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6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料子掉了一截下来,好在没有摔碎,我立马过去,把料子拿起来,一块十几斤的盖子被我拿在手上,我看着切口,心里兴奋起来,说:“嘿,真他妈的变了种啊,里面是冰种的底,看看这水头,多嫩多足多长,这里面还有,妈的,长到底了,我估计是个满料。”
  张奇点了一颗烟,笑着说:“飞哥,你看这,看着一点点的色。。。”

  张奇指着那一片片或是一条条的色,我拿着灯打了一下,看着一片片带着蓝色的色彩在料子的切口上,我心里更兴奋了,我说:“还他妈是个飘花的,冰种飘花菠菜绿底子的料子,妈的,大赚啊。。。”
  我很兴奋,这块料子光是切一刀就翻了三倍了,种水变了,虽然色没跳,菠菜绿并不是什么好绿,但是他飘花啊,现在冰种飘花带绿的料子可是稀罕的东西。
  什么是冰种飘花料? 冰种飘花翡翠是在无色或少色的底子上,飘着丝线状的绿色或者蓝色色彩的翡翠,给人以清新淡雅的感觉,让人有种亲近感。
  冰种飘花的料子可是极为受到追捧的,在透明的翡翠底子,再加上一片片的飘花,好像多多云彩飘荡在天空,又好像多多飞花飘零在碧水池塘之上。手中捧着一件冰种飘花翡翠挂件,令人怜爱无比爱不释手,从而心神陶醉于那翡翠所带来的美。

  有一句话叫什么,雕琢复雕琢,片玉万黄金,说的就是这冰种飘花的料子。
  这飘花的料子可是难得,冰种的质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市场地位,冰种的质地越细腻其市场价位越高,若水头足,纯净透亮则更是惹人喜爱,所以再加上这些其他的颜色点缀,那就更美了。
  我立马说:“给我从后面切,看看能不能切出来其他的颜色来,要是三彩飘花,这块料子六千万跑不了。”
  一块翡翠上可能出现的颜色有很多种,我听过最多的是五种颜色,也就是所谓的五福临门,价格及其昂贵,我要是能切出来,这块料子翻十倍不是问题。
  张奇二话不说,将料子掉了个头,从尾巴切了下一刀,我心里很兴奋,要是在多一彩也他妈是三彩了,要是三彩飘花,六千万就稳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田光点了一颗烟,头上微微出汗,这个时候我也觉得有点热,我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发现我也冒汗了,我嘿嘿笑了一下,每次赌石都惊心动魄的,你永远不知道料子开出来是惊喜还是惊吓。
  这就是赌石,玩的就是刺激!
  切割机的声音在不停的摩擦着,我心里在期望着,我希望切开之后,能从后面看到多一种颜色,??飘花翡翠的颜色不是唯一的,有很多种颜色,常见的有浅绿,绿色,蓝色几种,形状也多种多样,点状,条带状,草丛状,片状,不能单纯的说哪种飘花形状的市场价值高,还要考虑飘花的位置,雕工等。
  这块料子飘花的位置很好,没有跑偏,都在料子的中心部位,所以很容易雕刻,但是总体来说,冰种飘花的翡翠价格很大的程度是取决于翡翠的品质的优劣,影响其品质的主要因素有翡翠的颜色分布状况、颜色的色调和翡翠的种水,这块料子的种水跟色调都非常好,从而决定了他的价值可不会低。
  我看着飞舞的石屑,心里很紧张,而且我不断的安慰自己,就算不出其他的颜色,我也赚了,因为一部分颜色和种水都比较好的冰种飘花翡翠会比一些无色的玻璃种翡翠的价值高,而这块料子无论种水颜色都很好,比玻璃种的还要贵,只要后面不断色,我都是赚的。
  突然,料子开了,我看着张奇把料子给拿起来,我走过去,看着切口,突然,我笑了起来,妈的,果然有色,我说:“快看,这个点,一片片的点是黄色,黄翡,冰种飘花的三彩料子。。。”
  我看着料子后面还有色,是一点点像是斑点的黄色,呈一片片的,虽然黄色不是最好的,但是多了一种颜色,就能翻一倍。
  田光也激动的走了过来,看着料子,我指着从后面切片的料子给他看,我说:“看到没有,这绿色的主调,蓝色跟黄色的点缀,这块料子后面一部分是三彩的料子,如果能有一百斤,至少四千万不是问题,如果有的更多,那么更值钱,后面的料子,至少有一百公斤,但是只有两彩飘花,最多两千万的底价,咱们赌赢了。”
  田光笑了起来,拍拍我肩膀,说:“好样的。”
  我笑了笑,我说:“张奇,把料子给理片了,看看有多少三彩的料子。”
  张奇点了点头,狠狠的咬着烟头,然后伸手在比划着,随后在后面一大半的料子上面开始下刀,如果这一刀下来不见色了,那么三彩就是从哪里断的,不过也好,至少有一大半是三彩的料子。
  我们在旁边等着,这块料子果然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果然老场口的料子还是比较不错的,两百五十公斤,打牌子能打上万块,但是可惜了,不能打镯子,这块料子其貌不扬,没有镯子位,如果能打镯子,至少能多卖三千万左右。
  现在市场上冰种飘花还是三彩的镯子可不多见,真是可惜。
  嗡嗡的声音结束了,突然,我看着张奇把料子开了,突然摇了摇头,说:“飞哥,断色了。。。”
  我听了有些可惜,就过去看了一眼,我一看,有点惊讶,这一刀切的真的是他妈的贼好,上面的料子不带黄色调,只有蓝色跟绿色主调,只有在边缘的部位有一些黄色调,很薄的一层,我打灯一看,就能看到,这个色在前面的一块没涨进去,而下面的料子带着一层很浓厚的黄色调,我打灯看了一下,里面的色调很深,应该就是从这里断的。

  我拍拍张奇的肩膀,我说:“可以啊,只是多切了一寸都不到,这功夫行啊。”
  张奇说:“行,就给我个大红包。”
  张奇还真是个实在人,我说:“行,回头给你包个大红包。。。”
  我看着田光,他点了一颗烟,抽了两口,问我:“料子怎么样?”
  我说:“好料子,冰种飘花的,两彩的有一百多公斤,三彩的有一百多公斤,废料将近二十多公斤吧,市场上三彩的比较贵,两彩的也不便宜,这次咱们至少能赚个六千万朝上。”
  田光想了想,说:“不能让齐老板知道,这么大一笔钱,估计他会生气,上次他就不怎么高兴,你跟马玲去赌,弄的他郁闷了很久,这次让他在晓得,估计他得给我们小鞋穿了,去缅甸,我们还得看他的脸色,怎么处理料子。。。”
  我看着田光也有点为难,似乎他也没有想到找一个可靠的商人处理料子,刚好,我有了主意,我说:“交给我处理吧,马大小姐不是开了玉石店吗?刚好她需要料子,卖给她,不但可以给五爷一个人情,还能让她保密,只是至于价钱,估计会被他坑不少,她可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
  田光笑了笑,说:“保底六千万,至于怎么忽悠,看你的本事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张奇,把料子给理片,然后搬到车上。”
  张奇点了点头,开始干活,我跟田光回到休息区,坐着喝茶,等着张奇把活干完。
  田光说:“老五在缅甸那边招了一些人,问我要一千万,他要买枪,那边禁枪,但是没枪不能活,人倒是便宜,十美元一天,而且很衷心,但是物资极其缺乏,老五说他在那边都瘦了十几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