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咯咯——”娜娜笑个不停,她小声地申辩道:“本来你打电话的时候,妈妈是要接的,后来我跑得快,就提前接了,那她中途非要跟你说话,我也没办法呀……”
  彭长宜温和地说道:“我知道,当然这不怪你,爸爸刚才就是再次嘱咐你一遍,爸爸实在是怕那个人,每次都那么凶,就跟母老虎要吃人似的。”
  “咯咯咯……”娜娜捂着嘴,不敢大声笑。
  彭长宜问道:“还用爸爸回去吗?”

  娜娜想了想说:“不用了,妈妈今天在家,她不出去了。”
  “那好,有事一定要给爸爸打电话,记住了吗?”
  “记住了。”
  “挂了吧。”
  “爸爸再见。”

  彭长宜挂了电话后,长出了一口气。
  老顾知道他受气了,就微笑着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说道:“喝口水,消消气,我看娜娜妈跟别人说话都很客气,怎么一到您这儿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了?”
  彭长宜说:“上辈子欠她的,本想这辈子还清她,不曾想她不给我机会,只能寄托下辈子了……”
  彭长宜这话说得不像玩笑话,他表情肃穆而深沉,老顾猛然想起他们离婚的原因,就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怕勾起彭长宜不愉快的回忆,他说道:“我去催催菜,太慢了。”说完,起身出去了。

  彭长宜也站了起来,隔着竹帘,看着外面丁一坐的那桌,他们正在唱生日歌,可能是他们事先订好的饭菜,他们大桌上的菜上得很快,已经摆满了菜肴。
  丁一坐在寿星岳素芬的右手边,彭长宜站在这个位置上看不到她的脸,但有时候能看到她的头发不时地飘动。一阵喧哗过后,这时,丁一站了起来,端着一杯酸奶,敬岳素芬。
  岳素芬也站了起来,她端的好像是白酒。
  就听岳素芬说道:“小丁,我过生日你滴酒不沾合适吗?”
  丁一说道:“岳姐,套用酒桌上最流行的一句话,只要感情有,酸奶也是酒。”
  “哈哈。”立刻就有人鼓起了掌。
  岳素芬说:“要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喝酒,喝酸奶。”
  她说着就要放下酒杯,就见旁边站起一个小伙子,说道:“寿星从来都是和酒连在一起的,丁姐可以喝饮料,寿星佬是万万不能喝饮料的。”
  岳素芬把脸扭向那个小伙子说:“为什么她不能喝,就因为她是书记夫人?”
  这时,旁边的一个女同事说道:“因为她要给书记孕育下一代,是不是啊?”
  “是——”
  岳素芬看了大家一眼,又看着丁一,说道:“他们说的我赞同,可是小丁,这个下一代怎么迟迟不来……”
  “小月姐姐——”丁一故意拉着长声打断了她的话。

  岳素芬浑身一软,说道:“好好好,我就怕你用这腔调叫我,骨头都酥了,难怪江书记让你拿下了,好,我喝,不过我可告诉你,你如果还不见动静,别说以后我不保护你了。”
  彭长宜注意到,岳素芬说到这里的时候,故意拍了一下丁一的肚子。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又有人单独站起,举杯敬岳素芬。
  除去丁一,其它的男男女女的年纪都比较轻,有可能是岳素芬管辖下的交通台的工作人员,他没有发现有台领导参加,看来,这是一个私人性的小型的生日聚会。
  丁一,这个多情重义的女子,为什么在感情路上这么多舛?在他的印象中,他实在找不出丁一身上哪怕是一星半点儿的不好,或者是令人生厌的地方,没有,从来都没有,但不知道江帆为什么要这样,难道真的像陆原说的那样,江帆的肚量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彭长宜啊彭长宜,你曾经为他们做了那么多,这一次,你又该怎么做才能消除江帆心中的阴影?江帆现在贵为书记,阆诸市委的一把手,而且你们又到一起工作了,这种情况下,你又该怎么做呢?

  老顾这时回来了,说道:“今天客人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咱们要的粥得现熬,而且我去了他们才想起要熬,如果您不急的话,还得等会。”
  彭长宜的目光从外面的丁一身上收回来,说道:“没关系,反正咱们也没事,多喝点水,等等无妨。”
  老顾看了一眼彭长宜,平时只要他们俩人吃饭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彭长宜都是速战速决,巴不得快点吃完走人,今天显然他是不着急了,但不着急的原因绝不仅仅是他想喝粥。
  老顾看了一眼门外,他不由得在心里有些为彭长宜担心。
  这顿饭等的时间长,吃的时间长。当彭长宜和老顾吃好后出来结账的时候,彭长宜跟老顾说:“顺便把那桌的账一块结了吧,我看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

  老顾点点头,他来到吧台,在工作人员计算他们饭费时,他提出连电视台那桌生日宴一块结了。领班笑着问他贵姓,老顾就拿起笔,在饭费条上写下一个繁体的“顧”字。
  吧台服务员手指飞快地按着计时器上的按键,很快就算出了两桌的餐费,领班笑盈盈地说道:“电视台的那桌打八折,不好意思,您那桌就不打折了。”
  老顾说:“你们看人下菜碟,不但迟迟不给我们上菜,还不一视同仁。”
  领班说道:“不好意思,这是老板吩咐过的意思。”
  这时,就听那边又传来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就听岳素芬说:“带好各自包,看看别拉下什么东西,蛋糕没吃完,谁带走?”
  立刻就有人说:“让丁姐带走。”
  丁一说:“我不要,谁岁数小给谁,小孩喜欢吃甜食。”
  一个小伙子说道:“谢谢丁姐,我岁数小。”
  丁一说:“没你的事,给小李。”
  那个说自己岁数小的小孩子伸了一下舌头。
  显然,他们那一桌也散了。
  老顾付了钱,就走了出来。
  彭长宜早就坐进车里等着,老顾坐进来后,就开始用钥匙打火掉头,他刚掉好头,就见几个人簇拥着岳素芬走了出来。
  彭长宜说:“等等,让他们先走。”
  老顾就踩下刹车,静静地等着他们。
  灯光下,岳素芬回头看着饭店门口,半天,才见丁一走了出来。
  丁一没有立刻跟岳素芬他们说话,而是站在门口四下张望,她肯定是发现了老顾的签字,才判断老顾就在附件。
  岳素芬拉着丁一的手说:“小丁,谢谢你给我过生日,今天真是太开心了,要不是你提醒,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丁一仍然有些心不在焉,她又四处看了一下说道:“你呀,别谢我了,要谢就谢一位顾先生,我刚才去结账,已经有一位顾先生给你结了。”
  “哦?顾先生?我不认识什么顾先生啊?哪里的顾先生?”岳素芬不解地问道。
  立刻,就有一位女孩子凑上来,打趣着说道:“天哪,怎么出来一位先生来结账了?是不是暗恋您的知己啊?看来岳姨有情况了,你们说是不是?”
  有人说道:“那不一定,说不定是岳台长的忠实听众,其次才是……才是暗恋对象?”

  另一个女孩子说道:“如果是暗恋岳台长的人,这么大功夫,又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会,怎么也得手捧一束鲜花,款款走来,然后送上拥抱和亲吻,那该是多么的神秘和浪漫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