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9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只好停下脚步,一脸疑惑地看着几个丨警丨察,问道:“什么事?”
  其中一名丨警丨察拦在陆鸣的身前,说道:“请跟我们走一趟。”
  陆鸣一阵惊愕,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可还是想不起丨警丨察找自己的理由,心想,总不会是因为张昆在这里抢救过,自己就不能来吧?
  不过,陆鸣虽然心中有鬼,可也早不是以往那个胆小怕事的人了,何况,他和范昌明都面对面较量过,也不至于把这几个丨警丨察放在眼里。
  “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陆鸣有点底气不足地质问道。
  那个丨警丨察从口袋里掏出警官证在陆鸣面前晃了一下说道:“我们是三分局刑警队的,有个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既然对方已经亮明了身份,陆鸣也不好公然抗拒,毕竟,协助公丨安丨人员办案是公民应尽的义务,只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清楚这个案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还有急事,如果时间太长我可没工夫……”陆鸣嘴里嘟囔道。
  那个丨警丨察拉了他一把,说道:“你放心,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
  陆鸣被几个丨警丨察簇拥着出了住院部,临出门前他还瞥了一眼值班总台,发现自己那个女粉丝一脸吃惊的样子,心里有种受到了羞辱的感觉。
  顿时把几个丨警丨察恨得牙痒痒,心想,既然让老子协助调查难道就不能客气点?看他们这架势好像自己是个罪犯似的,就差没有戴上手铐了。

  好在大楼外面黑魆魆的,已经看不见什么人了,几个人穿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又拐了好几个弯,最后来到了医院东北角的一栋小二楼,这个地方更加僻静,能够听见远处树林里不时传来夜鸟的哀鸣。
  当陆鸣在一个房间里看见双手被靠在一把椅子上的陆虎的时候,一颗紧张的心反倒松弛下来,他隐约已经猜到了丨警丨察让自己协助调查什么案子了。
  陆虎见陆鸣走进来,羞愧地垂下脑袋,不敢用眼睛看他。
  “认识他吗?”一个丨警丨察指着陆虎问道。
  陆鸣一脸惊讶地说道:“他是我的司机,你们抓他干什么?他犯了什么法?”
  那个丨警丨察在一把椅子里坐下来,掏出一支烟点上,也不招呼陆鸣坐下,盯着他审视了一会儿,问道:“你的司机?一个司机怎么会对我们关押在这里的重大犯罪嫌疑人感兴趣?”
  陆鸣从丨警丨察的话里面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心想,也难怪,不用说,陆虎肯定是为了张昆的事情到处打听了,结果被丨警丨察抓了个正着。
  这么看来,张昆应该还关在这里,并且多半已经被救活了,否则,这么多丨警丨察在这里不可能是为了一句尸体。

  不过,丨警丨察显然有点吹毛求逼,就算陆虎到处打听张昆的事情,也没必要这么如临大敌,很显然,这几个丨警丨察认识自己,说不定自己和陆虎刚进医院就被他们发现了。
  难道他们还真的怀疑自己和陆虎有刺杀张昆的嫌疑?妈的,肯定是范昌明这个老王八在背后指使,只要逮住机会,他都不会忘了给自己来个下马威。
  想到这里,陆鸣的胆气反而壮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自顾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慢腾腾地点着了烟吸了两口。
  这才眯着眼睛盯着那个丨警丨察说道:“我明白了,你说的那个重大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张昆吧?这事不怪他,是我让他打听的……”
  丨警丨察盯着陆鸣问道:“你打听张昆干什么?”
  陆鸣一脸坦然地说道:“不为什么,就是想知道他死了没有,他被抓都快一个月了,谁知道他还关在医院里。”

  “你为什么会关注他的生死?”丨警丨察问道。
  陆鸣冷笑一声道:“因为他是我的仇人,心里好奇,今天来这里看病人,顺便让司机问问他是不是死在这里了,再说,他还是我帮着你们抓到的呢,难道就不能打听一下他的情况?”
  这时,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一个丨警丨察似乎有点听不下去了,冲陆鸣训斥道:“哎,我说,你张狂什么?我们知道你有钱,难道有钱就了不起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陆鸣瞥了那个丨警丨察一眼,看看他的警衔,一脸不屑地说道:“我没说有钱了不起啊,这里是医院,又不是公丨安丨局,丨警丨察就了不起啊……”
  那个丨警丨察气的跳起身来嚷嚷道:“好,你有种,就凭你唆使手下打探重大犯罪嫌疑人的秘密情报,就可以先拘留你十五天……”
  陆鸣哼了一声,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扭头看看对面那个丨警丨察,惊讶地发现他正在翻看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本书。
  顿时想起了陆岩在扉页上写的那几句话,好像一瞬间就有了底气,大声道:“要拘留就赶紧拿手续来签字,我可没工夫在这里跟你们浪费吐沫。”
  那个训斥陆鸣的丨警丨察嘴里咦了一声,冲那个看书的丨警丨察说道:“头儿,这也太猖狂了,先送他去看守所睡一晚吧。”

  那个丨警丨察慢慢合上书,又把书推到陆鸣面前,犹豫了一下问道:“张昆关在这里是一个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鸣想都没想就说道:“实不相瞒,这还是你们市局刑警队队长徐晓帆告诉我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她。”
  那个丨警丨察楞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然后冲那个发脾气的丨警丨察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让他们走……”
  那个丨警丨察楞了一会儿,最后不情愿地走过去给陆虎打开了手铐,陆鸣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头儿,这也太气人了吧?简直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为什么不拘留他?”那个丨警丨察气愤地说道。

  头儿若有所思地说道:“他自然有张狂的资本……我看过那本书,听说就要拍成电视剧了,听说陆家镇的陆尚友就是烈士陆云轩……”
  年轻丨警丨察听得一头雾水,茫然道:“头儿,陆云轩我听说过,陆尚友是谁?”
  头儿说道:“就是这小子的爷爷……”
  年轻丨警丨察吃惊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这小子的爷爷是陆云轩?”
  正说着,桌子上的对讲机里忽然传来大声呼叫:目标楼层发现异常情况,发现异常情况,请求支援……
  屋子里的几个丨警丨察几乎同时跳起身来,打开房门一身风似的冲的了出去。
  陆鸣闷着脑袋只顾往外走,陆虎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直到出了医院的大门,陆鸣才转身骂道:“你他妈真是蠢货,怎么就被人家抓了个现行呢?他们要是真把我们拘留个十五天,说理都没地方……”
  陆虎沮丧道:“谁知道值班总台的那些婆娘都是丨警丨察的耳目,我只是问了一下张昆的病房在什么地方,她们马上就报警了……”
  陆鸣停下来瞪着陆虎问道:“他们问你为什么要打听张昆,你是怎么说的?”
  陆虎说道:“跟你说的差不多,只是想知道张昆的死活,他们竟然怀疑我想杀张昆,我也告诉他们了,那天抓张昆的时候我也在场,并且丨警丨察还答应给我们奖励呢,结果说话不算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