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8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咚的一下,陈默的脑袋被重重的撞了一下,他顿时眼冒金星。那个东北大汉的行李像一座小山,一不小心撞到陈默。“不好意思啊。”大汉抱歉地说。拥挤的人群快要将陈默的脸挤压进大汉的胸膛里。
  那个高大的大汉和他的行李挡住了陈默的视线,他的视野中失去了女孩的身影。
  待陈默挤到女孩该在的位置时,女孩早已不见了。

  陈默望了望出口,哪里哪有那个黑色的身影。
  没有办法,他只好扑到售票窗口问:“那个穿黑子裙子长头发的女孩子买的是去哪里的车票?”
  售票员诧异地看着他,大概是女孩的打扮太令人影响深刻,售票员很快就想起来告诉他:“北京。”
  “我也要那个班次的票,一张。”陈默付给她一张红色毛爷爷。

  他毫不犹豫地改变了自己的行程,买了一张同一班次去北京的车票。
  拿到票,过了安检以后走进候车室,他的眼睛没有闲着,四处找着那个黑裙女孩。 但偌大的一个候车室,转悠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她,就差守在女厕所门口,等里面的人一个个出来。
  一直到检票上车,陈默才在月台上看到女孩。
  女孩拖着箱子走进了车厢。
  陈默连忙提着包从楼梯上跑下来,冲到月台上,跨进了车厢。
  然而走进车厢的时候,女孩又不见了。陈默站在四号车厢,从这头望向后头的车厢,过道上都是人,月台上的乘客陆陆续续踏进来,经过过道寻找自己的位置。
  后面的乘客推着陈默往前走,人挤人,他一面走一面找。车上人来人往,不时要为其他人让道。陈默走到软座,已经是满当当的人。这班火车是老式的绿皮火车,不仅是火车的外形,车速也充满了旧年代的风情。
  乘务员推着餐车走过一节节车厢,站在在中间走道无座乘客就像罐头里的豆子一样,一个挤一个。每一个人挪动着脚掌只为挤出可以走动的空隙。那些人被餐车挤得哇哇叫,恨不得能变成猴子,腾空起来,挂在车顶。
  陈默跟在餐车后面一点点挪动,试图走完整列火车。
  他在车厢里看到了男人女人,小孩老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抱着行李的打工者,坐在位子上抱孩子的花衣妇女,拿行李当凳子的佝偻老人,在母亲怀里眯眼酣睡的奶娃娃···唯独没有看到黑裙女孩。
  整个列车仿佛是一个小社会,观察他们可以知道中国当下中低层人民生活的状态。而此刻的陈默,
  就算他的双眼是能将一切穿透的射线,黑裙女孩仍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迹可寻。
  陈默怀疑自己在售票处前看到的是个幻影。
  在他疑惑地时候,手机突然发出一阵短促的震动。
  陈默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自QQ的信息。
  当他看清发信息的人的名字时,心中一喜。
  猎人上线了!
  他顿时紧张的握住手机,点开QQ信息。
  手机QQ里,猎人的头像正亮着。
  这是几天以来,他第一次在网上现身。陈默设置了上线提醒,只要他一上线,就能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腾讯的默认头像在手机屏中安静地亮着,似乎在引诱着陈默:快来找我····

  就像是一场小型的拉锯战呢。
  恋爱中的人们会计较谁先开口,好像谁先开口就会输了气势。而他们更加如此。
  陈默盯着手机,他在与荒野猎人较量,也在与自己的好奇心较量。如果目光有温度,恐怕他的手机已融化成一滩塑胶了。
  QQ提醒一条未读消息。

  闪烁的头像邀请对话。
  荒野猎人竟先发来消息。
  荒野猎人:我的朋友,好久不见。
  既然是对方先主动,陈默便无顾忌,顺势发过去:你在哪?
  荒野猎人:你认为我会告诉你我的行踪?
  陈默:行踪?我以为你会在哪个角落像耗子一样躲着丨警丨察。

  荒野猎人:呵呵,你告诉了丨警丨察。
  陈默:没错,我报了案。你猜不到我会报警?还是···你没有自信能逃得过丨警丨察的追捕?
  荒野猎人:是你对自己没有信心。
  荒野猎人:他们不肯立案对吧?
  陈默:不对,他们已经开始调查。我劝你早些自首。
  荒野猎人:所以你在回家的路上?

  陈默:对,我把视频照片交给了警方,现在没我什么事了。
  荒野猎人:你放弃调查了?
  陈默:不是放弃,是我没有兴趣。
  荒野猎人:所以你现在在飞机上?
  陈默:对。
  猎人沉默了两分钟。
  猎人: 朋友之间应当坦诚。

  他似乎以一种失望的语气发来信息。
  猎人:你在撒谎!你的火车刚从洛阳出发!
  日期:2017-06-21 21:51:41
  头像再一次暗了。
  陈默沮丧极了,双手无力地握着手机,短短几分钟的对话猎人将他的自信心完全击败了。
  在这场角逐战中,从一开始,陈默就是被动的位置。对方掌握了他的心理,甚至掌握了他的行踪,而他除了照做没有其他办法。
  这个事实他不愿意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好奇心已经死死地将他按在了那个位置上。
  好奇心害死猫。

  这么清楚他的行踪,陈默怀疑荒野猎人也在这趟列车上。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偷偷观察自己所在车厢的乘客,哪一个有可能是荒野猎人。
  陈默的上铺是一个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爬上去以后就没下来过,只有偶尔飘下来的瓜子壳。中铺是一个学生,同对面下铺是两个结伴旅行的学生,两人正坐在一起玩平板电脑。对面中铺没有人,可能去上厕所了,床上只放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上铺是一个穿廉价西装的青年,拿着手机靠在过道的窗边打电话。
  广播里放着汪峰的再见青春,悲怆的嗓音和荒凉旋律在吵闹的车厢中翻滚,稀释···
  每过一个停靠站,列车员便会提醒乘客及时下车。
  陈默眼下不急着寻找了,有时候特地去找不如守株待兔,他躺在自己的卧铺上玩着手机。在论坛上回复帖子,浏览新发表的主题文章,该加精的加精该推荐的推荐,几个QQ群和往常一样,依旧是那几个人东拉西扯,闲聊,消磨时间。唯独犯罪心理群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冒泡。
  车厢里有人在跑动,窗边打电话的青年被撞得骂骂咧咧。
  “停车!停车!”

  远远地在车厢的另一头发生了一场不和谐的骚动。
  “车上有丨炸丨弹!快停车!”
  尖利的叫声划破火车的呼啸声。
  乘警被慌张的乘务员拉到了闹哄哄的车厢,车厢里的乘客都好奇地看向发出声音的车厢。
  “有个姑娘说火车上有丨炸丨弹。”
  “一直叫我们停车。”
  乘务员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乘警。
  他们紧张的神色令车厢的乘客们也不安起来,他们停下了自己的手上的事情,坐在座位上,引颈而望。

  不安的情绪是一种会传染的病毒,如果怀疑一旦变成确信,这一车厢的乘客将会是另一桶定时丨炸丨弹。
  “车上有丨炸丨弹!快停车!”疯狂的尖叫声从车厢另一头传过来,这叫声甚至盖过了轰隆隆的火车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