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回到屋里,彭长宜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在酣睡,只是这次他的嘴微微张开了,鼾声便从里面逸出。
  舒晴笑了,第一次发现彭长宜打鼾,她静静地注视着他,忽然就恶作剧般地掏出手机,给他在不同的角度拍了好几张照片,尤其是他微微张着嘴的样子,被她拍成了特写。
  对着彭长宜自娱自乐了一会后,她就坐在旁边的小矮凳上,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感觉他真的是太累了,从党校头毕业时到现在,他的心里一刻都没轻松过,奔波在党校、亢州、锦安三地之间,昼夜开会、找不同的开发商座谈,他在电话里就跟她说过,几乎没怎么回海后的住处,大部分时间工作到半夜,最后累的实在不想下楼了,就睡在办公室的宿舍里。
  如果他晚上不太忙的情况下,他必定会给自己打电话,跟她聊一天来发生的事情,她喜欢听他跟她说工作上的事,特别喜欢听他如何如何摆平一个又一个困难,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每当这个时候,她都由衷地为他骄傲和自豪。
  她记得在得知彭长宜升任阆诸常务副市长的时候,父亲就曾感慨地说道:“像彭长宜这样的基层干部,最好还是留在基层,他熟知基层的一切,把彭长宜调上来,是基层工作的重大损失。”
  当时母亲很不满意父亲的观点,母亲反驳父亲说:“你这个观点和我们党的组织工作的原则背道而驰。我们党选拔干部的标准就发现基层那些优秀的干部,把他们选拔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上,为更多的人民造福,你把彭长宜局限在亢州,局限在锦安,是不是太短视了?这不是基层工作的重大损失,也不是基层丨党丨委的悲哀。”
  舒晴平时很喜欢听父母抬杠,他们抬杠不像一般人那样,各自都有着充分的论据来反驳对方的论点,而且互不让步,语言机智幽默,往往充满了思想的火花,。
  不过在彭长宜这个问题上,父亲退让了,他放弃了自己的论点,理由是,丈母娘疼姑爷,家庭成员中,谁敢挑战姑爷,首先要经过丈母娘这关,所以他认输了。
  其实,父母亲的观点都有道理,这也是组织工作中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一个优秀的干部,必定是步步高升,他不可能专注一个区域,而往往是这样的干部,当地干部和百姓是最不愿意这个干部离开的,经常听到百姓这样的说法:刚把这个地方搞好了,眼看还能再上一个台阶,啪,一个调令走了,上边就不能让我们舒坦。
  而对于那些鱼肉百姓的干部,老百姓恨不得他立刻调走,有的干部调走或者倒霉了,当地百姓自发地燃放鞭炮,以示庆贺。
  这个男人,在自己的心目中越来越高大的,只是随着他政治上的进步,他明显累多了。以后,他们有了孩子,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走爸爸这条路,她要让孩子搞学术研究,学术研究比较单纯,尽管也要跟人打交道,但相对从政要单纯得多了。

  孩子……想到这里,舒晴的心莫名其妙地跳了一下,想到彭长宜刚才对自己的“非礼”和那种奇异的感觉,她的脸突然就滚烫起来,无疑,脸上也不满了红云。
  恰在这时,彭长宜的呼吸屏住了,舒晴的心更快地跳了一下,她以为彭长宜跟她有了心电感应。
  只见彭长宜的裤兜里传来手机的颤动声。
  彭长宜下意识地去掏手机,但却找不到裤兜。舒晴赶忙给他撩开盖在身上的被单,彭长宜的手才顺利伸进了裤兜,掏出了手机。
  彭长宜睁开了眼睛,拿起看了一眼,是一条信息,是他的秘书梁航给他发来的信息,内容是接到鲍市长电话,让他去江书记办公室。
  鲍志刚亲自打电话,可能是有要紧的事,彭长宜看了后,扭过头看着旁边的舒晴,说道:“几点了?”
  舒晴说:“快四点了。”
  “都这时候了!”彭长宜“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也可能是起来的太猛,他的头有些晕,就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背上,镇静了一会后,这才掏出手机,给鲍志刚拨了电话。
  鲍志刚接通电话后说道:“长宜,是不是还没回来?”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说道:“是的,我在省城有点事,耽搁了,我马上就往回赶。”
  鲍志刚笑了,说:“没事,不用急,我找你是想把咱们起草的方案让江书记看看,结果刚才江书记就批评我了,说我不关心你,说你去省城开会肯定这会回不来,平时没时间见恋人,还不借开会之机跟恋人见上一面,怪老兄我不了解情况,你忙,不用急着回来,明天再说。”
  彭长宜说:“呵呵,这倒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我顺便见了一个朋友,如果急的话,晚上咱们再约书记?。”
  鲍志刚说:“不忙不忙,明天再说吧。”
  “好的,我回去后跟您联系。”
  彭长宜挂了电话,他看着舒晴,两眼愣愣怔怔的。
  舒晴见他两眼涨得通红,就心疼地说道:“又有几夜没睡完整觉了?”

  彭长宜笑了,伸手抚了一下她的脸蛋,说:“从来就没睡过完整觉。”他说着,就往洗漱间走去。
  舒晴紧跟在他的后面,彭长宜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她,坏坏地说道:“你跟着我干嘛?”
  舒晴脸一红,因为省政府宿舍楼都是小面积的,洗漱间和卫生间是在一起的,她这才意识到彭长宜的意思,赶紧扭头退了回来,说道:“左边是热水,右边是凉水,你冲个凉吧,上边柜里有毛巾和浴巾,都是干净的。”
  彭长宜说:“不冲了,洗把脸得赶紧回去,最近事太多了,我们三人几乎天天晚上加班到深夜。”
  舒晴听他这么说就沉默不语了,她默默地走到窗台前,看着自己养的一盆龙王球出神。
  彭长宜在里面洗完脸出来后,看见舒晴站在窗前,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就走了过去,揽过她的肩,看了一眼窗台上的植物,说道:“这个是不是仙人球?”
  舒晴没有抬头,用手摘去上面干枯的花朵,说道:“不是,是龙王球,跟仙人球是两个不同的品种。”

  彭长宜说道:“这个也开花?”
  “是的,它的花开的时间很短,太阳出来后开花,太阳落山后就闭合了,我常常错过它最美丽的时候,晚上回来后,它就枯萎了,直至凋谢。”
  彭长宜感觉舒晴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故意说道:“那就别养了,回头我给你买一盆开花的花,比如蝴蝶兰什么的。”
  舒晴说:“我不会养花,总出差,只有这个好养,旱十天八天的也没事,而且防辐射,吸甲醛。”

  彭长宜说:“你这屋子有什么甲醛?柜子都是铁皮柜子,要说防辐射还差不多。”他拍了一下她的肩,说道:“那个,我要走了……”
  舒晴没有抬头,还在鼓捣那上面的干花。
  彭长宜见舒晴没说话,知道她舍不得自己走,就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啊。”舒晴低着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