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个新小区,邻居因为老婆怀孕,不让我开WiFi》
第1节

作者: 天赐三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3 14:37:55
  晴朗的上午,我倚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资料,忽然弹出一条微信语音信息,赶忙点开,耳机里立刻响起超哥的声音:“千哥,我到云南了,刚下飞机,你那边怎么样?”我回复到:“我正在查那些资料,还那样,我还困在这儿出不去,你在那边一定注意安全。”
  不多时超哥再次发来语音:“知道了,你也是,这边的事一弄完我就赶回去,这事儿结束后要是咱俩都还活着,你欠我一顿饭啊。”我回复到:“这事儿结束以后,只要我还活着,我欠你一条命。”
  超哥没再回复我,过了几分钟,给我发来了个傻笑的表情。

  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我放下手机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阳光明媚,公平的洒在每一个想被晒到的人身上,不要钱,也不分是本地户口还是外地户口。
  看着这情形,我忽然想出去走走,回身拿起手机清空浏览记录出门,坐电梯下楼。
  十三…十二…十一…三…一
  电梯外面的走廊很阴凉,穿过走廊,打开防盗门,外面的情形和我第一天搬到这个小区时基本一模一样。
  抱着骨灰盒绕着草坪转圈的那个男人还在例行公转,周围那帮坐着晒太阳的老人家全都没看见他一样,沉默如雕塑般的坐在各自的马扎上,只是在我出来时,有一两个老人用死气沉沉的浑浊瞳孔稍微看了我一眼,但马上便转移视线继续沉默的晒着太阳。

  打闹的小孩,闲聊天的大妈,修剪草坪的保洁,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正常的就好像这回要讲的不是个恐怖故事一样。
  我一路溜达到小区正门,负责看门的物业大爷从门岗里走了出来,冷冷地看着我,一语不发。
  我有些无奈的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说:“大爷,我不走。”物业大爷答道:“你也得能走得掉。”我说:“是啊,我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我认栽。”
  物业大爷没说话,只是很清脆的“哼”了一声,便自顾自的返回了岗亭。

  我转身往回走,顺便掏出手机来试着打电话,打家里电话,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1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2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30,提示拨的号码不完整。
  算了,不报警了,上次他们那么轻易就让丨警丨察相信我有病还把我关了起来,想想那一个月,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度过的一样。
  也对,跟丨警丨察说那些事,他们能信才有鬼呢。
  还好你们没断我WiFi停我水电,有这三样再加上空气,老子就能活下去,想到这儿,我也清脆的“哼”了一声。
  没走几步,抱着骨灰盒那人正好经过我面前,我很恶趣味的跟他打招呼说:“章哥,又遛骨灰呢,盒儿这几天见胖啊。”那人跟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有些无趣的继续往回走,边走边回忆着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去年这时候我没搬到这鬼地方,那我现在肯定不是这副鬼样子,唉,当时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走进电梯,按下十三层的按钮,脑子里思绪万千,要是超哥能成功,我能躲过这一劫,我一定要把住进这小区以后的事全都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知道。

  那,该从哪儿说起呢?唉,当然是从住进这小区的第一天啊…
  日期:2017-06-23 15:08:57
  那天的阳光也很明媚,头一天和老板闹翻后,当天我就被赶出了员工宿舍,晚上和在单位认识的超哥在路边摊一直喝到断片。第二天头昏脑胀的独自从快捷酒店出来就开始到处跑,给自己找落脚点。
  多半天时间,终于被一位中介带到了这个后来几度差点要了我命的小区。
  “要不是这里的房子这么新,就这价钱,我还真会以为是因为有什么‘脏东西’呢。”,站在新房里打量着四周,我开着玩笑说到。
  日期:2017-06-23 15:46:04
  身旁胖胖的中介大姐笑点很低,听到我的话她一阵爽朗的大笑,笑声过后才说到:“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咋还信那些?世界上哪有鬼?何况这是新房。你大姐我就不信这些,怎么样,没意见的话咱们签了吧?”

  我逗大姐说:“您不信鬼神,那刚才进门时您干嘛还要对着空房子敲三下门?”大姐这次笑得不是很爽朗,笑了没几声略有尴尬的说到:“习惯了,哈哈。”
  日期:2017-06-23 17:14:55
  这小区都是新房,相当新的那种,按中介说的,这里是一片旧城区改造,改造后据说牵扯到和开发商有关的一些事,所以所有的房子都没有房产证。而改造后的回迁户们,每人手里都拥有了两套以上的房子,全在这一个小区里。没有房产证,就没法变卖手里的房子,拆迁户们手里又不缺钱,所以就很随意的低价出租。
  我当时信了。
  日期:2017-06-23 17:29:12
  中介大姐一气呵成的帮我办好了所有的租赁手续,交完钱后我问大姐:“大姐,房东是个啥样的人?他怎么完全不露面?”收过钱后中介大姐的笑点便好像提高了,她语气平淡的说:“哦,一般人,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所以全权委托我来办,那,房子的钥匙,祝你在新家生活愉快。”
  日期:2017-06-23 19:22:43
  我拿着钥匙并没急于回新房,而是坐车回原公司集体宿舍去拿我的行李。

  回到宿舍时,超哥已经在等我了,我看着这公司给租的不到八十平米的老旧阁楼,回忆着和另外七八个同事天天挤在这里的日子。因为这个宿舍的存在,那个小老板竟然每天晨会还要强调一遍自己对我们多么好,我了个去,拜拜吧您呐。
  日期:2017-06-24 06:42:23
  “猪八戒怎么样了?你来帮我搬东西他知道不?”我问超哥。‘猪八戒’是我们私下给老板起的外号,其实也不算外号,他真姓朱,他真长的很八戒,他真名还不如猪八戒。
  超哥无所谓的说:“猪八戒回家养伤去了,估计三五天都不会回单位,同事们让我过来给你搭把手,他们帮我打掩护。”
  超哥这人偶尔很二,偶尔很精明,但是却是我步入社会以后唯一一个在工作中交的真心朋友,我喜欢他跟我特别像的那股子愤世嫉俗。
  日期:2017-06-24 07:39:54
  “昨儿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绊倒猪八戒,我想揍他那个块头的还真有点难度,哎,你啥时候辞职?”虽然昨晚和超哥喝酒时我就谢过他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再说一遍。

  超哥懒懒的说:“再说吧,你走了,我辞职削他的时候就没人替我绊他了。”
  我有些伤感,毕竟是场小别离。
  想了想我笑着说:“算那帮犊子够仗义,还知道给你打掩护。”超哥说:“不白仗义,晚上去给你烧炕,恭祝你乔迁新居,你懂的。”
  超哥边说边上手帮我拿着行李,我说:“那必须的,全叫上,我做东。”
  行李不多,两个行李箱,超哥把我送上出租车就回公司去了,我告诉了他新家的地址,让他晚上带同事们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