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7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伟:“我们好像很近啊。我也在肯德基附近。”
  陈默:“你在哪?”
  陈伟:“你向左转,往前走两百米米。”
  陈默拿着电话照着陈伟说的那样左转,然后走了两百米。
  对面马路拐角,一辆黑色SUV缓缓驶来,然后慢慢地停在他的对面。

  车窗降下来,一个国字脸男人冲他挥手。“上来。”
  车里有一股浓浓的烟味,陈默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
  “系上安全带。”陈伟提醒。
  不开车,陈默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他系上安全,然后问了一句:“去哪?”

  陈伟把着方向盘,脚踩油门,冲窗外吐了一口烟说:“我们查过了,河南的各地派出所没有收到过这样一个女孩失踪报案。如果真的失踪或者被害,她的家人一定会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陈默正盯着后视镜下挂着的一个平安坠,出神。平安坠是小商品市场里比较常见的款式。
  陈默:“可能她一个人住,家人并不在身边。”
  陈伟笑笑:“你没有说实话。”
  陈默假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怎么没有说实话?”
  陈伟:“你对这个女孩和我们一样几乎一无所知。一个人怎么会连暗恋对象的名字都不清楚。即使对方再怎么保密,一般人都会想方设法地知道更多的信息。”
  陈默如实回答:“陈警官你看过聊天记录,具体情况就是那样子。我希望你们可以调查一下,视频里的女孩有可能已经遇害了。换成是您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你们忍心让她陈尸荒野?”
  在人行道前,陈伟把车缓缓停下来,避让行人。他听了陈默的话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像这样没有详细信息的失踪人口我们根本无法立案。即使那个视频是真的,那个女孩子遇害了,但还是得按照按程序来。”
  陈默琢磨着他的话:“按照程序?章程是死的,人是活的。没有详细信息就不能查了?没有详细信息才更需要丨警丨察去调查吧!”
  陈伟很无奈,边笑边摇头:“你知道每年都有多少失踪案?丨警丨察局里等待解决的案件有多少?”
  他慢慢解释道:“有些案子并不是破不破得了,而是投入是否合适的问题。比如失窃案,失物是一个价值500的手机,如果要破这个案子我们得需要投入一个所的警力,花好几天时间寻找线索和排查嫌疑人,而且这些精力,人力,物力并不是无限的,我们还必须考虑其他案件的分配和优先程度。说的粗暴一点就是“回报是否值得”,让我们为一个500块的手机投入精力,其实更愿意用同样的精力去解决一件50万元的案件。”

  陈默被陈伟种功利的论调刺激到,“这不是一只手机的问题!人命关天。”

  他充满失望:“一只手机怎么能和人的命做比较。”
  陈伟很理解他的心情:“在我还是实习生的时候,听到领导说的这些话,我当时的心情和你一模一样。但当我工作之后,看法慢慢变了,社会上的观念和学生时代的思想相距胜远,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我也很难接受。”
  他担忧地看了一眼陈默:“就像你说的,这当然不仅仅是一只手机的问题。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和线索,我们就可以继续查下去。”陈伟没有继续再说了。他看了看陈默脚边的行李,问道:“去机场还是火车站?”
  “什么?”
  陈伟:“你不是要回家了吗?”
  陈默纳闷:“我还没。”他突然话锋一转,“如果我不回去,你们是不是打算把我像以前那个发帖的女孩子一样拘留了?”
  陈伟好气又好笑:“要是你也去网上发个帖,被人转载个几万次,到是有可能的。”

  火车站人潮涌动,来自各地、去往各地的人徘徊在候车室、售票厅、车站门口。陈伟把陈默扔在火车站,便开车扬长而去。
  陈默彷徨地站在火车站门口,心里升起一种它乡客的孤独感。飞来的微尘都带着陌生的气味,陈默吸吸鼻子。好在这种伤感持续没多久,他挎上包走向自助售票处。
  售票处都是人,每一个售票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陈默转了一圈,找了一条最短的队伍排上。
  火车站的冷气很足,陈默在人群里也没觉得闷热。手机的电量所剩不多,排着队无事可做,他百无聊赖地观察起四周的人来。
  装束体面的上班族、大包小包,提着厚重铺盖的农民工兄弟、不停打电话发微信的时尚学生仔、怀抱哭闹小孩的中年妇女,每个人的身上、脸上、手上都有着个人的印记,每一个细节都透露着他们生活坏境、生活状态、经济条件、心理特点等种种···
  陈默的右边是一个背着编织包的老太太,她身材佝偻,在队伍中显得矮小,陈默不止一次看到她用粗糙的双手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慢慢地把人民币在手里一张张抚平。那些纸币很破旧,上面沾满了各种污渍。

  老人的前方有一对母女,母亲风尘仆仆背着个布包毯子,像是从某个偏远农村出来务工的。她的毯很有名族特色,五彩斑斓的。一个年幼的小娃娃躲在布包里,小眼睛小鼻子,两坨高原红占据了她脸上大部分的面积。行李和孩子的重量让那个母亲的被更驼了,编织成麻花辫的头发黄的像干枯的稻草。陈默的眼神变得柔软,他看到那个老太太也在看那对母女,不再数钞票,十分专注。
  陈默在心里猜测那个老太太是不是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可爱的女儿,年轻漂泊的母亲。
  买到票的人走了,等在后面的人往前进。队伍慢慢的移动,陈默已经不再是队伍的最后,他到了队伍的中部。
  那对母女买到票了,她们从陈默身边挤过去的时候,陈默还晃了晃手逗了逗那个小娃娃。
  小娃娃很可爱,陈默一直目送着她们离开售票处。就在那个时候,他突然在人群里瞥到一个人。
  那个人,那张脸!
  那个女孩!照片上的女孩!她没死?!

  日期:2017-06-19 00:03:16
  离出口最近的票窗口处,一个黑裙女孩正拖着旅行箱离开队伍。虽然隔着几条队伍,但陈默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靓丽又妩媚的脸庞,顾盼生情的大眼,娇嫩欲滴的红唇,还有那一头浓密卷曲的黑发流淌在肩头。鲜活的,生动的,而不是枯萎黑玫瑰,失去灵魂的尸体。
  女孩的装扮很鬼魅,一身黑色蕾丝裙子,长袖高领,与现在的时节格格不入。
  陈默的汗毛倒竖。
  是人?还是鬼?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默竟然下意识地去看看她有没有影子……
  大白天见鬼了?如果这是鬼,哪有这么生动真实?
  陈默连忙挤出自己的队伍,他想上前去问问女孩。
  可是排队买票的人实在太多,他们都忙着玩手机不愿意主动给陈默让路,陈默不断道歉不断地越过排队的人。被他推挤的人发出不满地啧啧声。
  一个东北大汉扛着巨大行李也在队伍里穿越。他举着棉被席子等一大包行肩缓慢从陈默身边挪移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