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个新小区,邻居因为老婆怀孕,不让我开WiFi》
第9节

作者: 天赐三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0 11:42:30
  总算有台阶了,我赶紧收手,我跟老王很轻易的就被拉开了,拉开以后,两个男的连推带搡的把老王弄回了他自己家,另外一个中年男子掏出根烟递给我,我摆摆手说:“谢谢,我不抽烟。”中年男子没多说什么,直接把烟放到自己了嘴里,点着后问我:“我是物业的,你们这咋回事?”
  我看了一眼他胸前别着的胸牌,上面写着他的职位,真是物业的。
  物业费当时和房租一起交给了中介大姐,由她代我上缴,所以这之前我并没跟物业打过交道。
  一瞬间我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忙跟这位物业大哥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物业大哥静静地听完后却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比震惊的话:“哦,知道了,你刚来不了解情况,你别跟老王计较,他老婆死了好多年了,当时受了点刺激,脑子有点不正常”
  日期:2017-07-10 15:17:04
  这世上有善人就有恶人,有庸人就有强人,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我多少都接触过,所有的人中,只有一种人是让我有些心怀恐惧的,那就是精神病人。
  对这种人的恐惧源于两点,一是他们做事没有逻辑可循,随时有可能做出任何事;二是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定的那条法律,精神病人不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享有最高法律豁免权,放在古代这就是丹书铁券免死金牌御赐黄马褂尚方宝剑一样的存在啊,谁要是被精神病人一不留神弄死了,那跟被雷劈死一样,按倒霉处理。
  所以我此刻彻底傻眼了,我跟这位物业大哥确认到:“物业大哥,您是说,老王…他是个精神病人?”物业大哥笑笑说:“是啊,好几年了,你别介意啊。”我说:“大哥,这不是介意不介意的事儿…”物业像是知道我想说什么,他打断我说:“你放心,老王这情况啊,用咱们老百姓的话说,他就是‘文疯子’,不是‘武疯子’,你也看到了,你打他他都不还手,他不会主动伤人的,你在这儿放心住着就行。”

  日期:2017-07-10 18:20:09
  我接过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古宝贞,一个有点怪怪的名字,是这家物业公司在这个小区的总经理,应该是物业在这里最大的领导了吧?
  我抬头看着这位物业大叔询问到:“古经理?”物业大叔笑了笑点了点头。忽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古经理是物业的,那如果猪八戒来过,他会不会见过猪八戒?

  我刚想问他,那两个负责送老王回家的中年人从老王家出来了,后出来的那个人还很细心的关上了老王家的防盗门。
  这两人一出来其中一个就冲古经理说:“古总,都弄好了。”另一个接着说:“他家有现成的安眠药,人已经睡下了。”
  听到这两人的话,古经理点点头冲我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再有什么事,上物业找我,或者打这上面的电话都行,我要不在就找我同事,都一样。”
  日期:2017-07-10 20:49:11

  说完三个人就转身按下了电梯按钮,“叮咚”一声,不等我有所反应,电梯门就开了,三个人走进电梯后,古经理冲我微笑着告别说:“小赵再见。”我条件反射的也挥挥手说:“古经理再见。”
  电梯门缓缓关上,我低头看了下手机,都十点半了,真的是不早了。扭头刚想往回走,忽然一个激灵,古经理怎么知道我姓赵?我刚才自我介绍过吗?
  不对,还有不对劲的地方,怎么那个电梯自从他们三个人上来后,就一直停在13楼,虽然现在时间不早了,但是在这种季节,在滨海城这种夜生活还算繁华的城市,这个时间不算太晚吧?刚刚这段时间,整栋楼就没有一个人外出或者晚归?没有一个人用过电梯?还是说…整栋楼只有我这层有人居住?
  还有,这古经理怎么来的这么巧?
  日期:2017-07-11 09:19:10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将近零点,还是毫无睡意,不知道是因为平时工作太忙,忽然闲下来有所不适应,还是刚才的事让我思绪有些纷乱,我再次拿起了一旁床头柜上那张古经理的名片。
  这个时间这位古经理他们肯定是已经下班了,但是他们在接到电话后这么快就能赶来,看来他们也住这小区啊。那社区派出所那些丨警丨察呢?也是这小区的内部人吧?这么说的话,要是猪八戒那晚其实找对了对方,真的找到了我现在的住处,那我报警后是不是本小区的丨警丨察负责出警呢?
  不知道,有点乱,先睡觉吧,不管有啥事明天再说,我关掉闹钟准备明天睡到自然醒。
  第二天一早,我依旧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昨晚只想着关闹钟,忘了给手机静音。
  我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说了声:“喂?”电话那边立刻传来超哥的声音:“千哥!猪八戒好像真失踪了!全家!”
  日期:2017-07-11 10:41:43
  我还没完全睡醒,一时没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看我没反应,超哥有点着急的催促到:“哎?!你死了?在没在听电话?”我缓了缓说:“你…啥意思?”超哥说:“从哪个角度来讲,猪八戒全家失联都已经超过24小时了,他闺女学校那边急了,报了警,刚刚他们老师又打了猪八戒办公室的电话,碰巧我接的,老师跟丨警丨察一会儿就来单位。”
  我这会儿差不多完全清醒了,但是清醒后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件事,却不是跟超哥说的猪八戒有关的事,而是我现在正在面对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的邻近是个独居的精神病。
  而现在,在我心底最恐惧的,这个精神病老王都只能排第二,排第一的,是我刚想起来的,之前我听见老王和媳妇吵架的那晚,那晚真的有个女人的声音,那是谁?他媳妇不是已经死了吗?

  日期:2017-07-11 12:33:22
  想着这些事,我有点烦躁的冲超哥说:“兴许是全家出车祸死了,平时作孽太多报应了呗。”超哥说:“呸,你嘴咋这么损?正经的,你要不要来跟丨警丨察交流交流?”我问:“我跟丨警丨察交流什么?”超哥叹了口气说:“唉,你忘了?目前来看,你是猪八戒临全家消失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
  真特么都乱到一块了,我有点怀疑的说:“不能吧?这…我这都跟他没什么交集了,那晚我也没见到他啊,而且…对了,大爷的,你小子别犯坏,那晚我没见过他, 那晚在一起的是咱俩。”
  日期:2017-07-11 14:25:00

  超哥哈哈一笑却忽然问道:“唉,千哥,遇到啥事了?我能帮上什么忙?”我一愣,旋即答道:“没有啊,啥事也没有啊,咋了?”超哥不屑的‘切’了一声说:“你可拉倒吧,你要是没遇见什么事,听说猪八戒全家失联,你特么早跳着脚跑来看热闹了,我还不知道你?”
  我想了想,有点尴尬的说:“不愧是超哥啊,还真有点事,有点复杂…”超哥直接打断我说:“除了借钱,其他都好说。”我看着屋顶翻了个白眼说:“德行,哎,正好,那我跟你说说咋回事吧,你也帮我想想。”
  日期:2017-07-11 20:15:02
  我讲完了昨天晚上的事,停了片刻,超哥问到:“讲完了?”我说:“啊,你不觉得奇怪吗?”超哥说:“是啊,好奇怪,怎么精神病人还能好好的在家住着没人管?怎么不送精神病院?”我有些无奈的说:“靠,这是重点吗?你不觉得更奇怪的是物业知道我的姓,还有老王房间的女人声音吗?”
  超哥用他的思维方式解释道:“嗨,那咋了?我估计是你自己主动跟人家说的,你自己忘了而已,再说那个女声,说不定是老王家的电视机发出的啊。”我说:“老王跟电视机吵架?”超哥说:“那有啥?我还见过给新闻联播对词儿的呢,既然是神经病,也许他把电视里的某个女人当成自己老婆了也说不定啊。”
  我想了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一时有些无语,超哥接着说到:“哎,不过邻居是个精神病,这确实是个麻烦事儿,你说房东能把房租退给你不?”我说:“肯定不能,我都没见过房东,钱都是中介代收的。”超哥说:“那你先住着看看吧,正所谓精神病人欢乐多,说不定老王哪天一犯病直接把自己存折送给你呢。”我说:“你可拉倒吧,人家是精神病,又不是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