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5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好啊!花钱就能解决一切,不沾任何因果,没有一点麻烦,哪像现在这样?人家啥都不要,自己却愧疚的恨不得往外掏心窝子。
  当年京城浪子班头的脸,全都丢尽了。
  “纸包不住火,”重新将梁玉香抱回怀里,萧晋擦着她脸上的泪水说,“沛芹姐迟早都会知道的。”
  梁玉香沉默良久,幽幽地说:“能瞒一天是一天,要实在不行,你给我在县城或者市里租间房子,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想要你给我一个孩子。”
  萧晋苦笑着问:“然后呢?你带着我的血脉远走高飞,让他在贫穷、颠沛流离和没有父爱的情况下长大?”
  “我……我……”梁玉香根本没有想那么远,她只是想为自己所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实现自己身为女人的终极意义。
  实际上,要真论起传统,平日里看似风*大胆的梁玉香,才是萧晋所认识的女人中最传统的那个,连周沛芹都不如她。
  “好啦!都还是没影子的事情,现在烦恼个什么劲儿?”萧晋笑着拍拍一脸愁绪的女人小脸,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什么都不用想,安安心心的调理你的身体,这样才能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
  梁玉香把脸搁在他的胸膛上,找到他的手,十指相扣,像是怕他消失一样的紧紧握住。

  “萧晋,我……我觉得我错了,那天晚上我就该硬起心肠坚持离开的。”
  “错的不是你,是我。”萧晋轻抚着她的长发说,“以我的不要脸性子来讲,如果那天晚上你真的不愿留下的话,我肯定会强bao你,一直强bao到你屈服为止。
  你看,无论你选择怎么做,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所以,我的好玉香姐,你就放宽你的心吧!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如何,我都会给你和沛芹姐一个交代的。”
  “可是……”
  “别可是了,”萧晋打断道,“看到我来的时候拎的那个水壶了吗?回头我给你一把钥匙,我不在村里的时候,你就自己去村后院子的水缸里舀,每天坚持喝它,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少则半年,多则**个月,你的身体应该就能够恢复到适合生育的状态了。”

  梁玉香一听,立刻就顾不上之前的忧虑了,惊喜道:“真的?那是什么水?是你专门调配的药么?”
  “嗯……算是吧!你记住每天都坚持喝就行,不用刻意过量,按照你平日里喝水的习惯来就行。”
  萧晋不打算让太多人知道寒泉甘露的事情,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好,我都听你的。”
  “乖!行了,既然今天铁了心不让我碰,就别再我身上趴着勾引人了,去多做点饭,让我也尝尝你的手艺。”
  梁玉香眼睛一亮,支起身问:“你要在我这儿吃饭?”
  “听不懂人话啊?”萧晋翻个白眼,说,“快去吧!折腾了一下午,我也饿了。”

  “哎!”梁玉香答应着就下了床,走了两步却又停下,犹豫道:“沛芹那里……”
  萧晋无语的叹了口气,说:“整个村子里,我不管去谁家,都会被管饭的吧?!怎么在你家吃顿饭就特殊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给沛芹打个电话就行。”
  梁玉香这才反应过来,萧晋在村子里的地位超然,还真是想在谁家吃饭就能在谁家吃饭,自己这是做贼心虚了。
  脸色微微一红,她就慌忙低头走出了卧室。男人说饿了,可得快点才行。
  梁玉香的手艺一般,别说跟大厨级的郑云苓比了,就是周沛芹都比她强得多,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不难吃,但也绝对称不上好吃。
  所以,在端菜上桌之后,她的心情一直都很忐忑,生怕嘴巴早已被郑云苓和周沛芹养刁了的萧晋会吐出来。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吃饭的时候,萧晋没有表现出一点异样来,跟她有说有笑的,不一会儿就吃下去两个大馒头。
  最后,一碗粥全都灌进肚,他打了两个饱嗝,这才站起身,走到梁玉香身边,捏捏她软软的脸蛋,笑着说:“别那么紧张,我要是会因为一顿饭就不要你,那倒还真省事儿了。”
  梁玉香抓着他的手掌贴在脸上,磨蹭了两下,忽然就咬着牙说:“明天我就去找云苓学做饭,老娘就不信不能让你夸出一句好来!”
  萧晋哈哈一笑,俯身亲了亲女人,就摇头晃脑的走出了梁玉香家。
  能让女人不是因为钱和势而一心付出,这本身就是值得任何一个男人骄傲和得意的事情。
  回到家里,周沛芹和梁小月也已经吃完了饭,小丫头在乖乖的写作业,而小寡妇则开始在灯下做绣活。
  见到萧晋回来了,她就迎上去,略微有些支吾地说:“萧,你……你以后能不能尽量不要……不要在玉香家里吃饭?”
  萧晋呆住,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小寡妇说出限制他和别的女人接近的话,心里有点好奇,也有些担忧。
  难道她是咂摸出什么味道来了吗?
  “为什么?”他试探着问。
  周沛芹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道:“玉香的性子一向大大咧咧惯了,很多事她都不怎么在乎,所以……所以她在村子里的名声,其实是不怎么好的。”
  萧晋眉毛一挑,惊讶道:“你是怕她影响我的名誉?不对呀!你不也天天都和她在一起做活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周沛芹摇摇头,说,“我清楚她的为人,自然明白是乡亲们误会她了,但不管怎么说,她如今都刚刚离婚,家里就她一个,你若是总去她家里的话,村里人见了,难免就会嚼舌根的。”
  萧晋这才明白过来小寡妇的意思,不由哭笑不得道:“闹了半天,你不是怕她影响我的名誉,而是怕我影响她的清白呀!沛芹姐,我在你眼中就那么像个流氓吗?”
  周沛芹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笑着说道:“是不是流氓,你自己清楚。”
  萧晋心里一咯噔,总觉得周沛芹话里有话,刚想再试探几句,小寡妇却转身又回到自己做绣活的椅子上,拿起针习惯性的在头皮上蹭了蹭,头也不抬的说:“你先坐着休息会儿,等我绣完这几针,再去帮你烧水洗脚。”
  萧晋看了看她,说:“今晚我不在家睡。”

  周沛芹拿针的手一僵,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略微有些干巴的笑着问:“那你在哪儿睡?”
  萧晋像是没有看到她的异常反应似的,给自己倒了杯水,说:“今天下午跟云苓一起把该做的试验都做完了,我想抓紧时间多研究出几种方子来。”
  周沛芹顿时就松了口气,表情也变成了正常的关心:“很着急吗?熬夜终究是会伤身子的呀!”
  “没办法!”萧晋说,“白天要给孩子们上课,我只有晚上才有时间。”

  周沛芹沉默片刻,重新放下绣活筐子,起身回到他的身前,抬头说:“萧,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问,但我希望你能明白,钱是赚不完的,不管你要干什么,身体都是你的本钱,就算你不为了我和小月,只为你自己,也不能这样糟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