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6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像是帕敢的料子,又像是莫西沙的,也像莫弯基的,但是有一定我可以肯定,是老厂区的料子。
  我看着料子,很大,有两百多公斤,这么大的老厂区的料子不多见了,而且还是油皮壳的,而且种好水长,我没有看窗口,我想凭我自己的本事来判断这块料子是什么场口的,这对我至关重要。
  但是,我看了很久,也不能确定这块料子到底属于那个场口,没办法,只好去看窗口。
  我心里感觉到有点兴奋,非常的兴奋,因为我找到一块你无法辨认的场口的料子,总是能激发我的兴趣,我被这块料子激发了赌性。
  我看着料子的窗口,在石头的顶角,开了一个很小的窗口,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妈的,这些王八蛋,连窗口都不愿意开的大一点,我打着灯看着窗口,糯种,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偏菠菜绿,底色偏灰,周围赌色渐变,有可能变种,而且从窗口看棉絮突出,底灰,色不正,种偏嫩的几率较大。
  我分析了一下,如果出飘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过十万的空间有,但内部容易多裂,色渐变,如果变色了,有裂,料子就毁了。
  我看着料子,这么大一块,至少能出一万多块牌子吧,当然是满料的情况下,这么大的料子,也是好几千万级别的。
  但是是什么场口,我心里有点嘀咕起来了,不象是莫西沙的,跟会卡的有点像,但是偏莫弯基,却是老帕敢的油皮灰壳的料子,很奇怪。。。
  众所周知在出手赌石之前,必须要区分厂区,区分场口。
  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翡翠的两个时期,即:结晶期和风化期,因为不同的地质地貌和不同地质变化对其造成了不同情况,所以每个场口不同,料子也不同,只有知道是那个场口的,你才能判断料子里面的结构是好是坏,所以有一句话叫做,不是场口莫赌石。
  这块料子让我有点为难,我感觉莫弯基的最有可能,但是皮壳不对,我捏着鼻梁,使劲的想,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让我无法确定料子场区的原石。
  我想了一会,觉得有可能是哥因角的料子,因为只有哥因角的料子跟莫弯基的料子最像,很难区分。
  哥因角也是老厂区的料子,而且是等级很高,也很稀少,不比老帕敢的料子来的差,所以哥因角的料子应该是南部的料子,这很重要。。。
  老厂区和新厂区中间的分界,并不是按照图界划分的,而是靠山脉,但山脉的走势,是北低南叠,北部山脉有限,南部山脉众多。
  翡翠结晶期时北部地区,无论是运动频率,还是受压,受温程度,都要弱过南部。
  莫湾几在老厂区中部偏东北方向,哥因角在老厂区中部乌鲁江以南,莫湾几属于半山腰式的地理位置,而哥因角属于山脚下的位置。

  哥因角和莫湾几,在后期漫长的风化期中,地质发生改变,风化期时,地质也会运动,但这种运动带来的力,对于莫湾几,频率较小,幅度略大。
  而哥因角是频率较大,幅度较小,哥因角后期风化所承受的压力要强于莫湾几。
  所以就造成了,哥因角的翻砂颗粒较小,甚至细密,甚至从翻砂皮过渡成为腊皮状,我看着这个皮壳,很符合哥因角的料子特征。
  想到了这里,我就开心的笑了一下,哥因角是二十年前老帕敢枯竭后,到现如今唯一有产量的场区,并且皮壳特点和老帕敢最为接近的场口。
  正是因为风化期所处的地理位置及受压程度造成的皮壳特点,莫湾几的受压程度属于中量,低于劳帕敢地区而高于新厂区,所以莫湾几多以翻砂皮或者沙皮为主,他所处的位置,配合该地区的运动程度,大部分不会出现哥因角式的细小翻砂及腊皮。
  莫湾几所处的温度带及受压程度,还有一个体现,就是皮壳泛灰感,即便是莫湾几黑乌纱,也能感觉到有灰色感觉。
  我看着皮壳,想通了这些之后,我可以断定,这块料子是哥因角的料子,虽然他不如莫弯基有名,但是开出来的料子可不差,这块料子底子是有点差,只是糯种的,但是水头好,晶体细腻,而且带着菠菜绿,并且,他跳色的可能极大,有可能跳一个好色,也有可能变种。
  如果能变个好一个种水,比如冰种之类的,料子就赚大了,而且,哥因角的料子也很少见了,现在想赌也不是有机会能赌到的。

  我看着价格,也不是很快,两百五十公斤才一千两百万,这在老厂区这么大的料子里,算是最便宜的了。
  我走到田光面前,我说:“赌这块,料子还不错,就是底子差一点,咱们得赌变种,无裂,涨水,赌性很大,每赌赢一个,料子都能翻倍。”
  田光说:“你赌石,我不问,一切你做主。”
  他说完就拿着银行卡给我,我说:“一人一半?”
  田光笑了笑,说:“毕竟我是你大哥,三七吧。。。”
  我听了就很无奈,田光还是不肯跟我一起平分,我也知道,这是他作为大哥的尊严,我给他这个面子,于是,我就带着石头的单号,去柜台结算,我刷了三百六十万,田光刷了八百四十万。

  拿着单子,我让赵奎把料子抬到切割台去,因为赌石区切割石头的人并不多,来这里淘料子的人都很珍贵,因为这里的料子贵,他们都想带回去慢慢开窗,万一能变色,他们就会转手在赚个二手的差价,所以这里现场切石头的人并不多。
  料子上了切割台,我没让这里的师父切,而是让张奇切,那个师父还不愿意,但是我们给包了个红包,就给打发了,能拿钱不干活,他当然乐意。
  张奇看着料子,比划了几下,说:“飞哥,料子的镯子位挺少的,这块料子不匀称,面不平啊。。。”
  我看着,料子歪七扭八的,手镯位确实少,所以一开始我就没估算能有多少镯子位,都是估算的牌子的位置。

  我说:“从切口下一刀,把拐角给切了,看看深层次的种水怎么样,如果有惊喜,应该会变种。”
  张奇点了点头,开始下刀,我在一边看着,我心里很期待,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哥因角的料子,我对这块料子期待很大,但是很快我就变得平静下来了,期望越大,有时候失望就越大,这一千多万的料子,你不能指望他开出来十几个亿的料子来,因为不现实。
  上一次那块料子,我期待也很大,要不是最后来一刀,里面有一斤不到的帝王色的料子,估计我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一尺高了,所以赌石不能太兴奋,期望太大。
  但是人是感情动物,我看着料子快被切开,我心里就开始噗噗的跳,那种感觉,真的很兴奋,我希望料子开了以后里面能见到好的种水,好的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