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说:“不瞒你说,我不光是为贫困乡村抗旱打井捐款的发起者,我还是最早为福利院的儿童献爱心的发起者,现在早就被他们聘为大使了。我做的这两项工作都在你的分管范围之内,想想真是幸运,尤其是福利院以后再有什么事找你办就好办多了。”
  彭长宜笑了,感觉丁一还是那么单纯,难得过去就不好办吗?过去阆诸市长可是江帆啊!谁敢不给他夫人办事,况且她办的不是自己的私事,而是公益之事。想必是丁一不想借助江帆达到什么目的,更不想搞特殊化。他说道:“你刚知道我分管民政啊?我来的那天电视就公布了,看来是不关心你的科长啊。”
  丁一笑了,说道:“我不在新闻直播组了,就不太注意这些了,岳素芬早就说有事要找你走后门,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你还分管物价。”
  “哦?难得她家有人在物价局?”
  “是啊,她爱人是物价局的局长,自从他转业到阆诸后就是了,有好多年了。”
  彭长宜说:“那当时转业的时候肯定拖关系了,不然副师级到地方不会直接给他弄局长,这种情况很少见。”
  丁一说:“当然有关系了,你还记得我那位同学贺鹏飞吗?”
  彭长宜笑了,说:“那怎么不记得?你忘了,你和他还来过三源,给驻扎在三源的特警培训基地的电脑安装过程序,那套程序还是他编的呢。好像岳素芬是贺鹏飞的表嫂吧?”
  丁一说:“是的,贺鹏飞的爸爸当时在省宣传部工作,而且是多年的副部长,他爱人调回来就是贺鹏飞爸爸的关系。”
  彭长宜说:“这就对了,如果没有关系,不可能直接就是单位的一把手,尽管物价局是小局,不是那么实惠,但是级别上去了,以后就是再往哪儿调,也不可能是副职,难怪他一呆就是好几年,看来以往的领导也不想给他换地方,除非工作特别出色,在全省系统内出类拔萃,不然很难。我要是市委书记,也会这么做的。”
  说道这里,彭长宜看了一下丁一说:“贺鹏飞的爸爸现在好像不在宣传部了吧?我看名单里面没有姓贺的了领导了。”
  丁一说道。“是的,到岁数了,离开了领导岗位,他去了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前些日子还来阆诸福利院视察工作着呢,我还见着了他。”
  彭长宜说:“尽管不在领导岗位上了,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所以有些事情具体到咱们地方上就不好办。有些人可能给你成不了事,但却能给你坏事,这个问题你要告诉他。”
  丁一知道他说的“他”指的是江帆。
  彭长宜又问:“岳素芬的男人工作怎么样?”

  丁一说:“也可能是这个单位性质的原因,按照我们职业眼光看,属于不好不坏的吧,没什么可供报道的亮点,也没有可供曝光的地方。”
  彭长宜点点头,说:“的确是这样,不会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也不大可能惹出什么麻烦来。他是不是想通过你调动调动?”
  丁一说:“我也正为这事发愁呢,岳姐跟我念叨过两次了,不过她没有直接说,我都没表态,那次借给你接风的话题又提了这个意思……不过她倒是知道我的原则,他工作上的事,我从来不掺和,况且……”
  “况且什么?”彭长宜感觉到丁一有话不好说出口。
  丁一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话,显然是在回避着什么。

  彭长宜说:“你可以跟她明说,如果有要求,可以直接找组织部门反映,这样即使江帆想帮他,也是有据可依的,但是有一条你一定要记住,涉及到市委书记工作范围的事,你不要掺和,谁找你拖他办事,你就让他直接去办公室找他,千万不要掺和这些事,会很麻烦、很不好摆布的,这也是你作为书记家属的准则和纪律。另外,等我熟悉这块工作后,如果真是工作需要,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听彭长宜这么说,丁一的心放了下来,说道:“我从来都没掺和过他的工作,他当市长搞拆违的时候,我同学找我,我都没办,后来在一个场合下见到这位同学,人家就直接忽视我了,装没看见,呵呵。以后这种情况更不可能有了。”
  不知为什么,从丁一的话中,他隐隐地感到她的话里有话,这让彭长宜再次想起中午陆原跟他说的那些情况,但是凭丁一的性格,你如果直接问她,她不会跟你说出实情的。于是他就问道:“你猜我今天中午跟谁喝酒了?”
  丁一听了这话,感觉有些耳熟,她想起来了,那次江帆从北京跟彭长宜喝酒回来也是这么问她的,他们说好的语气都是那么的相像,难到,他们都喜欢让她猜谜吗?她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猜不出。”
  彭长宜不想装糊涂了,就说:“今天中午跟你哥喝的酒。”

  “呵呵,是吗?你是不是又把他灌多了?”丁一说道。
  “嗨!怎么说话呢?怎么是我连他灌多,哪次是他喝酒我喝水了?我不也是一滴都没少喝吗,而且每次都比他多喝得多!”?彭长宜故作委屈地说。
  丁一笑了,说:“是,我知道,但他跟你不是一个段位上的。”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怎么谁都向着,就不向着我呢?”
  丁一笑了,说道:“你自身就够强大的了,用不着别人帮忙了。”
  彭长宜听丁一这么说,忽然有了前所未有的心理平衡,他故意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也不争竞什么了,以后见着他,我就理所当然的多喝,他就理所当然的少喝,行不行?”

  丁一知道科长理解自己这句话的含义,就笑了笑没说话。
  彭长宜是何等聪明,他也不会在这个话题上跟她深谈的,就说道:“我今天去省里开会,在去的路上就给他打电话,跟他约好了中午见个面。毕竟对于我来说,陆原是我在省里唯一的亲戚。”
  “呵呵,谁说的,你还有樊部长呐?”
  “他是省领导,太高,平时我够不着他。”
  丁一笑了,感觉彭长宜还是那个性格。
  彭长宜继续说:“我跟他电话约好后,就想好不在会上吃了,中午要好好跟他喝一顿,还好,他也推掉所有的应酬,我们中午喝得很开心,谈起了你。”
  “谈起了我?”丁一心里就是一紧张。
  “是的。”彭长宜说着,眼看快到通往丁一家老房子的那条白杨大道了,他说道:“丁一,我有话想跟谈谈,如果你不急着回家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丁一想了想说:“我们到外边坐不太好吧?要不到我家去吧?”

  彭长宜说:“恰恰是到你家我才认为不太好,这么晚了,我真的不想给你找麻烦了。”
  丁一说:“那我们就这样开着车说吧。”
  “也行。”彭长宜说着话,就慢慢驶过了那条白杨道,沿着国道一直向北,上了北环后,彭长宜靠右侧的慢车道行驶,他开得很慢,语气有些深沉地说道:“小丁,有一句话我现在很想对你说,不知该不该说。”
  丁一见他沉默了半天,自己也就一直没说话,此时听他这么说,就问道:“科长,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该说的,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彭长宜郑重其事地说道:“对不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