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4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荒野猎人:一个女孩。
  陈默:她怎么了?
  荒野猎人:她死了。

  陈默:···你杀的?
  荒野猎人:你应该用句号。
  陈默:我以为你会和那个杜鹃杀手不一样。
  荒野猎人:不要把我和那个妄想狂相提并论。
  陈默:那你给我证据。告诉我这个女孩的名字!
  荒野猎人:你在激怒我?
  陈默:我只想知道你和杜鹃杀手不同在哪里?
  荒野猎人:我已经给你照片了。照片上的女孩已经死了,她是我杀的。

  陈默:只是两张照片,网上到处都是。
  荒野猎人突然沉默了。隔了十秒冒出几句话:
  呵呵,你果然很有意思。
  当然不只是两张照片。
  我这里还有一份见面礼送给你,我的朋友。
  一份视频短片。
  邮箱中收到来自荒野猎人的一份文件。
  陈默点击下载,然后打开视频。
  视频中出现一间贴满瓷砖类似厕所的房间。
  看不出白天还是晚上,房间里点着白晃晃的日光灯。画面晃动着,看起来像是有人手持着手机在走动。画面从白色的瓷砖上移开,忽然往下落,剧烈摇晃后停住了。拍摄镜头被摆放在一个特殊的角度,正对着一样“物体”。镜头被拉进,视频里出现了一张巨大苍白的脸,安详宁静。
  是那个姑娘,照片里的姑娘,正冷冰冰地躺在坚硬的白色瓷砖上,亦如照片上一样,那头浓密乌黑的长发卷曲地披散着。看到她陈默心咯噔一下。
  画面很清晰,连瓷砖缝隙之间的污垢都能看得一清一楚。那姑娘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
  有些异样的是,她的肤色微微发灰,嘴角的肌肉紧绷地像石膏像。视频镜头的角度正好容纳了她的身体,从头到脚摄入画面之中。冰冷的白色灯光,就像停尸房的温度一样寒冷。画面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将近一分钟。然后,有微弱的晃动,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人进入了画面。那个人戴着一个笨重的摩托车头盔,黑色的头盔遮住了他的容貌。那人调整了一下镜头,令画面只能拍摄到膝盖以下的部分。

  那人从镜头前走开,很快又出现在画面中。虽然画面不完整,但那个雨衣人的动作却很清楚。他把手伸进雨衣里,做了一个往下脱裤子的动作。然后那人靠近躺在地面上的姑娘,摆弄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言而喻。

  陈默忍不住将视线从电脑上移开,心中卷起层层巨浪,胃里一阵恶心,酸水直冒上喉咙。
  他转身扑向垃圾桶。
  电脑上,镜头画面摇晃个不停,白色灯光也在颤抖,女孩的尸体在有韵律的震动···
  无声的喘息!还有恶心!
  这个视频并无血腥的地方,甚至没有日本豚鼠系列血肉之花那样鲜血淋漓,但它对  陈默的冲击力却比电影假装的真实更巨大百倍。
  荒野猎人:怎么样?我的朋友。
  这份礼物你喜欢吗?
  日期:2017-06-15 22:55:40
  陈默忍住不停往上冒的胃液,看着屏幕上的字直皱眉。电脑微微发着幽幽蓝光,照着他的脸愈加苍白阴郁。

  陈默忍住屏蔽的冲动,深吸一口气。
  陈默:你不怕我报警吗?
  荒野猎人:只凭这两张照片和视频,你以为丨警丨察会相信你吗?
  陈默:我当然有我的办法。
  荒野猎人:那你再看看这个吧。

  一个新闻的网址。
  湖北20岁女子网上发帖询问“是否发生命案”被拘留。
  荒野猎人:你要是在网上发帖询问,后果就是这样。
  她被以扰乱公共安全罪被拘留,你无法证明有杀人案发生,同样你无法说服警方来抓我。
  陈默:你···难道··你也给她发照片了?
  陈默忽然觉得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被猎人这样“关注”的人。
  荒野猎人好像知道他怎么想的一样:朋友你是不是很失望?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被 我关注的人?
  我的确也和她交朋友了,人们都是希望自己是特别的,我以为她会聪明一点,但她 比我想象中的要笨。太可惜了。
  陈默:你以为我也会那么笨的相信吗。

  荒野猎人:不相信什么?
  陈默:你给我看这两张照片和一段视频就可以让我相信你杀了人?太可笑了。
  荒野猎人:好吧,你来河南找我吧,这边正在下着雷阵雨,我就等你一天。
  陈默:河南?
  荒野猎人:你可以去那查一查,是不是有这么个女孩子失踪了。
  陈默:告诉我她的名字!

  荒野猎人:我相信即使你不知道她的名字也可以办到。
  对了,以被防丨警丨察抓到,最近我可能不再上线咯,提前和你说一下别太想念我了。
  说完这句话,荒野猎人的头像就暗了。
  陈默来不及将心中的问题打成文字发出去,只能将信将疑地盯着电脑屏幕。
  这是真的?还是是假的?
  视频和照片可以造假·····但这个视频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陈默的确有想过,利用自己论坛,在网上通过网友人肉寻找线索。
  但是荒野猎人发的新闻显然是告诉陈默“他并不怕被人肉”,甚至对于苦恼的陈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他乐于玩这个捉迷藏的游戏,并对自己很有自信。陈默觉得那个网上发帖的女孩子,一定是荒野猎人教唆的。
  他坐在电脑前闭上眼睛,好一会儿,他仍然没法忘记视频里的那个画面。喉咙里的酸味还没散去,陈默点开聊天框浏览了一遍记录,然后点开记录里的照片,盯着看了很久。
  终于,他将猎人发来的照片和视频复制进随身U盘里。
  河南···群里似乎唯独没有河南人。陈默想了想,走到衣柜前,拿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和私人物品放进背包里。然后走回电脑前,瞟了一眼猎人灰色的头像,关了电脑。
  就像那些文艺青年说的那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陈默觉得这正是一个理由,让自己摆脱现状,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他已经很久没走出过杭城,最近的一次长途旅行,还是两年前,那时候他被黄怀心介绍去的西藏。回忆里,那片天地一色的景像好像开始模糊了。陈默突然非常想念那一种天高地阔,无欲无求的感觉。
  黄怀心说人越是渴望某种东西,他就越缺少。那是种执念是非常可怕的,有时候会毁灭一个人,到达一种难以挽救的地步。陈默追求无拘无束,毫无执念的生活境界,他不知道黄怀心是否做到了,但他自己可能永远也做不到。
  用手机买了一张去河南的机票,陈默关上门,走向车站。
  从公交到市中心的大巴,然后再转到飞机场。
  坐上飞机的时候,天空已经黑了。
  晚上的航班比较凉爽,比凌晨的班次更受欢迎,今天同乘的有不少是在国内旅游的老年人。他们穿着相似的装备,戴着黄帽子,兴高采烈通过登机平台。飞机起飞,慢慢向高空攀升。穿过平流层的时候,飞机身略微抖动,空姐在广播中告知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正遇到气流颠簸,厕所停止使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