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9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骂道:“你他妈居然还惦着这事……难道他们没有问过你是从哪里知道得知张昆关在这家医院?”

  陆虎不敢看陆鸣的眼睛,吹着脑袋说道:“问了,我担心把事情搞复杂,所以……只好说是从你那里听来的……”
  陆鸣气的在陆虎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完,气哼哼地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陆虎钻进驾驶座,笑道:“老大,我就知道你能摆平这件事……我怎么觉得那个丨警丨察好像有点怕你。”
  陆鸣训斥道:“怕你妹,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住到把柄,否则就算不被范昌明整死也要掉层皮,今后干什么事情多动动脑子,只有蠢货才会跑到值班总台打听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情况……”

  陆鸣话音未落,忽然不远处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巨响,就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似的,还没等陆鸣反应过来,只听陆虎大声道:“你看……那边……着火了……”
  陆鸣顺着陆虎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南边一栋大楼的一个楼层火光闪动,似乎还有浓烟冒出来,隐约还听见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张昆的病房是不是在那边?”陆鸣问道。
  陆虎苦着脸说道:“不知道啊,我还没有打听到就被抓了……”
  会不会是意外事故?难道真的有人想杀张昆灭口?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只听又是一声巨响,这一次陆鸣看的很清楚,上面的一个楼层里的光线突然亮了几倍,随即就见火光闪烁,显然,这又是一次爆炸。
  我的乖乖,为了杀个张昆竟然如此大动干戈,连丨炸丨弹都用上了,老天爷,这要似多少人啊。
  不等陆鸣合上吃惊的嘴,忽然就传来了几声枪响,由于医院就在山脚下,枪声在山谷中回荡,在寂静的夜里听上去声音很大,仿佛就在耳边似的。
  并且前面的回声尚未平息,紧接着又传来更加密集的枪声,陆鸣觉得交火的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梅源村围捕张昆时候,听上去起码有一二十个人在互相开火似的。
  “我靠,肯定有人想杀张昆,怎么倒霉事情全被我们遇到了……快走,等一会儿封锁了道路,就别想出去了……”陆鸣一想到陆虎刚刚被当做嫌疑犯抓捕就发生了这种事,生怕在受到牵连,急忙冲李虎喊道。
  陆虎似乎也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马上发动了车驶出了停车场,然后沿着医院高大的围墙往山下冲去。
  正如陆鸣猜测的那样,眼前发生的事情正是针对张昆的一次有计划有预谋的刺杀行动,至于被他碰到却实属偶然。
  陆战林这辈子第一次违背了自己母亲的命令,那天晚上离开那栋小楼之后,并没有按照计划前往东江市,而是带着三个马仔在距离解放军二0六医院附近的一栋农舍里潜伏下来。
  实际上,陆战林之所以这么执着地要杀了张昆,这倒不仅仅是因为了却陆建岳的遗愿,其中的原因很复杂。
  陆战林没有念过什么书,从小爱钻牛角尖,并且认死理,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的话他能听进去,一个是陆建岳,另一个就是他母亲。
  陆建岳在他的心目中相当于父亲、导师、精神领袖的角色,而母亲虽然是个刚毅果断的女人,但对他这个儿子却很温柔,只有在这种温柔中他才能证明自己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
  所以,在追杀张昆的事情上,与其说他执着,还不如说是一个杀手天生的固执和刻板让他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当然,陆战林非要置张昆于死地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这是深深埋藏在他内里的秘密,就连他的母亲也不知道。
  陆战林比陆琪大六岁,他当兵回来给陆建岳开车的那年陆琪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女,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庭富裕营养过剩的缘故,十九岁的陆琪已经非常成熟了,并且她天性大大咧咧,很早就失去了童真。
  而陆战林性格内向,一向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在他眼里,陆琪与年龄不符的放纵反而成了一种天真烂漫,并且深深吸引了他,最后竟然暗恋上了。
  不过,这个苗头很快就被陆建岳发现了,出于无奈,周琴只能偷偷钙素儿子,他其实是陆建岳的私生子,和陆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这让陆战林痛苦了很长时间,不过,他这并不影响他的暗恋,尽管陆琪几乎都会用正眼看他一下,甚至连话都没有跟他说过几句。
  可在内心深处,他觉得陆琪已经是他的女人了,管他什么兄妹不兄妹的,这种关系反倒让他感到更刺激。
  当然,陆琪的绯闻也时不时传入他的耳朵,但眼不见心为净,反正,在他心目中的陆琪既纯洁又美好,并且只属于他一个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陆琪的风流韵事越来越多,陆战林为了摆脱痛苦,只能把自己心目中的陆琪和现实中的陆琪区分开来,一个满足他的精神需求,另一个满足他的生理需求,对于生理需求来说,一个放荡的女人还是能够和接受的。

  可问题是,偏偏有这么一天,陆建岳让他去八号别墅接张昆的时候,亲眼目睹了陆琪雪白丰满的身子和张昆精瘦黢黑的身体纠缠在在一起的情景。
  这让他深受刺激,以至于内心的陆琪和现实中的陆琪再也没法平安相处了,痛苦来的异常猛烈,当时他差点扑上去把两个人都掐死在床上。
  所以,当陆建岳派他去刺杀张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积压已久的情感和痛苦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意识到只有杀了张昆才能摆脱那天看见过的梦魇一般的情景,实际上此刻陆琪反倒已经不重要的了,重要的只是心中执着的信念。
  同时,陆战林还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他对陆建岳常常在他面前吹嘘张昆的了得不屑一顾,暗地里早就存了一较高下的念头,大有“既生林何生昆”的意思。
  正是出于这种复杂的心理原因,陆战林不惜违背母亲的遗愿以及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决定和张昆做一个最后了结。
  经过对医院周围的地形多次踩点之后,根据来自孙维林提供的内部消息,他制定了一个疯狂的杀人计划,好在跟着他的三个马仔都是亡命徒,听了他的计划不仅不害怕,反而兴奋的晚上睡不着觉。
  根据张昆的计划,三个马仔基本上就是牺牲品,因为他们将带着自制的汽油丨炸丨弹队实施第一波攻击。
  如果能杀了张昆更好,即便杀不了,他再进行第二波攻击,这个时候丨警丨察可能已经把三个马仔摆平了。

  而他则趁着丨警丨察松懈的时候一鼓作气,他不仅有把握杀了张昆,而且还能够全身而退,那时候,他就会遵照母亲的安排远走高飞。
  实际上,情况和陆战林预测的也差不多,三个马仔混进医院之后,在一个厕所里换上事先准备好的白大褂。
  然后两个人先偷偷来到了张昆所在病房的下面一层,因为他们知道,张昆病房所在的楼层起码有五个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在值班,要想勇闯肯定不行。
  日期:2017-07-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