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8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一仗,无论结局如何,郝五梅还是卖力救下了柳锦,没有郝五梅急生智,柳锦一定很危险,万浩鹏从那照片,从吕兆煌的电话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对郝五梅,万浩鹏说不是什么心情了,无论如何,他是要救郝五梅的,至少欠她的情,可以一笔勾消了。
  而郝五梅收到万浩鹏的信息时,先是一怔,迅速看完删掉了,整个人没来由地激动着,看来这小子果然不是薄情之人,果然还是关心她,担心她的,而且他真提着钱来机场了。
  陆贤超一直在开车,心情还是很复杂的,见郝五梅埋头看手机,问了一下:“谁的信息?”
  “万浩鹏那小子的,他已经提钱路了,我问问他。”郝五梅心里一惊,但还是装得很镇定的样子回应着陆贤超。
  郝五梅一说完,立马给万浩鹏打电话,她不能让陆贤超有半点的怀疑,所以电话一通,她又骂万浩鹏:“你怎么办事的呢?才开始出城啊,赶紧的,让司机开车快一点啊,这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一个大男人说话得算数。”
  万浩鹏接电话时候才是一怔,听郝五梅这么说话时,知道她又在演戏,很是配合她说:“我的大校长,那是两百万,不是二十万,你以为进菜园子摘菜啊,哪里那么容易,为这弄这钱,我还把老婆骗到了西餐厅,回头不知道她该怎么生气呢。”

  万浩鹏的话让郝五梅一惊,他果然是找萧家弄的钱,也是的这么多钱,哪家银行不是要层层手续才能提得出来,为了她的安全,这小子还真把未来的岳老头给惊动了,看来她在他心里还是有份量的,他不仅仅只关心柳锦的。
  “等陆总拿到钱后,我回头给弟妹解释一下,谢谢你啊。”郝五梅说完,不等万浩鹏再回应,径直挂掉了电话。
  陆贤超见郝五梅挂掉了电话,问她:“那小子怎么样?”
  “他这回算个男人,答应的话做到了,而且找他岳老头子骗来的。”说着,郝五梅笑了一下。
  “啊?他岳老头子是谁啊?”陆贤超问了一句。
  “宇江的萧家啊,萧德喜。”郝五梅回应着,余光一直偷偷关注着陆贤超,只要让这个人放下枪,一切好办了,所以这一仗,她和万浩鹏一定要配合好。
  “没想到那小子真有资源,找了这么雄厚的钱老板女儿,又有莫向南和白婷婷做大靠山,我要是早听你的话,或者不去想他和锦之间有一腿的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当然了,牛卫国需要我做的事情,我不敢不做。”陆贤超很有些悔恨了。
  郝五梅一听,试探地说:“贤超,你要是不想出国,自首吧,有我,有执良还在位,你把所有的事情交待清楚,我再求求万浩鹏那小子,或者让柳锦去求求他,毕竟你和柳锦还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进去了,我想,她不会不管你的。
  你要想想,她跟了你后,没再和万浩鹏有交聚吧?她和万浩鹏之间有没有那种关系,你也没看到过,算有,也是婚前行为,你自己不是处男之身,你那么要求柳锦,我是女人,我不得不为我们女人说一句话,太不公平了,是不是?”郝五梅尽量如同拉家常一般地对陆贤超说着,内心却在想,如果能把陆贤超的心说动,他自首的话,她和董执良立功了,在白婷婷面前,在万浩鹏哪边都能改善改善关系了。

  郝五梅的话一落,陆贤超好半天没说话,其实他很清楚出国是他最最无奈的选择,他之所以要带着柳锦一起,有她在,他至少不会那么孤单,有个说话的人,真要一个人去,他又不会说英语,那种日子,他是不敢想象的。
  郝五梅见陆贤超不说话,又柔声说:“贤超,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才这么劝你的,反正选择一条什么路都由你自己决定,我肯定送你飞机,呆会儿订两票,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而且万浩鹏那小子也没真要堵死你出国的路,他真有心把你的路全部堵死的话,你逃不掉的,算你出国了,凭他在北京的关系,你觉得你逃得掉吗?
  所以,贤超,如果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是现在给柳锦打电话,说你后悔了,说你爱她,说你舍不得她,打感情牌,女人都心软,何况你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共同创了那么多产业,只要她不是一个狠心的女人,她会管你的。”郝五梅继续劝着陆贤超。
  陆贤超从开车出来到现在一直觉得郝五梅确确实实在帮他,而且他也想过,万浩鹏真要有心弄死他的话,他到了机场显然是不能带枪进去的,肯定会劫持郝五梅,只要郝五梅不配合他,他极容易被机场的安保抓住。没想到郝五梅主动说了送他飞机,看来郝五梅真拿他当朋友了。
  “五梅,我没想到自己走到这一步,你还拿我当朋友。这一路还好有你陪着我,真的太谢谢你了。其实这一路我都在纠结,因为我深爱着锦,而她偏偏装着万浩鹏那狗日的,老子每次想到这个,恨不得一枪崩了那狗日的,可是他现在能力越来越大,我和牛卫国策划了这么久,结果还是被这狗日的给搅和成这样,在这狗日面前,我不得不认输。
  我不想出国,真的不想,出国语言不通,活着也等于行尸走肉一般,有什么乐趣呢?可是,走到这一步了,我还有退路吗?还能有退路吗?”陆贤超说着说着,如个孩子一样痛哭起来。
  郝五梅见陆贤超如此一哭,心里有数了,说了一句:“贤超,你把车靠边,我来开。”

  陆贤超此时完完全全相信了郝五梅,把车靠边停了下来,自己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和郝五梅交换了位置。
  陆贤超也没想到自己会哭成这个样子,这可是他人生的第二次哭,第一次是他母亲去世时哭过,现在却让郝五梅看到自己哭得这么无助。
  没想到郝五梅一边开车一边说:“贤超,你要哭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除了我,没人知道你哭过,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不会笑话你的。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认为吧,男人也是人,女人动不动哭得呼天抢地,男人适当哭一哭会让自己情绪得到发泄的,没什么丢人的,哭吧,哭吧,说不定哭完了,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呢。”
  陆贤超仿佛遇到了知音啊,活了这么多年,和郝五梅也认识不少年头,没想到人生最大的知己竟是一个女人,她如此懂他。
  陆贤超再也压不住了,真的放声大哭起来,从母亲去世,从自己贩毒一次次挨枪子,刀刺还有各种被打,甚至在缅甸被逼着从一老外胯下爬出来,种种经历,此时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在大脑里全部复活了,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一生真不容易,好不容易遇到了柳锦,他对她可是一见钟情,竟然容不下万浩鹏,一错再错,错到现在的逃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