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46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疼吧?知道我有多疼么?老子特么到底养了只什么白眼狼?”他声音荫测测的。
  我抬起头看他,根本说不出话来,我感觉现在喘气的困难。
  “哭什么?我都还没哭呢,你哭什么?”他说着,捏着皮带的手再度扬起。
  我下意识的身子往下趴,双手抱住头,又是一下,背脊上,我才痛得叫出声,紧接着又是一下。
  “还要跟老子分家产,你翅膀也够硬的啊!你真特么当你是谁啊?!”他咆哮着,皮带一下一下的我那个我身上落。
  从我的背脊打到我的腿,喊着要把我的腿抽断,看我的还跑不跑。
  我开始还能叫出声,后来都叫不出声了,只顾喘息。
  忽的,我没再感觉又皮带落下,然后刘远明低咒了声,我无力的掀起闭着的眼,就见刘远明转身朝房门口走。
  他才走到门口,又是几声啪啪啪的敲门声,然后是我姐妹夫妹夫的叫。
  到了这会,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刘远明停手了……
  走到门口的刘远明没开门,只是问是什么事,我姐沉默了会说:“你和阿依怎么了?”
  “外面没人了么?”刘远明不答反问,声音冷冷的。
  我姐顿了顿才又说:“有人,我听到阿依哭,你们吵架了?”
  刘远明还没吭声,我姐的声又响起,说什么是不是我哪里惹他不高兴了,还说年纪小不懂事,让他别放在心上。
  我眼泪哗哗哗的往外涌,身体的疼痛都不及心里的,那样的绝望……绝望的想死,想和刘远明同归于尽!

  刘远明的侧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的轻蔑,唇边的笑更轻蔑,转头就对着门外我姐和我姐夫说:“没事没事,我计较什么呢,我那么喜欢她。”
  “……”我颤抖着攥起双手,努力撑起身体朝梳妆台挪。
  “你们去忙你们的。”刘远明撵人。
  顿了两秒,我姐说:“那我们去忙拉,你们有什么记得好好说啊。”
  “知道了。”刘远明不耐烦。
  “那、那我去了……”
  我拿起那把小小的眉剪捏在手里,那是今天才用过的……也是我第一次用……因为我今天要去寺庙,要去见亚桑……
  以后也可能见不到了吧,我伤了他的话,他肯定会要我死的。
  不过我这样活着,又比死了好多少呢?
  牵挂什么的,好像也没有了,就是有些遗憾,如果我没嫁人之前,能遇上亚桑该多好。

  不管有没有结果,但是这几天我真的很开心……有那么个人会静静的听我抱怨,愿意让我踩着他的肩,不会让我摔跤,还帮我抓鱼……关心我,担心我,不问原因不需要理由的帮我……被我欺负被我骂也不吭声,只是笑笑……
  身后有荫影罩下,跪在梳妆台前的我缓缓转过身,仰起头,入眼是刘远明低着头看我的脸。
  恶心又狰狞!
  “还能动啊,瞧我这是下手轻了。”

  我紧着牙根看他,他看着我顿了两秒啐了我一口,“妈|的贱货!还敢瞪老子!”
  他抬脚,一脚就狠狠踩在我小腿上,那疼痛让我内心的恨意愤怒彻底爆发。
  我尖叫着,捏着眉剪就朝他那只踩在我小腿上的脚胡乱的扎下去!
  “啊!啊——”刘远明如同被马蜂蛰到似的尖叫了声就跳了开,然后颠簸着往后退,手里的皮带都掉在了地上,“你拿的什么?!臭**你拿的什么?!”

  我喘息着,紧紧握着手里那把小小的眉剪戒备的看着他,手抖得厉害。
  虽然刚才很混乱,但是我知道,我最少扎到了他三下。
  他视线定在我手里的眉剪上,随即的双眼闪过不敢置信,弓着腰的他立马就蹲了下来,撸起裤管。
  扎得很深吧,他小腿的位置我看到了有血流出来,而且有些涌。
  “草|泥马的臭|**!”他猛掀起眼看我,那不敢置信满是正经的眼变得更红更恐怖,“老子今天不抽死你老子就不姓刘!”
  他咆哮着,往前弓腰就要去捡皮带。我眸子微缩,本能的就朝他扑了过去。
  眉剪剌进他手臂,这一次我清楚的感觉到手里的锐气穿透皮肉又被骨头阻碍住是什么感觉……凉飕飕的……
  他痛呼出声,猛的缩回手人就想往后退,却因为半蹲弓腰的姿势退得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看到有鲜红的血从他小手臂流出,眼睛也红了,再度半躺在地上的他扑了过去。
  害怕他会打死我的恐惧和愤怒以及恨意,让我脑袋一片空白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么他死,要么就是我死!
  他是没有防备,被我扑倒,我举起手里的眉剪,就想朝他胸口扎下去。
  然而,就在我手都举起了就要落下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犹豫,那手是本能的停下,我扎不下去!
  也就那么两秒的犹豫,我握着眉剪的手就被回过神来的刘远明扣住,紧接着他另一手就掐住我的脖子。
  “呃——”我痛苦的闷哼出声。
  他力气比刚才还大,我感觉喉管都要被掐断,一手拼命用力的拽,但是拽不开!

  “贱人!老子掐死你个贱人臭**!”他脸胀红,额头青筋鼓出,牙根咬得死紧,通红向外突向外突的眼血丝浮动。
  我手拽不开他的,就朝他脸乱抓,他立马闭上眼,我就去抠他的眼睛。
  “啊——”他又痛得大叫出声,掐着我脖子和扣住我手腕的手也松了开捂住眼睛,我捏着眉剪狠狠就朝他肩膀扎了下去。
  又是一声惨叫,他猛的扑腾了下,我被翻倒,后背砸在地上,伤口贴上满身汗渍的衣服,那火辣辣的痛却只是一瞬。

  我撑着身体刚爬坐起来,头发就被拽住,刘远明拽着我的头发朝着我身后的梳妆台就砸。
  一声闷闷的响穿过脑际,我眼前黑了一瞬,头晕目眩的感觉才上来,紧接着又是一下。
  我整个人都晕了,力气都消失,他松开我的头发,转而一手扣住我的手腕一手去扳我的手指,想将眉剪夺走。
  那可是我的护身符,怎么可能让他抢去!
  可是他的力气好大,即便我如何用力攥紧了手,手指还是被他一根根撇开。
  我急了,胡乱的挣扎抓咬,随即什么东西从梳妆台掉落,砸中我的肩膀然后掉落在我腿边,是那个水晶烟灰缸!
  我想也没想,抓起烟灰缸就朝他脑袋砸了过去!

  又是一声闷闷的响,烟灰缸砸中他的脑侧,他身子一僵,眼睛瞪得大大的顿了一秒后斜斜就往后倒下。
  房间瞬的安静了下来,除了我的喘息声,什么都没有……
  死、死了?我是不是杀人了?
  傻傻坐在地上的我半响身子后,重重的靠上我伸手的梳妆台,脑袋空白了半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