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见雯雯娘俩出去了,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你想让我跟你去阆诸,这份情谊我领了,但是有一个事实你必须闹明白,一是我年岁大了,而且离开官场这么多年了,有些形势摸不准。二是我是有牢狱污点的人,按说你该退避三舍才合适,干嘛还让我往你身边凑?这样对你不太好。”
  彭长宜“嗤”了一下鼻子,说道:“我什么时候在乎过那些?反正我今天下午一看见邹子介那个小院,马上就想起了您,就觉得你该来,换换环境和心情。我今天把话撂这,您就是现在不想去,以后您保证会去,说不定到时就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喂,长宜啊,那个房子还给我留没留着,我想过去住几天。”
  王家栋笑了,说:“你这么自信?”

  彭长宜看着他,认真地说:“我百分之二百自信,要不咱们就打赌。”
  彭长宜坏坏地一笑,说:“我现在不说,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天机不可过早泄露。”
  王家栋笑了,他知道彭长宜比较依赖自己,尽管自己说对他没有多大用处了,但是他知道,彭长宜遇到事情,还是喜欢跟他磨叨的,也许,在跟他磨叨的过程中,有些问题彭长宜就想明白了。但是去阆诸,他还真没想过,至于彭长宜为什么那么自信将来自己会主动跟他提出去阆诸,此时的王家栋还没有确切答案。
  第二天,彭长宜从亢州直接出发,去省里开会,他在省政府会议室的外面,看见了正在等他的阆诸财政局局长白瑞,还有一位副局长兼预算科的科长,三人汇合后便走进了会议室。
  这次会议,有省政府一位分管财务的副省长主持召开的,主要是压缩政府办公经费开支,清理各个级别的小金库,精简机构,避免重复开支等等内容。
  这个会议所传递出的精神,为江帆接下来要进行的机关办公费用改革方案找到了理论依据。
  会后,彭长宜跟白局长说:“你们吃完饭就回去吧,我还有点事,下午再回去。”
  白局长和那位副局长就跟着众人向招待所餐厅走去。
  彭长宜没有去吃会议餐,他接下来要见两个人,一个是陆原,另一个人当然是舒晴了。
  彭长宜这次来省城开会,是他作为阆诸市副市长的第一次,他早就想找个机会见见陆原,江帆曾经跟他说过,说已经调到省纪委工作的陆原,还惦记着他,关注着亢州,甚至还把陆原反馈的一些情况告诉过彭长宜。所以,无论是出于拜访老朋友,还是出于感谢,彭长宜都要见陆原,毕竟,在仕途上,多个朋友多条路。
  所以,他从亢州来的路上,就通过省机关的内部通讯录找到了陆原办公室的电话,他就跟陆原约好,如果有时间的话,散会后,他们见个面,中午在一起坐坐。
  还好陆原没出差,他就答应中午等彭长宜。
  彭长宜走出会议室后,就开始给陆原打电话,告诉陆原自己已经散会,让他选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陆原想了想说:“彭市长,你那里有几个人?”

  彭长宜怔了一下,心想陆原有可能带别人来,就爽快地说道:“就我和司机,陆主任可以多叫上几位弟兄,人多热闹。”
  陆原说:“如果就你一个人的话,那么我也就一个人,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介绍其他的朋友。”
  彭长宜很高兴,他说:“正合我意,我也是想单独跟你坐坐,叙叙旧。”
  陆原说:“咱们俩人好说,就在省政府的招待所吧,离我们单位近,我马上订个房间就过去。”
  彭长宜说:“换个地方吧,今天会上是人去招待所了。”
  陆原说:“那好办,我们走东门去宾馆酒店,餐厅在西门,不碍事。”
  “好吧。”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他们快到招待所宾馆酒店的时候,彭长宜的手机就接到了陆原发来的一条短信,告诉他订的房间号。等彭长宜到的时候,陆原早就在房间里了。
  看见彭长宜进来,陆原赶紧起身跟彭长宜握手,说道:“祝贺彭市长,早就知道你来阆诸了,但总是没有时间去找你坐会,这次你打电话来,我真是求之不得。”

  彭长宜笑了,说道:“咱们都别这么客气,我好像比你大点,我是老兄,你是老弟。咱们以兄弟相称,私下里,我也别叫你主任,你也别叫我市长,怎么样?”
  陆原知道彭长宜性格爽快,就笑着说:“好的,那小弟就不敬了,为了不耽误咱们说话的时间,我刚才已经提前点菜了,请老兄过目一下,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没有特别忌口的,除去牛犄角咬不动之外,我什么都吃。”
  陆原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还是那个性格。”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那还能改?生就骨头长就肉了,改不了。”

  不知为什么,陆原始终认为在待人接物上,彭长宜比江帆更容易接近,也就是说,彭长宜更容易拉近彼此的交往距离。
  这时,老顾推门进来,他给他们送酒来了。
  陆原一看,说道:“呵呵,我还真忘了要酒了,本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再要。”
  彭长宜说:“我跟你说,我这个人没有任何爱好,只好喝酒。以前在三源的时候,为了推介三源的旅游,我还喜欢摆弄一下照相机,现在连这个爱好也都丢了,酒,是我唯一的爱好,不瞒你这个纪检干部说,我的车里好酒赖酒总得装着几瓶,不然心里不踏实。”
  陆原笑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心脏部位,说道:“我也不瞒你说,跟你喝酒我有心里障碍啊。”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不由地“哈哈”大笑。
  陆原继续说:“想想那次去亢州看妹妹,你和江帆,把我灌醉了,我整整昏睡了一下午,这个记忆,始终忘不了。”
  他的话,把老顾也逗笑了。
  彭长宜看了一下老顾,跟陆原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是老顾,跟了我十多年了,在亢州的时候,我们跟小丁都是好朋友。”
  陆原连忙站起跟老顾握手,说道:“谢谢,谢谢你们对妹妹的照顾,您请坐。”
  老顾说道:“我不跟你们在一起,我在下边已经要了面条。”
  陆原看着彭长宜说道:“彭兄,这,合适吗?”
  彭长宜说:“随他吧,吃碗面条他还能在车上休息会。”
  “那好吧。”陆原站起送老顾到门口,说:“想着将车窗留一条缝。”
  这句话,当年在京州官场很是流行了好长时间。
  彭长宜将酒打开,首先给陆原倒了满满一玻璃杯酒。
  陆原看着一大杯酒,想说什么没说。
  彭长宜笑了,说:“忘了问你了,你们中午喝酒有硬性规定吗?”
  陆原咧着嘴说:“有规定,但是你来了,我又没有道理不喝,不过彭兄,我现在还没进步到喝一大杯的程度呢。”

  彭长宜给自己也倒上了一大玻璃杯酒,说:“想想你那次在亢州喝了多少,足足有三大杯。”
  陆原说:“但您别忘了,我足足睡了半天。”
  彭长宜想想他说得也对,就说道:“这样,先在你杯里存着,一会我喝。”
  陆原似乎没有理由跟彭长宜搅酒,就不再说什么了。
  彭长宜首先端起杯,说道:“我敬你,我来你这一亩三分地儿了,以后在工作中多关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