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24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问一下6月24号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接到一个150XXXXX的号码?”
  “啊?”对方愣了几秒,非常疑惑:“请问您是哪个单位的?”
  陈默想了想:“我是市刑警大队的,陈警官,我们正在调查一个案子。”
  “丨警丨察啊……”对方相信了:“公丨安丨局的啊···6月24号那天可能有几个电话吧。不过那么久,我不记得有没有这样的号码。”

  陈默又问:“那你记不记得那天打来的电话都是咨询什么事的?”
  “这我哪还记得啊···”但对方还是在努力地回忆,“这个事情很重要吗?”
  陈默用严肃的语气回答:“很重要。”
  对方回答:“好像都是咨询我们学校考研,课程之类的事情···啊,等一下我记得6月24号那天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活动的。嗯···您稍等下我帮你问问。”对方搁下了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的声音又从电话里传出来:“我帮您看了下,那天有个杨鑫教授的讲座。哦,我记起来了,24号有不少电话是问教授的联系方式。”

  日期:2017-07-07 16:48:41
  陈默:“有没有一个叫张禾露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并不是每一个人会直接报自己名字的。”
  “教授那天的讲座有其他嘉宾来吗?”
  “没有吧。”
  “那天讲座有发生什么特别的的事吗?”
  对方想了想:“应该没有吧。那些学生回来以后都挺高兴的。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们快下班了。”
  陈默:“最后一个问题,杨教授的地址和联系方式能给我一下吗?”
  对方:“这吧,我等会把地址什么的发到你这个号码上吧。”
  “好的,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
  “如果你之后再想起什么,也请你告诉我。”
  “好的。”
  日期:2017-07-07 16:49:27
  陈默是H大的学生,杨鑫教授是他大学心理学选修课的导师。陈默去学校的网站上查了一下,6月24号的杨鑫教授的讲座的题目是《童年创伤与人格成长》。如果张禾露是对杨鑫教授的讲座感兴趣,那她有没有参加讲座呢?

  陈默又拨了另一个电话。
  在一阵音乐旋律过后,电子语音提示这里是杭城第七人民医院,马上为您转接接待办公室黄医生。
  “你好,我是黄怀心,这里是七院咨询办公室,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怀心?”
  对方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小默?”

  陈默模糊地“嗯”了一声:“是我。不过你怎么一猜就准?”
  黄怀心笑了起来:“除了你还有谁会叫我怀心,其他人都是叫我黄医生。”
  陈默:“嗯,的确是的。”
  黄怀心:“你的语气很低落,怎么了,有心事?”
  陈默有点讶异他淡定自然的态度:“你最近没有听说什么吗?”
  黄怀心语气依旧没变化:“嗯听说了,你最近怎么样?”
  被当做杀人犯关局子里,显然好不到哪去,但陈默却不想向他诉苦,轻描淡写地说:“我没事,就蹲了几天拘留所。”
  “现在出来了?”
  “还没有。还有些事情。”

  “你可以打电话过来,我以为你已经出来了。”
  陈默奇怪:“你好像一点也不好奇。”
  黄怀心:“好奇什么?”
  “好奇我这次的事情。”

  日期:2017-07-08 16:08:36
  黄怀心:“你的事情我在新闻上看了,群里也听他们在讨论。”
  陈默:“然后?”
  黄怀心:“什么然后?然后你就打电话给我了。”
  陈默无语:“你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黄怀心:“是嘛。因为我比较老吧。”他开玩笑地说自己呵呵呵笑个不停。
  黄怀心的冷笑话,陈默完全搞不懂他在笑什么:“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黄怀心:“你说。”

  “6月25号的时候你有没有接到过一个150XXXXXX的号码?”
  “这个是座机,没有来电显示,就算有这样的电话打进来,我也查不了。”
  “你想想看,那天打来的电话里有没有比较年轻的姑娘?”
  黄怀心:“小默,你问的事情跟你现在这个案子有关系吗?”
  陈默:“可能有关系吧。还不清楚。你能仔细想想吗,那个女孩子叫张禾露。”
  “张禾露?”黄怀心楞住了。“好像有哦……”

  陈默着急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黄怀心在那边点点头:“我今天刚整理过3号楼的访客记录。6月28号的时候有个叫张禾露的访客。”
  陈默握紧了手机:“弓长张,禾苗的禾,露水的露是不是?”
  “是的。”
  “她探望谁?”

  黄怀心:“那个病人比较特殊,在我们院里那么多年都没有家属看望过,昨天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
  “你们访客都要留名字吗?”
  “基本需要知道访问者和被访问者的关系。不过,3号楼B区比较特殊,都是一些有危险性不能自主控制行为的精神病人,所以都需要访客出示身份证件,并告知来意。前往探望的时候都有护工陪往。”
  “她是去看哪个病人的?”
  翻本子的声音。“那个……无脸男。”黄怀心回答。
  “无脸男?”
  “唔···”黄怀心呵呵道:“那些护士给取的,那个病人以前受过烧伤,整张脸毁地不成样子,嗓子受损了,又患了心因性失语症,平时裹着条被子站在墙角发呆,就像宫崎骏动画里的无脸男。”
  “他本名叫什么?”
  “石磊。”

  日期:2017-07-08 16:09:55
  石磊啊。陈默记下来。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我还有个问题,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看杨鑫教授写的书?”
  黄怀心突然精神了:“啊,对啊,他写的那本《恐惧症杨氏脱敏疗法》我前阵子还拜读过。他跟我们院长是同学,他常来院里参与研究一些心理卫生健康项目。”
  “前阵子他在我们学校有个讲座你去了吗?”

  “哦,那天我约了个病人,没有去。有点可惜啊。啊,对了,那个无脸男的监护人是杨鑫教授哦。”
  黄怀心:“石磊的监护人是杨鑫教授···”
  陈默心中一动:“石磊和教授是什么关系?”
  黄怀心:“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记得杨教授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吧?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陈默:“我很久没回去上课了……·而且教授很少在学校”
  黄怀心:“嗯,这样吧,你如果对无脸男有兴趣,可以来这边找我。”
  突然,隔间的门板响起几声敲击声,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了隔板下。
  陈默停止了说话,把电话挂断。
  “回去了。”陈伟站在隔间外说道。
  陈默站起来,按了一下抽水马桶的冲水按钮,从容地走出隔间。陈伟看到他出来,便走向洗手池,取了一些洗手液,清洗双手。
  清水哗啦啦地流下来冲走陈伟手上的泡沫,他提醒陈默:“时间有点紧,你把饭去吃了,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