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17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闵翻了翻手中的案卷:“张禾露只是Z大的一个大三学生,她为什么要冒充酷博图书出版社的编辑?她找你到底为了什么事?”
  陈默低下头,眼神落在手腕上的银色手铐上:“谁知道呢……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唐闵观察着他的神色,在纸上将某个名字画了好几个圈:“关于那个荒野猎人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他可能曾经河南待过,其他的就不清楚了,他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你们可以查一下他登陆过的IP地址。”他又指了指唐闵手边放着的资料:“你们能给我一份你们现在已经调查到的资料吗?”
  唐闵皱起眉,视线落到资料上,她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你还是嫌疑人。”
  “你们是丨警丨察应该比我清楚,这个案子虽然看似具备了铁证,但很多细节上仍然存在疑问,你们要递检公诉,就需要一条完整的证据链。”陈默正视他们,“检察院会相信一个连抛尸地点都说不出的嫌疑人是凶手吗?”
  陈伟看了一眼唐闵:“他不知道抛尸地点?”

  唐闵的表情难以言喻:“没招认。”
  陈伟压着声音同她耳语了几句,她又同旁边的专案组成员小声商量了一下。
  几个人达成了统一意见后,唐闵从桌上的案卷资料中选出了一部分,丢到陈默面前。
  从陈默拿到案卷的到放下案件,对面的几个丨警丨察一直观察着他。
  陈默翻开案卷读了起来。

  7月3号下午四点左右,环卫工姜彩琴在打扫庆春桥路段的绿化带的时候,在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只纸箱子。处于好奇打开箱子,她发现里面装了一塑料袋的肉块,当她翻看肉块的时候发现了一段人的断指,当场被吓晕····
  陈默看了一会,问:“快递箱子和塑料袋的来源查过了吗?有什么线索?”
  唐闵:“我们已经在全市区范围内查过纸箱子和塑料袋的制造厂,快递公司,邮局,零售店等,但由于纸箱和塑料袋太常见,确定不了具体购买点。”
  往往越是普通常见的东西越难查。
  “凶手为什么特意要把尸块放在纸箱里,还把箱子放到绿化带?”陈默想了想,“环卫工?碎尸块?”
  他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案子。

  他又看了看后面关于姜蔡琴的调查。
  姜彩琴是个环卫工人,平时工作就是扫马路,很普通的一个妇女。社会关系也很简单。五年前跟丈夫离婚了,现在儿子在读大学,平时很少跟人结怨,也就丈夫在离婚的时候跟她闹过一阵子。
  “法医的验尸结果呢?”
  陈伟拿起鉴定结果:“尸体毁坏的比较严重,经过毒理检验无中毒迹象,性促腺检测,无怀孕迹象。尸体碎块切割整齐,均经过沸水的蒸煮和冷冻,死亡时间推算在7月1号至7月2号之间。现在只发现死者的四肢的部分组织,身躯头部内脏生*器缺失···”
  陈默冷不丁问了一句:“是不是还缺了盆骨和一根手指?”
  唐闵一愣随即沉下脸:“你怎么知道?”
  陈默又问:“姜彩琴是第一发现人吗?”
  唐闵:“是的。”
  陈默考虑许久:“尸体没有头部,又经过冰冻蒸煮,你们是怎么确定死者身份的?”

  陈伟:“在尸块中发现几根毛发,通过DNA对比发现与有过拘留记录的张禾露相匹配,另外根据骨骼年龄,死者系年轻女子,同张禾露的母亲女儿失踪报案的情况相符合,比对张禾露母亲提供的毛发标本完全一致。”
  陈默听了以后心中的疑问更多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尸块经过蒸煮冷冻,又切割整齐,凶手处理尸体的手法如此细致,怎么会不小心留下受害者的毛发?你们指证我的证据更加可笑!如果我是凶手,我会这么愚蠢地让死者指甲里留下我的DNA?不觉得从怀疑到确定凶手是我,这一过程太顺利了吗?”
  唐闵没有直接反驳他,亦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那你给我们解释解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死者的指甲里为什么有你的DNA,在与你见过面之后为什么会失踪?”
  陈默:“酒店的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拍到张禾露出门的画面?”
  陈伟翻了一下资料:“监控只拍到她在1点35分进酒店的画面,还有1点40在电梯的画面。1点41分左右到了4楼,出电梯,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监控里。之后酒店工作人员也没有再见过她。”
  陈默:“我走以后房间没人退过?她的身份证呢,一直压在酒店前台?”
  唐闵:“没错。”
  陈默:“4楼的监控出了故障?这么巧?你们有问过酒店是什么时候出的故障?”
  唐闵:“电线短路。7月1号出的故障。酒店老板说以前就出现过这种情况。”

  陈默:“酒店的楼梯有监控吗?”
  唐闵:“有,全部正常运作。张禾露在4楼遭到凶手袭击的可能性最大。当然不排除某些监控盲区。”
  日期:2017-07-03 14:57:13
  陈默:“酒店只有大门一处出口?没有后门?假设张禾露是在酒店遇到凶手的袭击,那她是怎么被带出酒店的?”
  陈伟:“躲过监控将一个人带出酒店,有很多方法,比如,给张禾露化了装,直接带着人走出去,另外一种是将人藏在箱子里带出去。”
  陈默按照陈伟的假设想象了一下:“凶手弄晕了张禾露再把她藏箱子里带出去?这个你们只要查一下出酒店的时候,带着大型旅行箱的人就可以了。至于第一种方法查一下监控,离开酒店的人中是否有类似张禾露身材的。监控的时间不能限于7月2日,凶手也有可能是在第二天离开,甚至可能多天以后离开。张禾露被人限制行动关在某个房间,当时入住酒店的人中,有没有拒绝酒店日常房间清扫服务的。”

  唐闵当然考虑过这几种情况:“我们已经查过,7月2号之前入住,7月2号至7月5号之间离开酒店的客人除了死者一共有21人。其中12人的是一个老年人旅行团,10名老年人,一名司机,一名导游,这12个人之外,其他9个人,有一对夫妻,两对情侣,两个结伴旅游的女大学生,一个出差的青年白领。”
  陈默:“旅行团是几号离开酒店的?”
  唐闵:“3号下午。”
  陈默假设道:“如果张禾露是在酒店被人杀害,在房间的厕所分尸,然后装箱子里带出酒店。游客出酒店带旅行箱,不会引起人注意的。你们有检查过酒店房间的厕所吗?”
  唐闵皱起眉:“你的猜测我们不是没有怀疑过,酒店的所有房间我们都查了,没有任何问题。旅行团是江苏澄游旅行社的,我们已经让旅行社提供了旅客名单。而且我们在旅行团里找不到有伤害张禾露的动机的人,他们甚至没有人承认认识张禾露。”
  陈默心想:这种情况下难怪警方会直接怀疑同张禾露登记同一房间的自己,就算他们不知道凶手到底是怎么让张禾露在监控下“消失”的。抓后再审问出犯罪过程,也未尝不可。
  “对了,那个跳车的女孩子怎么样了?你们调查出她的身份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