床上,扒开衣领瞅见肩头上那个带血的牙印,不由欲哭无泪道:“什么都没吃着,反倒惹了一身腥,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跟家里的婆娘解释啊?”
  “那是你的事。”陆熙柔侧过身看看,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笑道,“反正你马上就要被丨警丨察带走了,估计这几天也没啥机会在女人面前脱衣服了吧?!”
  “说到这个,”萧晋抬起手腕看看表,就坐起身,“上课的时间快到了,我得抓紧时间过去,从今天下午开始,接下来的几天就麻烦你了。”
  “今天上午也让我来吧!”陆熙柔拉住他,柔声说,“你一夜都没睡觉,估计今天也不可能有什么休息的时间,能补一点是一点吧!”
  萧晋犹豫片刻,还是摇摇头,坚持下床说:“我倒是真的很想在你这儿睡,但说实话,我不敢!你的被褥太好闻了,我怕一不小心再迷上你,那可就亏大喽!”
  “去死!”陆熙柔用力的踹他一脚,嘴角却带着笑。
  萧晋呲牙咧嘴的揉揉屁股,又恶狠狠的冲女孩儿做了个挤奶龙爪手的姿势,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陆熙柔换好衣服来到门外,对柳白竹说:“白竹姐,卫星电话给我用一下。”
  柳白竹淡淡看她一眼,说:“小姐,陆书记才刚刚来到龙朔一年多,我不建议你把他牵扯到这件事情里来。”显然她在外面全程听见了萧晋和陆熙柔的谈话。
  “呵呵!”陆熙柔干笑一声,问:“白竹姐,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柳白竹不解:“什么事?”
  陆熙柔指指自己的鼻子,说:“陆书记亲生女儿的主治医生马上就要被人给关到监狱里去了,这根本就不是把他牵扯进来的事情,而是他早就身处其中了好吗?”
  柳白竹抿了抿唇,说:“如果这件事真的涉及到了邓市长,陆书记也根本做不了什么,与其凭白树敌,倒不如静观其变。”

  “我也没指望他能做什么,”陆熙柔说,“刚才萧晋没有否认打人的事情,这也就代表了邓睿明用的是阳谋,只能见招拆招,更何况,以我爸的脾气,也根本不会为了我就让市局徇私枉法。”
  “因此,我只是希望他能给市局领导打声招呼,要求他们依法秉公的办案查案罢了。”
  说着,陆熙柔目光越过院墙望向半空中薄雾一般的袅袅炊烟,叹息一声,又幽幽的接着说:“起码,这样能让那些想做什么手脚的人有所顾忌,萧晋解决起这件事来,也能更加的方便从容一点。我现在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柳白竹沉默了片刻,说:“陆书记身份敏感,他的一个招呼,在外人眼里必然会被过分的解读,一旦萧晋无法妥善的解决这件事,后续会产生什么影响,根本无法预料。”
  日期:2017-07-13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