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22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尸块怎么样,也是被切成一片片的吗?”
  唐闵:“是的,跟绿化带发现的一样。至于是不是一模一样,要回去等法医检验过才能知道。”

  陈伟走过来拍了一下陈默的背,“走吧,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日期:2017-07-06 18:13:31
  太和湾公园。
  这个地点碎尸被丢弃的时间比宝石山的略早。
  唐闵带着陈伟和陈默两人走向现场。
  抛尸现场在公园的一颗榕树里。碎尸包在一根破床单里,塞在榕树树干的树洞中。
  这棵榕树位于公园的西北侧,树干巨大,枝叶繁茂,植于湖边。由于榕树破有年头,在公园里算是一个标志性景观。来来去去在榕树底下乘凉的市民多,又在湖边,现场地面上脚印积水,痕迹杂乱,几乎没有提取的价值。公园人流量大,排查起来比较困难。专案组仍然在努力收集周围的线索,在公园里寻找目击证人。
  树洞附近的区域已经拉起了隔离带,由于公园的特殊性,摄像头设置疏远,人口流动量大,勘查有难度。

  陈默跟着唐闵他们走进现场,看到榕树附近果然全是乱七八糟的脚印。
  “第一发现人怎么说?”唐闵向维护现场的警员询问情况。
  “唐队长,你来了啊。”警员抬起警戒线让唐闵他们进来:“发现碎尸的是两个小男孩,他们在攀爬榕树的时候发现的。刚刚已经被他们的父母接回去了。”
  “他们什么时候在这里玩耍的?在这里玩了多久?”

  “那两个小孩在今天下午一点这样跑来公园湖子里游泳,玩了半个小时,到榕树下晒衣服,两个孩子爬到树上玩,发现了树洞里的碎尸。”
  “这次是哪个部位的?”唐闵让现场的法医打开包裹着碎尸的被单,顿时恶臭袭面。
  陈默在走进隔离区域的时候就闻到臭味,而此时的臭味犹如臭鸡蛋一样强烈。
  他看到被单里面的尸块已经腐烂地粘到一起,上面爬满了苍蝇的蛆虫,散发着阵阵臭味。
  “气温太高了,虽然肉被烫煮过,但还是烂了。”法医解释。
  陈伟指着树底下的地面问:“这里脚印这么多怎么回事?”
  警员指了指外边的围观市民:“小孩发现碎尸的时候,把附近的大人都喊来了。”
  “这边的摄像头查了没有?”
  警员:“这棵树附近都没有摄像头,最近的一个在500米外,拍不到这边。”

  “保险起见把四周的摄像头都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拿着包裹的可疑人员进出。”
  “唐队。”痕迹鉴定员报告:“地面的脚印太乱杂,初步估计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日期:2017-07-06 18:14:25
  唐闵皱着鼻子,摆了下手:“知道了。”
  陈默蹲在法医边上,看着他检查尸块。

  “这些肉是人体哪个部分的?”
  在旁边整理碎尸的现场法医,把陈默当成了普通的刑警,便回答道:“这些碎尸被开水烫过,然后长时间在冰箱里冷冻。可能是臀部,胸腹的肉,这里还有肋骨。”他拿起一块灰白色骨头给陈默看。
  陈默:“能知道是什么时候抛尸的吗?”
  法医:“应该有三四天了。”
  陈默又问:“刀口和切割手法和上次发现的是一样的吗?”
  法医用镊子捏起一块展示给他:“你看这切面很整齐,薄厚均匀,每一块差不多都是麻将牌大小,跟上次发现的很相似。这些骨头是肋骨,切骨头的刀刃比较锋利,凶手是一刀剁下去的,剔肉沿着肌肉的方向,下手很利索。可能是个对解剖学有一定的了解的人。”
  “又是了解解剖的?”陈默重复着他的话。
  陈默的声音有点大,法医抬头瞥了他一眼:“是啊。”
  陈伟站在一边盯着陈默,他也探头看了看被单里的尸块。“是不是又跟南大案一样?”
  他这一说,那个法医也点点头,“是挺像的。”

  陈伟又看了看被单,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被单花纹……有点像以前那个年代结婚的时候会买的那种。”
  法医翻动被单,让上面的条纹更完整地展现在他们面前。“是挺有年代感的啊。”
  陈默对陈伟说:“这个会不会是个突破口?”
  唐闵立刻让人过来,拍了床单的照片,“赶紧去查查。”
  陈默趁着唐闵他们不注意,偷偷拿出手机也拍了一张。
  唐闵对法医说:“霍哥,辛苦你了,回去要再连续熬几天夜了。

  “我去看看外头。”唐闵走出隔离区域,她带人去调附近的摄像头。
  唐闵走了以后,陈默偷偷用手机把树洞的情况用手机拍了下来。法医把碎尸还有破床单装进证物袋。刑警队的人在公园里来来往往,许多市民他们在警戒线外好奇地探着脑袋,对现场指指点点。
  日期:2017-07-06 18:15:06
  就在些人中间,有一个男人,正试图闯进警戒线内。

  陈默看着他,忽然间,他也往陈默的方向看过来,他眼神撞上了陈默的视线。那个男人一脸络腮胡,身高一七五以上,脖子上挂着个相机。看到陈默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咧开嘴笑了一下。
  “这里不能拍照。”看护现场的协警阻止男子进入现场。
  “我是杭城日报的记者杜劫,我认识你们的唐组长。”那个男子扒开人群挤到协警面前,嬉皮笑脸地说。
  “唐组长啊…”协警上下打量他。
  男子一脸胡子,看起来脸上脏兮兮的,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呵呵唐闵,是她找我来的。”

  协警怀疑地看着他:“你有记者证吗?拿出来看看。”
  男子嘻嘻笑着递上记者证:“呐,你看看。”
  趁着协警看记者证的时候,男子耍起了无赖,扯着粗犷的嗓子冲警戒线里头喊:“小唐!唐闵!小闵!”
  唐闵听到动静,走出来。“你来这里干什么?”她正往外走,于是撞上了在现场外大喊大叫的杜劫。
  “小闵。我来找你吃饭呀,我们好久没见了。”
  杜劫献殷勤。
  “吃什么吃!”唐闵脸色非常难看,“我很忙。”
  “你看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感情也不错。就一起吃顿饭。”杜劫恬着脸道。“你最喜欢的泰国料理!”
  唐闵走出隔离带,用极小的声音对他说:“我们已经分手好多年了。我现在要回队里,没时间!”
  杜劫厚着脸皮拉住她手:“时间是挤出来的嘛。”他凑到她耳边:“你们今天是带嫌疑人来指认现场来了?”
  唐闵眼神一凛,警惕地看着他:“无可奉告!”
  杜劫突然拔高了声音:“但是我刚才分明看到了他,那个大学生嫌疑犯!”
  唐闵捂住他的嘴:“你到底想干什么?!”
  杜劫收敛道:“大家一起吃个饭。”

  日期:2017-07-07 16:45:18
  杜劫的大家指的不是唐闵一人。
  茶室包厢内空间封闭,香烟的味道非常呛人。杜劫和陈伟一人一支烟,抽得全神贯注。
  唐闵忍不住开窗道:“都别抽了,呛死人了。”
  陈伟把烟灭了:“好了,我们说正事吧。”
  唐闵问杜劫:“人都在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