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6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我冷汗直冒。。。
  我成功的被卷入了一些我无法摆平的暗流里。。。
  我们几个人站在雨地里,看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我对于弄岛不了解,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去对付他们,但是,我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理,他们今天可以来撞我,明天就可以撞死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
  我无意于争斗,但是,如果你要搞我,那对不起,就算我是一只蚂蚁,我也要咬你一口。
  我回到屋子里,所有人都站着,一副热血的样子,赖皮说:“飞哥,咱们去干掉他们,报仇。。。”
  他很耿直,但是我摇了摇头,我说:“你知道敌人是谁吗?”
  他有点傻眼,挠了挠头,赵奎说:“死的,我们不知道敌人是谁,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我点了点头,我说:“以后你们都小心点,出入都两个人,别被落单了。”

  几个人点了点头,我看着张奇,让赵奎送他去医院,我随后去地下室换了一身衣服,躺在床上。
  我可以断定是弄岛的人在搞我,我对于弄岛一无所知,而如果我找田光帮忙,或许,他占时不想跟弄岛的人对着干,因为连五爷都只能跟他们抗衡,田光又怎么能帮我干掉对方呢?
  我现在必须要知道是谁在搞我,我唯一的头绪就是瘦猴,但是他不可能帮我的,不对,还有一个人可以,那就是那个矮子,我当然不会找矮子合作,但是我可以从他哪里知道是谁在搞我,我想到了花花,而花花是陈玲的朋友。。。
  我很郁闷,没想到曲折婉转之后,我要找陈玲帮忙,我不想再跟陈玲有什么纠葛,所以我开始纠结起来。。。

  占时先等等看吧,五爷说了会保我,就一定不会让我有事的,或许今天的事只是给我一个警告,我没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
  休息了一晚上,早上的时候,雨停了,我被电话叫醒,是齐老板的电话。
  我很奇怪,为什么齐老板单独给我打电话,以前,他都是给光哥打电话,然后光哥通知我的。
  “喂,齐老板。。。”
  我说了一声,就爬起来,齐老板笑着说:“邵飞兄弟,参加公盘大会的证件都办下来了。”
  我“哦”了一声,说:“辛苦齐老板。。。”
  “没什么,应该的,对了,内比都公盘之前,在仰光都会有缅甸商家聚会,这次聚会是私人性质的,由缅甸知名的翡翠商发送邀请函,邀请有实力的商人赌客来参加赌石,坤桑有幸得到了一张邀请函,邵飞兄弟,要不要提前来见识见识啊?”
  我听了之后,心中一动,没想到有这样的机会,对于公盘,我向往已久,但是现在离公盘开启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如果能有私人举办的类似于公盘大会的小公盘,让我练练手是最好不过的。”
  我听了之后,就说:“谢谢齐老板,什么时候?”
  “你随时可以过来,但是有点不凑巧,坤桑的邀请函只有三个名额。。。”齐老板有些尴尬的说。
  我听了之后,就皱起了眉头,三个名额?我苦笑了一下,这分明就是把光哥给排除在外了嘛,我们这个团队有点意思,表面看着都很和气,而且很团结的样子,不允许外人欺负我们,分散我们,但是其实呢?每个人都勾心斗角,防着对方,更是排挤对方。

  田光也一样,之前瞒着齐老板跟我去赌石,而这次又轮到了齐老板,看来,为了利益,什么狗屁的友谊情谊都是废话。。。
  我说:“知道了齐老板,我去在通知你吧,到时候,你来接我。”
  “嗯,这件事,我看就没必要跟田光说了,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你过来就行了,知道了吗邵飞?”齐老板说。
  “知道了。。。”我说,说完就挂了电话,我走到排气口,看着外面的太阳,心里有些郁结,齐老板是帮过我很多次忙,但是他跟田光不一样,他只是个商人,驱逐利益而已,我最后能依赖的,只有田光。

  虽然我想靠自己的本事,但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决定给田光打个电话。
  我拨通了田光的号码,电话通了,但是我却听到了女人爽朗的笑声,还很熟悉,是马二小姐的。
  “喂,光哥。。。”
  我说了一句,田光嗯了一下,问我有什么事。

  我说:“齐老板打电话来,让我去缅甸,要参加一次私人聚会性质的赌石会,我想去练练手,但是,名额只有三个,明显的把你排挤出去了,还不让我告诉你。。。”
  田光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了,去吧,注意安全。。。”
  我听了,有点诧异,我不知道田光是相信我,还是现在的注意力不在我的身上,我心里有点点的酸楚,以前发生这种事,田光都会紧张的,但是,现在他只有一句知道了。。。
  过了一会,田光又说话了,他说:“让小咪陪你去,缅甸那边太寂寞了,我怕你会不习惯的。”
  我笑了笑,说:“知道的光哥,我拿了三千万的订金,会全部给你,剩下的钱,等我回来一起收,祝你跟马二小姐玩的愉快。”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咬着嘴唇,摇了摇头,田光让小咪跟我一起去,是陪我吗?
  哼,应该是监视我才对,但是我很惊讶,他凭什么认为小咪一定会听他的呢?
  我越想越迷惑,丨毒丨品吗?
  那么田光的丨毒丨品是从那来的呢?
  我心里突然冒了一个冷汗。。。
  有些事情,细思极恐,所以不能想。
  田光干净吗?绝对不干净,或许,他没有像肥猪张他们那样明目张胆,但是绝对有小动作,小咪,就是个例子。。。
  我出了门,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打了车,去小咪住的地方,楼上的那间阴暗潮湿的房子还是颓败不堪。
  我敲了敲门,小咪开了门,我看着小咪,精神了很多,没有之前那么瘦,那么颓废了,我走了进来,关上门,看着她正在打针。
  我问:“觉得怎么样?”

  “你走了之后,我都没有吸,今天早上田光给我打电话,我又有点想吸的冲动,所以就想打一针。。。”小咪说。
  我听到小咪的话,看来她已经知道要和我去缅甸的事了,我坐起来,认真的问:“你的毒,是那来的?”
  小咪看着我,说:“买来的啊。。。”
  我皱起了眉头,问:“谁那里买来的?”
  “我不知道,每次都是我给田光钱,然后他给我送来的,上次买了十万的,都被你冲走了,我没有再买了,早上田光说让我跟你的时候,会让人送过来一些,他每次让我办事的时候,都会给我的。”小咪说。
  我皱起了眉头,深吸一口气,田光,不干净。。。

  我咽了口唾沫,我问:“他让你跟着我,是监视我的吧?”
  小咪看着我,妩媚的笑了一下,说:“你知道,看来,你也在防着他了。。。”
  我很郁闷的靠在沙发上,真的,非常的郁闷,我以为我跟田光之间,已经到了不用监视的地步了,他完全可以信任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