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是的。从三源到亢州,从亢州到锦安,又到阆诸,我感觉我的确幸运,这么幸运,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也不是每个人永远都能遇到,所以,来到阆诸后,我要让自己低到尘埃里,有人连江帆都不服,更别说服我了,尽管有江帆给我撑着,但我也需要平稳过渡,以后有机会再蓄势待发。”
  王家栋说:“我感觉,江帆你们俩配合干点事还是不成问题的,毕竟阆诸不是个大市,无论是土地还是人口,比锦安少了将近一半。”
  “是的,对此我有信心,毕竟在他手底下干事比在岳筱手下干事心里踏实,他不会无缘无故算计你。对了,我听说您去深圳着?”
  王家栋一愣,说道:“雯雯跟你说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嗯,您怎么去的?”

  “我让小圆给我定的机票,坐飞机去的。”
  “您一个人去的?”
  “当然,这还要伴儿呀?我又不是没去过深圳。”
  彭长宜笑了,部长说得对,想当年,他哪儿没去过?而且都是作为贵宾去的,只不过现在他这种状况,而且腿脚有些不方便,过去的风光不再了。想到这里,他说:“您怎么想起要去哪儿?见着她人了?”

  王家栋点点头,说:“事情很突然,那天,监狱的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小卓病了,这次病得比较重,好几天不说一句话,人也是恍恍惚惚的,希望我能去做做工作,我一想,既然她都病得这么厉害了,还是申请保外就医合适,于是我在头去深圳的时候,又找了她的前夫一趟,真要办这事,还是他出面合适。”
  “您上次不是找他了,难到白找了吗?”
  王家栋说:“也不能说是白找,还是有作用的,他这次明确跟我表态,下来就着手做这件事。跟这个人谈妥后,我才去的深圳,也跟狱领导提出了这个请求。”
  说到这里,王家栋轻叹了一口气。

  “您见着她了吗?”
  王家栋说:“那还能见不着?我就是见她去的……我在哪儿呆了三天,这三天,天天去监狱看她,陪她聊天,她的情绪明显好转,但大夫说好转也是暂时性的,过不了多久,她还会恢复回到过去……唉,可怜啊——回来这几天我心情一直都不好,不管怎么说,她今天这个样子,跟我也是有直接关系的……”
  “跟您有什么关系?”
  “唉——她还不是想报答我才帮助小圆的吗?所以才对小圆的求助一次又一次地开绿灯!想想她是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却办了傻事。”
  “什么傻事?”彭长宜刨根问底。
  王家栋看着他说:“你说什么傻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就是那么一问,呵呵。”
  “唉,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她是不会办傻事的呦,这个傻丫头……”
  彭长宜突然发现王家栋的眼里有了平时不多见的柔情,他问道:“您,是不是很挂念她?”
  王家栋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说不挂念是假的,要说这种挂念啊——唉,也是一直没断过,只是自己不去想而已。”

  彭长宜感到,王家栋心里还是有谷卓的,就跟谷卓心里有他一样,毕竟曾经的美好是不会轻易消亡的。
  这时,雯雯在外面喊道:“爸,彭叔儿,你们出来吃饭。”
  王家栋说:“你还没吃饭?”
  彭长宜已经跟娜娜吃了晚饭,但听王家栋这样问,他想了想说:“因为我知道您没吃,所以我也就没吃。”
  王家栋笑了,说:“不管你吃没吃,既然雯雯做了,你就陪我喝两杯吧,要不是你来了,这晚饭我还真是不想吃了。”
  彭长宜爽快地说道:“好,咱爷俩喝两杯!”
  王家栋从书房出来后,就看见雯雯妈妈在往客厅的茶几上放菜盘王家栋说:“雯雯妈,这样,我们去东房吃,端到东房去吧,这样你们也好早点休息。”
  王子奇听了爷爷的话,就说道:“我来端。”说着,端起一盘炸花生米就要出去。
  王家栋皱着眉头说:“放下,黑灯瞎火的你端得了吗?”
  王子奇听见爷爷这么说,还真把盘子放下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也太护着他了吧?别忘了,人家王子奇可是大小伙子,栽个跟头胡噜胡噜就没事了,别把孩子带小气了。”
  王家栋瞪着眼说道:“你算了吧,敢情不是你孙子,真磕了哪儿、碰了哪儿,你不心疼,我心疼!”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见过隔辈人疼孙子的,但是没见过像您这么疼孙子的!”
  王家栋白了他一眼,一边往出走一边说道:“你少来这套,等你到了我这岁数,你也是这样。”
  彭长宜说:“您这是溺爱,溺爱,就是对后代不负责的表现,就是对后代的犯罪。”

  王家栋笑了,说:“你批判的太早了,我溺爱不溺爱他,你问问他自己就知道了,我告诉你,疼孙子不假,孙子,就是我的眼珠子,那是受一点委屈都不行,但我只爱不溺,你不信的话问问家里的任何人就知道了,我告诉你说,别看小子奇平常不叽叽喳喳的,心里有数得很,我们爷俩平时很少出去,这个孩子特别坐的住,不像他爸爸小时候那样,放学撂下书包就往出跑,跟一帮混蛋一屁股呢的孩子折腾,他不是这样,你让他出去玩,他也不出去玩,他说在学校玩过了。所以,我们爷俩在家不是看电视就是看书,我跟你说啊,他现在看的书,比他爸爸一辈子看的都多,将来比他爸爸会强上一百倍,不信,你就走着桥。”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敢情您会说,他爸小时候您费什么心了,他小时候您费的又是什么心?结果当然不一样了。”
  “也是。”王家栋对彭长宜的话表示认同,他一边往出走一边说道:“所以我就跟小圆说了,我说我在你身上没下的功夫,要在你儿子身上找补回来。”
  “他还是小学生,您让他看那么多课外书干嘛?不耽误学习吗?”
  王家栋站在门口,回过身跟彭长宜说:“我从来都不认为孩子看课外书会耽误学习,关键是给他选择什么样的课外书,你问问子奇,他耽误学习了吗?再问问他,上次年级统考,考了多少名?”
  彭长宜说:“我不问,肯定是前三名。”
  王家栋笑了,说道:“前三名倒不是,因为我跟他说过,小学期间,你的成绩在全班十名左右就行,不要太卖力气,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就行了,初中要保持全班十名之内,以学习不费力为准,没有知识盲点就行,不能把书读死,高中必须要在前五名之内,或者左右也行,这个时候,必须要卖把子力气才行,毕竟我们国家是应试教育,拿不到分数,你的人生之路兴许就会瘸了一条腿。”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么小就给他灌输这么深奥的道理,您就不怕他消化不了?”

  王家栋认真地说:“我跟你说啊,培养孩子就得从小做起,老话说得好,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一点都不假,再说了,现在的孩子营养全面,智力好,只要大人用心,什么都能懂,聪明得很。”王家栋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向外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