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5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笑容真是好看啊!
  可惜,是我搞砸了。
  虽然这不是最后的晚餐,可我当成最后的晚餐来做,我和白子惠出了门,去了超市,买了不少东西,又去了海鲜市场。
  回来后,我做饭。白子惠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我知道白子惠在看着我,她的目光随着我移动而游移。
  我知道,白子惠还是爱我的,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她看开了,不会像之前那么紧紧的抓着我,白子惠的重心又回到工作上。变成之前的那个白子惠,专注并且强大,这样对她来说是极好的,可是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幸事,可我又能说什么呢,只能尊重她的选择。
  用了将近两个多小时,饭做好了,摆了满满一桌,肯定是吃不下的,肯定是要浪费的,可还是想要这样准备。
  白子惠坐下来,因为做的偏西式,准备的是红酒。白子惠吃了牛肉,尝了意面,又挖了一勺海鲜烩饭,她笑了笑,说道:“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我说:“你要喜欢吃,我多给你做着吃。”
  白子惠笑笑,没说话。这是无声的拒绝。
  都已经说了,白子惠变了,她没有变得绝对,却变得让人难以把握,按照她的想法,她想要我来,我才能来,一切要以她的意志为转移,说白了,就是只讲需求,不玩感情。

  我跟白子惠吃完了饭,白子惠看着剩的菜,说道:“咱们出去走走?”
  我点点头,说道:“好!”
  随后。白子惠找来了盒子,竟然有一次性的餐盒,不过看起来挺高级的样子,她把剩菜装了进去,我们刚才吃的是从边上吃的,食物很多,装了好几个盒子。白子惠分成几个袋子,每个袋子里面分量都挺足的。
  “走吧!”
  白子惠笑笑对我说。
  我点点头,我有点猜出来白子惠想要做什么了。
  下楼,上车,我们往市中心走,来到了步行街,人很多。繁华,喧嚣,走着走着,走着走着,遇到了路边坐着的流浪汉,不用于乞丐,流浪汉没有乞讨。只是静坐着,白子惠把装食物的袋子给了他。

  一些感谢的话说出口,不过我觉得白子惠并不在乎这个,她更看重的是大口大口吃东西的样子。
  我们走了不少地方,把饭菜都送了出去,敢情白子惠这是出来送温暖来了,可是我的心里没有暖。只有冷。
  送完了温暖,我们回家,进了屋,我感觉很别扭,全身上下不舒服,因为我感觉白子惠把我看穿了,扒了我身上的皮。她的目光给我压力,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烂人。
  我有离开这里的冲动。
  白子惠大概看了出来,她笑眯眯的看着,柔声说道:“是不是这样的我给了你压力,今天不早了,就在这睡吧。”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好吧。
  一切如常,到了时间,上床睡觉,跟之前好像没什么区别。
  关了灯,房间里暗下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没多久,一具火热的身子扑了过来,没有言语,一切就那样顺其自然发生,不过似乎比平时要刺激的多,白子惠她放飞了自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耗费了不少体力,气喘吁吁,望着天花板享受余韵,没想到几分钟之后,白子惠翻身趴在了我身上,在我耳边轻轻说。
  “再来!”
  一夜过去,我想我有资格去网上回答一晚上跟女朋友做羞羞的事没有休息是什么体验,体验就是太他妈的累了。
  到了后来,只有我出力,白子惠闭着眼睛享受便好。
  这下好了,我董宁光荣成为玩具。
  说实话,到了后程,没有体验,只有机械的运动,重复而无趣,无论多么好看的女人,做多了都那么一回事,还是新鲜的比较刺激。
  是有一些手段可以维持兴趣的,可是白子惠没有,她让我过度的进行,她没有说也没有想,可是白子惠的行为让我觉得她让我习惯,让我受不了厌烦。我是这样感觉的。
  无需如此,对我失去了兴趣,明说便好,让我自己恶心,确实不留什么话柄,可是却过于心机。
  一夜之后,我小睡了一会,大概一个多小时,醒过来,天凉了,六点多快七点,白子惠还睡着,不过我知道她是装睡。
  我下了床,穿好了衣服,把白子惠给我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打开门,关好,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白子惠的意思我很清楚,她说了很多,意思就是让我自觉一点,平时不要去烦她,她不会想之前那样付出感情,有需要的时候会找我过去,很冷酷,不过很现实,这大概才是真的白子惠。
  我懂,我走。
  离开了白子惠那里,我找个地方,吃了早饭,回了我和关珊的家,太累了,我躺下便睡了,这一觉足足睡了六个小时,起来之后,感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腰有点发酸。还是上年纪了,不是年轻小伙子了,恢复力极强。

  醒过来,我不想下楼,叫了外卖,现在送餐也方便,点了一份大餐,又要了饮料,这个点不是高峰。送货还是挺快的。
  我等着。
  没事做,无聊之中,我翻出来之前的结婚照,照片中,我和关珊脸上带着笑,看起来很开心,结婚,大喜事,自然是开心。
  我看着关珊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开始,关珊死了,现在,关珊活了。
  关珊在哪?
  关珊还会回来吗?
  关珊回来之后,我们是什么关系?
  好乱的感觉,怎么想都想不通。

  除了关珊,还有李依然,还有我们的孩子,对了,童香姐姐也会随时召唤我。
  算了,别多想了。
  餐到了,我吃完了饭,觉得挺满足的。
  想了想,开车去了我妈那里,呆到了晚上九点多,其实也没什么做的,就是干坐着,跟爸妈闲聊几句,看看姗姗的状况。
  关珊的事,我没跟家里说,我怕吓到我爸妈,关珊父母那边应该也不知道,我去的时候,没听到什么,如果他们知道,心里面肯定会想。
  回去之后,我又睡起了觉。火哥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出去喝酒,他跟我说,最近他们占优,慢慢扳回了局面,关系也到位了,火哥的酒吧准备重新开业。
  我拒绝了,没有那个心思,火哥没有强求。估计他觉得我比较难融入他的那帮人之中。

  挂了电话,我又睡了。
  睡的迷迷糊糊中,我被电话吵醒了,火哥的电话,我一接电话,清楼老板告诉我火哥喝多了,她的意思是想麻烦我把火哥带走,我当时迷迷糊糊没细想,嘴里说好。
  挂了电话。我清醒了一些。
  火哥不是跟人喝酒,怎么跑到清楼去了?知道了,愣子干的好事,清楼老板把他收买,自然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么,清楼老板说让我们反目成仇便是今天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