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出现的一切问题她都得积极承受,是她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这种结果,也可能在她最初的选择中就已经决定了。
  这次,没有人能帮她了,因为一直帮助自己的那个人,现在也成了当事人,她不能再把科长拖进来了,所以,无论江帆怎么邀请,她就是不参加他们的聚会,你爱咋想就咋想!
  她可以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不理解,但是无法承受江帆的不理解,回来独处了一段时间,有些问题她也想明白了,这就是命,这就是人生之路,你必须要为之前不踏实的步伐承受被严惩的后果!对此,她不怪任何人,只有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她才能走出来,才能在不抱怨的状态下走出来。
  所以,她已经决定,在一个合适的、恰当的时间,她会跟江帆提出离婚,她早就写好了离婚协议书,只是还没想好怎么交给他,还有许多的细节问题她都要想好,因为这句话一旦说出来,就没有收回的可能了,所以,为了避免将来自己后悔,她也要给自己时间,让自己冷静,让自己有一个反复斗争的过程,这个过程,必须要有。只有自己想明白了,内心平静了,不再纠结了,她才会往下走。
  离婚没有什么,真的没什么,想想当初,江帆和袁小姶不是离了吗?彭长宜和沈芳不是离了吗?生活中,每天离婚的男男女女那么多,多他们一对又何妨?
  每一对男女的结合,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甜蜜的故事;每一桩婚姻的解体,都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伤痛理由。
  这样想着,丁一的心就平静了,踏实了,以后的路还很长,她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年华都浪费在跟江帆的感情消耗战中,她已经耗费了太多、太多,如果说之前她还认为很值,那么现在她动摇了。
  望着江帆的车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眼泪,无声地流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的人生将要独自开始,她要学会单独面对一切,要开始真正成长!
  她不由地想去了刘禹锡的诗:九陌逢君又别离,行云别鹤本无期;望嵩楼上忽相见,看过花开花落时;繁花落尽君辞去,绿草垂杨引征路;东道诸侯皆故人,留连必是多情处……
  此时,回到亢州的彭长宜,被沈芳冷落出门后,他没有回海后的住所,而是来到了老领导王家栋的家里。
  雯雯给他开的门,看见是他,雯雯说道:“彭叔儿,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还没吃晚饭?”
  彭长宜笑了,说道:“吃过了,谁在家?”
  雯雯说:“我爸和我妈。”
  彭长宜怎么听怎么感觉雯雯这话别扭,尽管他知道雯雯说的“爸”是王家栋,“妈”是她的娘家妈,但是“我爸我妈”混在一起叫,特别容易让人混淆其中的关系。
  彭长宜感到很好笑,但在雯雯面前,他大小也算个长辈,就忍住笑,说道:“你们吃饭了吗?”
  雯雯说:“我们刚吃完,但是我爸没吃。”
  彭长宜问道:“哦?为什么?不会是等着我吧?”
  雯雯小声说道:“我爸恋爱了——”
  彭长宜一听,立马停住脚步,看着雯雯说道:“什……什……么?你再说一遍?”
  雯雯赶紧把彭长宜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跟您说,我爸他呀,恋爱了,好几天都心事重重的。”
  彭长宜问道:“他恋什么爱?跟谁恋爱?”
  雯雯说:“他前几天去深圳看古阿姨去了,回来后就心事重重了,饭量也少了,话也少了,整天都是沉思状态,所以我猜他是恋爱了。”
  彭长宜笑了,狠狠地说道:“你就瞎猜吧,小心我给你告密!”说着就往屋里走去。
  雯雯吐了吐舌头,跟在彭长宜的身后,她才不担心彭长宜真会告密呢,就说道:“彭叔儿,您先去屋里坐,我给你们做点吃的去。”
  彭长宜说:“好啊,既然有人没吃,我就陪着再吃一顿。”
  雯雯的母亲迎了出来,彭长宜跟她打完招呼后进了屋。

  王子奇听到了彭长宜在院子里说话,就颠儿颠儿地跑进书房,对着正在看书的王家栋说道:“爷爷,爷爷,彭爷爷来了。”
  王家栋就是一愣,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表,说道:“真的?”
  王家栋放下手里的书,自言自语地说:“这半晌不夜的回来干嘛?”
  正说着,彭长宜进来了,他故意奇怪地说道:“干嘛把自己憋在屋里,多热,要是到了暑伏天,还不得捂出痱子了。”
  彭长宜一边说着,就一边摸着王子奇的脑袋说道:“你爸爸回来着吗?”
  王子奇说:“回来着,又走了。”
  王家栋摘下花镜,看着彭长宜说:“半晌不夜的你回来有事?”
  彭长宜说道:“是啊,我闺女给我电话,老张去世了,她一人害怕,我就回来了。”
  “哦?这么快?”
  看来王家栋也知道老张生病的事,这一点都不奇怪,彭长宜就说:“是啊,人没了。”
  王家栋说:“看来这人还真不经折腾。”
  彭长宜想起雯雯的话,说道:“您是不是有什么感慨了?”
  雯雯妈妈给彭长宜送进来一杯水,彭长宜起身接了过来。

  等雯雯妈妈出去后,王家栋说:“我现在什么都有,唯一没有的就是感慨。”
  王家栋问道:“在阆诸怎么样?”
  彭长宜说:“开始有点费劲,不像我在下面这么得心应手,整天跟你打交道的至少都是处级干部,所以累心。另外,咱们是从小地方来的,平时很少说话,也很少和人来往,干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现在有什么具体事没有?”
  “暂时没有大事,都是日常工作,有些事的确不像基层那么具体、琐碎。”
  王家栋笑了,说道:“那是你还没进入角色,你是不是不抓具体工作就心里没底?”
  “嘿嘿,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点。”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
  “江帆也没给派具体工作?”

  彭长宜说:“目前还没有,他说让我先熟悉工作,熟悉环境,干好日常工作就行了,不过我看了看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别说,出了佘文秀这档子事,有些工作的确受到了影响,明显滞后了,所以我现在干的工作看似不具体,但都是在为以后的目标打基础。”
  王家栋说:“那是啊,当家人出了事,家务事当然会受影响了,不过好歹江帆还在。”
  彭长宜说:“我感觉江帆也有些吃力,倒不是他的工作能力不行,应该是他对阆诸还没有那么深的影响力,班子成员也有不太服气的人,所以,他现在也还不能放开手脚大干,当前还是以稳定、以凝聚人心为主。我感觉,他现在应该在人事上动动手术才是。”
  “你跟他建议过了?”
  彭长宜说:“我哪能给他提建议?我到阆诸时间又不长,好多事自己还没看清呢,哪能给他建议,这样会误导他。况且,我给自己制定的原则就是:认清自己的限度,然后安分守己。所以,最起码我会安分守已在一年以上,把阆诸的角角落落摸清后,才会给他提所谓的建议。”
  王家栋看着他,欣赏地点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我感到很欣慰,这说明你对自己是深思熟虑地评估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