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6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张奇,笑了一下,赵奎说:“飞哥,我信你,只要你信我,我就永远不会背叛你。”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我说:“不管别人怎么样?你们始终是我的好兄弟,有酒一起喝,有钱一起花,有敌人。。。”
  “一起干掉他们。。。”
  瑞丽机场,我跟赵奎小咪还有张奇在等飞机,我给韩凌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会去缅甸几天,让她照顾好妈妈,等我回来,韩凌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注意安全。
  我放下所有的心中的疑问一担忧,前往仰光,不管怎么样,路都是要往前走的,未来怎么样,我只能等。。。
  上了飞机,我们直接飞往仰光,这是我第一次到缅甸曾经的首都去,这座城市被称为和平之城,但是却是赌石最灿烂的地方,在之前没有迁都之前,每年都有几十亿美元的翡翠原石交易。
  下了飞机一出机场仰光就给我一个非常好的印象,城市虽然有些凌乱,但很干净,路上的出租车很破,大多都是七十年代的日本车,我没有打车,而是在机场门口等齐老板的车来接我。
  我们等了一会,看到田老五从机场外面走进来,我们就走了过去,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上了车。
  田老五开的车也很破,是一辆丰田越野车,上了车之后,车子就启动了,车子朝着市区里面开,我四处看了一眼,觉得很陌生,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缅甸的华人并不少,约有250多万,光仰光就有30多万华人,可是在仰光的大街小巷却很难搜寻到华文的踪影。
  仰光应该算是一座具有热带风光的美丽的海滨城市。城区三面环水,由于英国殖民统治的关系,市内有不少西式建筑。
  所以看着这些建筑,你会觉得有点怪异的感觉。
  车子开到了一个很破旧的弄堂前,我看着建筑,很破旧,墙壁上都是青苔,田老五说:“这里是仰光华人街,我们就住在这里。”
  我听了之后,就看了一眼,巷道狭窄,房子破旧,这里居住生活的华人基本来自福建和广东两省,因为我听着说的都是粤语居多,我也听不懂。
  我们在巷子里走了一会,看到一面独栋的楼,门前写着云南烧烤,田老五带着我们进去,屋子里烧烤的味道很重,有两个人见了田老五就跟他打招呼说五哥好。
  田老五没有说话,只是点头,带着我们去上楼,楼上的环境还不错,虽然有点像是八十年代的昆明,但是很干净,田老五带着我们上了三楼,打开一个房间,里面很空洞,只有一张桌子,房间很大,吊着电风扇,在不停的扇着。
  房间很简陋,有四个独立的房间,还有老式的厕所,我看着屋子里的床,也是木板车,真的很简陋。
  小咪无所谓,坐在榻榻米上,显得很疲倦,田老五说:“妈的,齐老板那个杂碎自己住在仰光皇家湖的富人区,让老子住在这里,每天晚上被蚊子都给咬死了,草他妈的。。。”
  我听着田老五的语气,很不爽,我有点意外,齐老板不想田光知道我来了,为什么还要派田老五来接我,我看着田老五,我怀疑,田老五被齐老板给收买了。
  否则,齐老板不会这么做的,齐老板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我坐下来,问:“这边你发展的怎么样?”
  “这栋楼是我买的,七百万,是个老华侨,他准备回国居住了,但是需要一笔钱,刚好我就给买下来了,我在这边找了三十多个会中国话的小弟,开了烧烤店,生意还不错,但是妈的,那帮印度人,老是来找我麻烦,老子要是有枪,直接给突突突了,草。。。”田老五不爽的说。
  我说:“光哥只给你五百万啊。”
  我上次跟田光谈论到这个事了,所以田老五说是七百万买的房子,我就有点奇怪了,田老五看着我,有点皱眉头,我说:“是齐老板给你的钱吧?我来了,你也没告诉光哥吧?”
  田老五听了,就咽了口唾沫,显得有点紧张,我说:“两百万你就把你大哥给卖了?”
  田老五扭了扭脖子,看着我的眼神有点不善,小咪突然笑起来了,说:“老五,做的好。。。”
  田老五说:“邵飞,我知道我大哥对你很好,但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否则。。。”

  小咪起身,拍了拍田老五的肩膀,然后捧着他的脸,说:“他不会的,因为他跟我是同一个战线的。”
  田老五看着我,又看了看小咪,脸色很难看,他说:“希望如此。。。”
  对于田老五的险恶用心,还有小咪的复仇计划,我都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这个局势就是一个漩涡,我管不了,我还要求着自己不要被卷入进去才好。
  我看着田老五,我问:“齐老板跟做了什么交易?”

  “他让我不要管他在缅甸和你做的事,而他提供我在缅甸的活动资金。”田老五说。
  “没有要你对付你大哥?”我问。
  田老五点了点头,他说:“只要不管他的事,他也不会管我的事。”
  我走到窗口,看着外面车水马龙,对于齐老板的做法,我只能说他很聪明,他只是想把我弄到他的身边去,而不是想跟田光对着干,而至于田老五怎么跟田光斗,那就不管他的事了,他也没有恶毒的要求田老五干掉田光,因为他知道,不划算,田老五就算是一个想要上位的人,但是至少他现在还没这个能力,所以齐老板是不会冒这个险,赌他赢田光的,真的是个厉害的商人。
  我问:“齐老板什么时候来?”
  “晚上,在茵雅湖富人区,缅甸翡翠大王开设了一场私人性质的赌石,晚上齐老板的人会来接你。”田老五说。
  我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浑水之中,怎么自保,要不要投靠齐老板跟坤桑,田老五跟田光最终会内斗,那时候,必然是极为惨烈的,我要是夹在中间,也必然会被波及。
  头很疼,我从来都没想过我会面对这样的局势。
  我睡了一觉,到了晚上,被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吵醒,这个时候张奇走了进来,说:“飞哥,齐老板的人来了。”
  我从床上起来,然后跟张奇他们一起下楼,我看到一辆黑色本田车停在巷子的入口,齐老板在车里坐着,我走了过去,打开车门,张奇跟赵奎上了另外一辆车。
  “邵飞兄弟,辛苦了。。。”齐老板客气的说。
  我说:“没什么,飞机直达,没什么好辛苦的。”
  齐老板笑了笑,没有在多说什么,车子朝着市区开,路上的风景很迷人,夜晚的缅甸很黑,好像应该是停电所致的,我知道缅甸经济落后,电力供应并不充足。所以即便仰光这样的大都市入夜以后也看不到多么靓丽的夜景。分区停电的事也是常态。

  不过,虽说电力短缺,但佛塔寺庙的灯火可谓辉煌。在茫茫夜色中显得更加金光灿灿,平添一份神秘的色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