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杀人凶手加我QQ怎么办?》
第3节

作者: 非虚构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默在心底慢慢念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目光从一张脸滑过另一张脸,他现在的神态似在深思,似在审视,就像一个正义的法官,凝重庄严地在崇高的法庭里审判。但陈默实际上仅是无意义地盯着墙上的照片,就像有些人把玩佛珠作为放松的手段,那他此刻的行为,与少年在课中百无聊赖地将目光投向窗外风景发呆的行为相差无几。
  并非所有的罪犯都貌如野兽,面目狰狞,他们中不少人相貌堂堂,仪表斯文,笑容和善亲切,魅力十足。不过正是这些“魅力和亲切”才让那些受害者毫无防备的与他们交谈,相处。诱拐犯往往是那些看起来最普通的人,他们可能看起来可能是个普通上班族,慈眉善目的老人,焦急遇到麻烦的妇人···孕妇···他想起前不久有个为夫猎艳的孕妇谭某,以身体不适为由诱骗17少女小萱送其回家。那个可怜的女孩最终因为自己的善良和同情心而丧命。

  害人有害人的原因,杀人有杀人的缘由。

  西奥多·罗伯特·班迪说过一句话:我喜欢杀人就好像其他人喜欢散步罢了,只是嗜好不同。如果我需要一个猎物,我只需到街上去随便找一个。
  天生的猎人。对这些人来说杀人就像去上街一趟这么简单。而他们杀人的原因只是  因为喜欢!多么可怕!
  陈默不禁在这炎夏日里打了一个冷颤。
  他读过罗伯伦梭的《天生犯罪人》,书里描述有些人似乎真的具有天生犯罪的“因子”。
  罗伯伦梭致力于从犯罪者的外貌体态上寻找他们的共同点。他试图掌握一种方法,当他看到一个人的时候,就可以知道那个人有没有犯罪的可能。
  天生犯罪人···人的外貌真的可以决定一个人有没有犯罪的天赋吗?
  古人有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而佛家又有一句话,相由心生。
  也许有些人真拥有一眼看穿他人本质的天赋。
  日期:2017-06-14 23:16:29
  陈默不否认,自己沉迷于探究这些臭名昭著的杀人犯,其实也有一份想在这浩瀚的资料中寻得某种普遍规律的心思。那是许多犯罪学研究者梦寐以求的“真相”,就像宇宙的真理对于牛顿、爱因斯坦之类科学家的诱惑,即使是身为普通人的陈默也难抵诱惑。

  沉寂了很久,忽然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滴滴声。
  陈默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吓一跳。
  点开右下角不停不息闪烁着的QQ头像。看清楚聊天窗口的备注,又是来自犯罪心理群的私聊。不过这个人的名字很陌生,他好像在群里从未说过话。
  荒野猎人:哥们,我注意你很久了。咋们交个朋友吧。
  陈默:群里这么多人,你为什么要找我做朋友?
  荒野猎人:你不要对我这么有戒心。放松点。
  陈默:那你和我说说,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和我交朋友?

  荒野猎人:你对你自己不够自信,你为什么用“值得”这个词?你自卑吗?
  陈默:不管你的事。
  荒野猎人:你看你又开始防备我了。我找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很有相同点,你自卑,对周围的有严重的防备心,我也有。我们很像,我们一定可以做朋友。
  荒野猎人的话让陈默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目光突然凝固了。屏幕上,聊天框的上部分,荒野猎人网名下面有一句QQ签名。
  那一行字,方才他还在地底无声的念叨过。
  我喜欢杀人,就好像其他人喜欢散步,只是嗜好不同。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攀沿而上,绵长的,黏糊的,一圈一圈将陈默的心脏捆紧。  那种复杂冰冷的怪异感,让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陈默绷直了脊背。

  荒野猎人:别担心,朋友,我不会伤害你,我很欣赏你。
  陈默:欣赏我?
  荒野猎人:对。我看过你在天涯论坛上发的几个分析帖子,里面写的东西我很喜欢。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十大连环谋杀案》《南大碎尸案》,你对凶手的心理分析很有符合我心意。
  陈默:是吗,谢谢。

  荒野猎人:我还知道你是侦探论坛刑事讲堂的小版主,最久。
  犯罪心理这个群,是陈默在去年夏天疯狂在网上加的犯罪学、心理学相关群的其中之一。这个群人数上百,平时又比较积极讨论相关的话题。话题一多,人一多,所以不乏有陈默感兴趣的话题和人。他多次参与到其中,讨论地兴致勃勃。但没料想到有人竟然在群里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注视着自己一举一动。
  陈默清楚的记得,他从没在群里提过自己发帖,还有当论坛版主的事情。
  猎人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难道他和自己有其他交集?
  陈默立刻翻阅了另外的几个群,但他没有再次发现荒野猎人这个名字。
  他忽然嘲笑自己的愚蠢,别人有心隐瞒,又怎么会让你知道。
  荒野猎人只是个代号。电脑那头的人可以有千千万万个名字。
  陈默:你怎么知道那些帖子是我发的?我好像没有用真名发帖。
  荒野猎人:我说过我注意你很久了。
  陈默:你这样的行为就像一个疯狂粉丝。你想做什么?
  荒野猎人:你就当我是你的粉丝,我们交个朋友。
  陈默:我们都不认识。
  荒野猎人:但我知道你。
  陈默:我对你一无所知,这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荒野猎人:我记得你说过“生活就是不公平的。”
  陈默:那就免谈。
  陈默打完这行字就想把聊天框给闭了,不过对方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似得···
  荒野猎人:看看这个。你会有兴趣的。
  陈默看着对方发来的文件,却迟迟不愿意不点接收键,他有种直觉性觉得那个文件很可怕。
  荒野猎人:快接受吧,你不会后悔的。
  好奇心是陈默最大的弱点。他明知对方来者不善,但还是克制不了蠢蠢欲动的好奇心。犹豫之后还是点了接收。
  几乎是秒传。
  一个压缩文件。解压后,是一个文件夹,里面只有两张照片。

  一张是女孩子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另一张是女孩闭着眼的脸部特写照片。
  女孩并不漂亮,笑容也不甜美,但光洁平滑的皮肤和浓密乌黑的头发彰显她青春的年纪。
  与她年纪并不相符的是,女孩化着浓妆,美瞳,假睫毛,黑黑的眼线,艳丽的唇膏,几乎掩盖了她本来的面貌。
  女孩笑着的时候是一朵罂粟花,闭着眼的时候却是一朵冰冷枯萎的黑玫瑰。生命的美在这个时候尤其明显。
  陈默久久盯着女孩那张苍白无生机的脸···
  那一头散开的卷曲浓密的黑发,被肢解的赤裸的身体,就像一朵怒放在悬崖边的花朵,一朵触目惊心的黑色大丽花。

  这正如1947发生在美国洛杉矶的一个叫黑色大丽花的案件一样。
  日期:2017-06-14 23:20:25
  陈默:你什么意思?
  荒野猎人:我想让我的朋友一起欣赏我的作品。你看她美不美?
  陈默:她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