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0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投影幕布打出发言题目《论超低烈度武装冲突》,发言人李牧大校的时候,不认识李牧的人也都知道这位爷是谁了。
  三十二岁的大校正师职军事干部,全军仅此一位。
  李牧向往常讲课那样,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他讲道,“多年前,海军陆战队的某位陈姓军事主官提到一个概念——低烈度武装冲突。一般认为,情报战线的秘密交手,边境零星交火,跨境恐怖袭击等形式的武装冲突,系低烈度武装冲突。”
  “印巴之间的边境武装冲突,巴基斯坦与塔利班之间的零星交火,东地区的武装冲突,欧美等国遭到的恐怖袭击,等等,都属于这个范畴。甚至亚丁湾的海盗袭击,也在这个范畴之内。”
  “过去十几年,我军一直在适应同样形势下的武装冲突,并且根据实际情况对部队的装备、人员训练、编制等作出相应的改变。当前一个大的趋势是,全球军事斗争形态将会长期处于低烈度武装冲突为主的环境当。这里面包括了代理人战争。”
  他顿了顿,扫视了一眼,“我今天要讲的是超低烈度武装冲突,具体到战术的运用。我个人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极小。当然,今天在这里只讨论战术,不涉及其他方面。咱们面临的,是如果有效的应对更低烈度的武装冲突。介入,反制,消除。”

  他直接在键盘噼里啪啦的敲下了几个大字,显示在幕布:多军兵种多部门协作下的战术问题。
  “现代社会科技长足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使用更多更高的应用技术进行生活和工作。导致咱们面对的威胁是更加难以对付的,全面的。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冲突,呈现出一个主要特点——武器的运用。在很多时间,手里的武器越来越的是个象征,是个威慑,你没有使用的条件。”
  “我担任边防第701团团长期间,和西北劲旅第十二旅打了一场对抗演习。双方的力量对非常的悬殊。第十二旅有立体进攻能力,他们的炮兵部队一次齐射足以覆盖我团所有的防御阵地,他们的装甲集群一次冲击能够直接打我我团的防御纵深。在那场演习里,我提出一个概念。”
  “我们不用枪,用开山刀。”
  他微微笑了笑,道,“最后我们赢得了胜利。因此我要讲的是,砍刀是杀手锏武器。我想说明的是,未来咱们面对的大概不会是装备先进的现代化军队,而是手持砍刀的流氓型小国家的威胁。也许咱们的武备远超他们,但全球的大环境下,先进的武备变成了威慑的存在。而能够使用的,是诸如‘开山刀’之类的低关注度武器。”
  轻轻摆了摆手,李牧微微一笑,说道,“这样的喻可能难以理解,但却是咱们面临的最多的威胁种类。”

  没有人笑,在座的每一位都表情严肃凝眉思考。李牧说的很隐晦,但在座的又怎么可能理解不了其深层次的含义呢。越想,大家越觉得形势的严峻。这好直接跳过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进入了第四次世界大战。
  爱因斯坦说,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到什么武器,但是他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大家用的一定是石头和木棍。
  李牧讲的是这样一个大背景。
  “具体到特种作战,当前也越来越复杂。处理这样的问题,也不再是单个军兵种的事情。我能够举例的是剿灭扎买提犯罪团伙的这个案例。武警的同志对这个犯罪集团肯定是很熟悉的。这个犯罪集团也是我在武警第三机动师任职时的主要对手。”
  “到了后期,我们武警官兵要去到陌生地域执行抓捕任务,把扎买提活着抓回来这个案子才能完美结案。陌生地域,没有任何支持。行动之前相关部门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最后还是出了问题。抓捕小组依靠过硬的军事素质完成了任务,但也损失了一些人。”
  “这充分的暴露出了多部门协作起来的问题。在过去,我们的情报和通讯能力无法提供这样的支持,现在咱们有这个硬件的实力,如果有效的协作,应当是各个军种以及各个部门迫切需要研究解决的问题。美军的海外行动水准应当是全球最高的,他们一样是经历了多次惨痛的失败总结出了经验才有今天这样的能力。”
  李牧顿了顿,扫视了一眼,说,“在这方面,我认为海军的同志们做得不错。他们在应对海超低烈度武装冲突,甚至算不武装冲突的冲突时,用了一个非常有效也非常简单的办法。”
  “用更多、吨位更大的船去撞击对方船只。”
  众人呵呵的轻声笑了起来,来自海军院系的教员们既觉得自豪,也觉得有些脸红。凭大吨位去欺负人,其实也算不什么光荣的事情呢。
  “当然了,海超低烈度冲突与陆、空的,有很大的不同。具体到具体的作战地域,针对实际情况,如何应对,非常的需要好好的研究和总结经验。协作是必不可少的,陆海空军,武警部队,我个人认为,建立一个长期的协作机制,搞一个能够长期运作的行动标准出来,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牧从讲台那里走出来,“我的发言完了。”
  敬礼。
  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战术,李牧的发言依然的显得空泛,更没有提到什么新型的战术。但是他所讲的这些话的含义,以及他想要表达的,都引起了在座诸位的思维的震动。
  其最引人注意的无疑是——长期的协作机制。

  差直接指出建立特种作战司令部统一指挥所有特种作战行动了。
  毫无疑问,李牧给这次交流会定下了一个讨论的热点。
  伞兵学院是培养伞兵部队初级干部的地方,从这里出去的伞兵军政干部,被视为精锐。
  国的伞兵部队长期托管给陆军,除了涉及到空军方面的训练,其他训练基本是以陆军作战部队的训练为模板,其的伞兵侦察部队实际是特种部队。确切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伞兵部队和陆战队一样,被认为是特种部队。
  伞兵秉承了空军的傲气,并且他们本身是万岁军,天下老子第一的气势几十年了。

  交流会最后两天是实战展示,各个院校的教员拿出真材实料来,一看一看谁的教学方法更好。
  自然的,特种作战的实战化射击科目历来是最被看重的,扩展到普通单兵的实战化射击,或者说应用射击。这是部队军事训练向实战化贴近的举措之一。
  一切以实战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在此之前,伞兵学院的学员们进行了城镇作战的演练,包括攻占建筑物、街区防御作战、建立前进出发阵地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