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13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相互瞧了好一会,男丨警丨察忽然站起来,他调整了陈默的手铐,让他的双手可以离开椅子的扶手。然后从地上的箱子里拾起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谢谢。”陈默感激地接过水,喝了一口,他的喉咙早已干的发疼。
  “你喜欢研究犯罪心理?”男丨警丨察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我们在你的房间里发现了很多犯罪学,心理学的书籍···还有很多我们警方看了也很吃惊的资料。你从哪里搜集来的?”

  对于忽如其来的闲聊,陈默反而有点不自在。
  “只是个人爱好。”
  丨警丨察笑了:“爱好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很深远,有些东西接触多了,会被潜移默化地影响。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个人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跟他的性格有关。有很多案例,警方在搜查那些罪犯家里时都发现了大量与暴力色情有关的物品。”
  “你的意思是你们之所以怀疑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我的房间发了不和谐的东西?”
  “不是在怀疑之前,而是之后发现的。不可否认有些时候爱好是一个人内心的折射。魔鬼的门徒——拉米雷斯那个案子,美国丨警丨察在抓捕他之后就在他的家中发现许多关于恶魔崇拜的书籍绘画。你研究这么多连环杀手,不怕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的人吗?”
  陈默眼神变得凌冽:“我和他们不同,我懂得敬畏生命。”
  男丨警丨察却不以为然,轻笑了一声道:“我以为你崇拜他们。尼采有句话,你在望向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望你。也许在不知不觉中,你也会变···”
  这话说得古怪。

  陈默望着他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你呢,为什么当丨警丨察?为了混口饭吃?还是为了伸张正义?”
  男丨警丨察被问得直乐:“我做丨警丨察很简单,只是因为我的爷爷是丨警丨察,我的父亲是丨警丨察,我的母亲是丨警丨察,所以我也是丨警丨察。混口饭吃?丨警丨察好歹也是公务员,的确饿不死也发不了财。至于是不是伸张正义···可能小的时候有这个想法,但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份工作。”
  陈默:“你的这份工作却是我好多朋友的梦想。他们曾经一直想考上警校,做一名丨警丨察。”
  男丨警丨察收了笑容瞧着他:“看了不少福尔摩斯,侦探小说吧?和我的一个朋友一样对丨警丨察这个职业充满了天真浪漫的想法。你们都是被那些小说电视剧影响了。”

  “天真浪漫···”陈默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实和理想总是有那么点距离。”
  男丨警丨察:“正义嘛,只能说在某种理想状态下才能非常泾渭分明的定义,法律是人定的,有些时候会看起来不合情理,但实际上又是合理的。生活没有电视剧那么简单,哪有单纯到一句话就可以下结论的好人与坏人。”
  陈默摇头:“丨警丨察作为正义和法律的执行者,不是更应该坚定不移贯彻正义吗?不管现实是如何难以实现。你们的每一个决定可能就此影响别人的一生。”
  “所以你能告诉我,既然你这么相信正义,为什么现在会坐在这里,戴着手铐?”
  “我说我没有杀人你们相信吗?”陈默握起拳头,“我真是比窦娥还冤!”
  “冤不冤,我们自然会搞清楚。”女丨警丨察走进审讯室,回到位置上,“陈伟警官已经在联系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去查证,所以不要以为什么都不说,我们就没办法了。”

  男丨警丨察循循善诱:“如果你好好配合我们,把事情交代清楚,到时候上了法庭可以向法官给你适当减刑。”
  陈默想也不想,斩钉截铁地说:“对不起,我现在拒绝回答,除非陈警官来了。”
  日期:2017-07-01 23:59:25
  青椒肉丝盖浇饭里没有几根肉丝,黄褐色的豆腐干倒是一堆。豆腐的成本不及肉贵,卖家用豆腐干充当荤菜糊弄食客,鱼香肉丝其实是一盘青椒豆干。青椒去了籽,把辣味一同去了,沿海的菜口味偏甜咸,陈伟吃的很不习惯。还好拘留所里同事的有一瓶老干妈辣椒酱,他就将就着拌饭吃了。喝完紫菜汤,把嘴里的味道冲淡,他打了一个饱嗝。
  勉强混个饱肚,陈伟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稍减饭后渐浓的睡意。
  没有烟灰缸,他夹着香烟将烟灰弹进一次性杯子里。
  从接到电话到被上头暗示临时安排参与案件,总共不到一天时间,陈伟甚至不等单位买机票,便直接坐飞机到了杭城。
  原本以为在杭城可以吃到什么名小吃,哪知道这边吃的还不如河南够味。跟专案组的人一起吃了顿晚饭,睡了一觉,第二天他便赶到了拘留所提审。

  走到哪里都得工作。
  “怎么不吃饭?”陈伟发觉对面椅子里的大学生一筷子都没动,满满一盒子饭菜完好如初。"不吃饿肚子的是你自己。"陈伟吸了口烟道。
  这个叫陈默的大学生引起了陈伟十足的好奇心。同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差不多,只是脸色更苍白了,两颊凹下去了,干裂的嘴唇倔强的抿着。
  “我不想吃。”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倔什么啊。”陈伟弹了弹烟灰,“饿死了可就出不去了。”
  黑色长刘海垂在眉骨,陈默拿眼睛冷冷地看了一眼陈伟,眼神竟有些寒人。
  “没胃口。”

  陈伟干笑了两声,指指门外:“你这是在同自己较劲呢?还是在同他们较劲?不吃不喝折磨的是你自己,不会影响到他们一丁点···你就不替你妈想想?”
  “你们抓我来的时候有没有替她想过?”
  陈伟:“可杀人的是你啊?我们抓你有错吗?”
  陈默愤恨地叫道:“可我没有杀人!错的是你们!”他的拳头砸在了扶手上,手铐发出叮当的声音。
  陈伟被他破洞锣嗓子发出的叫声吓了一下:“你别激动,先坐好。”他替他拧开了一瓶农夫山泉,
  喝口水吧。”
  拘留所的日子十分枯燥乏味,没有网络也没有通讯设备,一间几平方的小房间,每天的活动除了睡觉吃饭,就是长时间的审问,和审问。同样的问题反反复复。时间长了,里面的人就会失去时间的估算能力,精神紧张过头反而变得萎靡。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默还绝食,身体会扛不住。

  陈伟看到他两只眼下浓重的黑眼圈、脸上未愈合的伤口,叹了口气。
  “把自己搞这么狼狈做什么。你让他们把我找来,想跟我说什么?”
  陈默:“你有录音笔吗?"
  “什么?”陈伟没反应过来,他摸了摸口袋,然后摊开手:"我身上没有,你需要我叫他们拿进来。"
  陈默摇头:"不是,我随便问问。"
  这小子!陈伟暗暗道。
  "你放心,我现在就叫他们关掉监视,我们两个就权当聊天。"
  陈默点了点头,吸口气说:“我想参与你们的调查。"

  这下陈伟愣住了,他拿下香烟不可思议道:"你在说什么,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吗?你现在是七零二碎尸案的嫌疑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