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灭绝人性的恐怖实验告诉我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鬼怪,而是病毒》
第21节

作者: 飘浮的瑕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6 09:07:58
  第十八章 拜见白衣降头师
  出租车行驶了约一个多钟头,路上越来越荒凉,慢慢的除了荒草树木农村泥路就没什么街景可欣赏了。
  胖头鱼本来体形小,现在变成了大胖子,加上我和强盗,等于是三个大块头挤汽车后排,实在是拥挤的难受。我忍不住抱怨:“你们泰国降头师也和国内假大师一样,喜欢装逼么?胖头鱼都病成这样了,就不能主动上门帮忙看看,又不是付不起钱,非要我们这么远去找他?”

  大麻子正色道:“不,今天是考攀萨。”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用歌曲来讽刺他对我说泰语这一行为,明知我听不懂,还装什么逼?
  就像我小时候在农村,一些人出门上海打工,回来就不说家乡话了,喜欢洋腔怪调故意说普通话显示优越感,我最反感这样的装逼。
  “对不起,不是装逼,是真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今天是泰国的守夏节,所有僧侣从今日开始绝对不出门的。”

  大麻子跟我解释,守夏节在每年泰历的八月十六日举行,古代僧侣认为八月十六到十一月十五这三个月内外出易伤草木、庄稼、虫蚁,所以应禁足安居,在寺内坐禅修学,接受供养。更有甚者,一些虔诚的老百姓,会在守夏节短暂出家三个月。
  我肃然起敬,表示歉意。对任何有信仰的人保持足够的尊敬,是我的习惯。
  大约行驶了两个多钟头吧,我都差点睡着了,一个急刹车把我从迷糊中弄清醒,他妈的,总算是到了。
  日期:2017-07-26 09:35:16
  下车后,我活动了下酸痛的筋骨,再回车抱起胖头鱼,入目处是一座外观陈旧但干干净净毫无破损的寺庙。庙四周青山绿水,树木葱郁。

  在泰国,寺庙就跟东莞的大保健一样多,繁华都市里有,深山老林也有,我根本不奇怪。
  庙里香客不多,僧人倒不少,大麻子不停的行着合十礼,双手基本就没分开过,也没放下过。
  泰国人的合十礼也很势利,地位低的人往往先给地位高的人致礼,而地位高的人未必会还礼,一般是点头或微笑。
  普通合十礼是双手合在一起,放在胸口就行了。
  大麻子行的还不是普通的合十礼,是最尊敬的双手举至额头的合十礼。而僧人在泰国地位卓越,基本没有回礼的,最多点头微笑。他们似乎习惯了人们的这种尊敬,有点国内村长村霸那样耻高气扬的气场。

  我扛着胖头鱼,没法行礼,只得跟在大麻子身后唯唯诺诺的冲和尚们微笑。
  大麻子见佛像就三拜九叩,屁股撅的还特别高,跟某种性姿势似的。我和强盗对视一眼,心里都很着急,这么多佛像你得拜到什么时候,胖头鱼和强盗还生死未卜呢。
  日期:2017-07-26 09:59:05
  拜完佛像,大麻子叽哩咕噜的找一个过路僧人问些什么,最后我们被一个僧人引领着,到了一间干净的客房。
  进寺庙客房的规距还挺多,不能踩踏门槛,且要脱鞋,扛着个大胖子弯腰脱鞋实在是个技术活,好在我有多年健身的底子。
  我们坐在屋内等待,一个僧人端了几杯茶水过来,想起泰国的降头文化,我没敢喝。
  我将胖头鱼摆放在一张大椅子上。我和强盗原本很急躁,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停在窗口眺望,但慢慢的,心竟然平静下来了。
  因为这庙里有种说不出的宁静感,所有的和尚表情都很平和,动作也是从容不迫的慢慢吞吞,一脸与世无争的模样,和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完全是两个极端。我们似乎也被这种安静详和的气质感染了,戾气都消失不见了。
  坐了一会,一个穿着淡黄色僧袍的老和尚缓步进来,他身材瘦削,慈目善目,面色红润,眉毛很长,长的像中国神话里的长眉罗汉似的,看起来约莫七十多岁。

  日期:2017-07-26 10:30:55
  这老和尚岳峙渊渟,一举一动间气场强大,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且淡定慈祥不动声色的表情很有点阅尽沧桑深藏不露世外高人的意思。
  这气质明显跟国内那些街头十块钱算一卦的假大师不一样,顿时,我对这位老僧就有了种信任感,我感觉他们二人应该有的救了。
  我们三个连忙站起来施礼,老和尚颌首示意。
  大麻子用泰语指着我们大概是做了个介绍,老和尚看起来苍老,走路慢吞吞,我以为他做事也会慢。没曾想到他行事风风火火,他什么客套也没有立马就走到昏睡的胖头鱼那儿,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扒开眼皮看了看。
  我翘首以待,期待大师妙手回春,解了胖头鱼的苦难。
  没曾想到原本稳如磐石镇定自若的老和尚却突然惊叫一声,连退几步,表情就像是在胖头鱼眼睛里看到了千百个裸女一般。
  那声惊叫声若洪钟,中气十足,真不像是从一个干瘦的老头身上发出,听声音绝对让人以为是一个彪形大汉的声音。
  我心下说坏了,看来不妙,果然如大麻子所猜测,这是种厉害至极的降头。
  日期:2017-07-26 11:00:47
  强盗见和尚没有看他的意思,连忙把眼皮扒开硬生生的凑到老和尚面前让老和尚看。老和尚瞟了强盗一眼,不以为然,哼都懒的哼一声,只顾全身心的注视着胖头鱼,脸上表情极为复杂。
  老和尚对强盗的态度就好比是一位专治疑难杂症的盖世神医诊断你的病原来只是感冒那样轻蔑。
  从老和尚对强盗的表情我判断出这其实是件好事,说明强盗的降头不足为奇,肯定没胖头鱼中的降头那么可怕。但强盗偏偏满脸的不高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啥事喜欢凑热闹,喜欢和人比个高低,哪怕就是中降头,似乎也要中个比别人厉害的降头才开心。
  老和尚厉声叽里咕噜的问着大麻子,大麻子赶紧回应,二人在那表情丰富的聊了十多分钟,有时语气激烈到像在争吵。
  而我和强盗一句听不懂,又不能不礼貌的打断高僧的谈话,在那呆坐着,心急如焚。

  日期:2017-07-26 14:05:41
  半个小时左右,老和尚有点恼怒的样子转身离去,大麻子这才开口对我们说话,叹道:“龙婆查大师…”
  强盗打断:“啥?这老家伙竟然叫龙婆?”
  “泰语发音就这样,我用中文音译,就叫龙婆查,在泰国对僧人的尊称前面一般都是加龙婆二字。”
  为了叙述方便,我直接转述强盗和龙婆查大师的对话。
  龙婆查看完胖头鱼眼睛后大惊失色的问大麻子:“这个人是不是做了什么杀人全家伤天害理的事情?”
  大麻子答:“没有!”
  “不要骗我,这人肯定是犯了弥天大罪!”
  “真的没有,我这朋友胆小如鼠,杀鸡都不敢,生平就好个女色,要说他做过的最大坏事无非就是大保健。”
  龙婆查大师摇头叹道:“不可能,我不相信你说的!有一个法术极高深的降头师,对他下了至少三十种以上的降头!日降,月降,年降!落药降,落飞降,灵降,都有!至少有二十种降头可以在一周之内要他的命!不是血海深仇,谁会这样做?”

  日期:2017-07-26 14:31:48
  降头不会乱下这种浅显的道理不用龙婆查大师强调,大麻子自然也知道,他道:“我真的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位阿赞会对他下这么多降头,这才来请教您。”
  阿赞在泰语中的意思相当于中文的老师或大师。
  龙婆查大师指着胖头鱼厉声道:“这么污秽罪恶的人你不该把他抬到庙里来!”
  大麻子不怪龙婆查大师直言断定胖头鱼是罪大恶极之人,因为以任何人的正常逻辑来说,不是做了什么大坏事,谁会对你下那么多降头?更何况下降者还是一个白衣降头师?
  那么,难道是从不下毒降害人的白衣降头师也看不过眼了,为民除害,才对胖头鱼下了毒降头?
  胖头鱼哪里是那么坏的人?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于是这下大麻子也不敢那么肯定胖头鱼没做坏事了,转头看了好几眼昏睡的胖头鱼,心说这一时半会也弄不醒他,这可怎么办。
  本来胖头鱼睡姿憨态可掬嘴角挂着口水,现在在大麻子眼里却是邪恶至极。
  大麻子尽管此时有点厌恶胖头鱼,但碍于朋友情面也只有涎着脸冲龙婆查大师求情,不停的行合十礼,说好话。
  日期:2017-07-26 14:51:31
  龙婆查大师强压怒火又道:“最奇怪的是,照一般人早就死了,他怎么还没死,有人给他解降了?”
  “不,没人解降。我们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你!”大麻子答。

  龙婆查大师不停的感叹奇怪胖头鱼怎么还活着呢,就这句话就反复咕哝了七八遍。最后,龙婆查大师又问了大麻子胖头鱼一行的经历,大麻子也知道胖头鱼那一晚的遭遇,便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改的复述给大师听。
  大师听了更加生气了,铁青着脸大怒:“白衣降头师怎么可能会对他下三十几种恶毒的降!这厮干了坏事竟然还说谎败坏白衣降头师名誉!”
  大麻子连忙道:“说不定是那位阿赞见此人罪大恶极,出手替天行道呢?”
  “绝不可能,我佛慈悲为怀,遇见坏人是感化,绝不是下毒降头。”

  这点倒跟我国的佛教徒一样,绝不杀生,哪怕是坏人也不杀,因为佛教徒认为因果循环,自有报应。
  龙婆查大师也是白衣降头师,大怒是可以理解的,大麻子连忙再次道歉,表示自己真的是实话实说,要么自己就是被这个该死的胖头鱼骗了。
  这时,大麻子已经完全不相信胖头鱼了,在泰国,僧人就是有着这么至高无上的权威。一个陌生僧人的质疑,可以让大麻子对认识十多年的胖头鱼都不信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