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4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哟,我的小祖宗,送送送!还不行么!”

  刘芸笑着看向我,是示威,我想笑,很想说我巴不得他爸现在就跟我离婚呢,这种示威有意义么?
  老太太在,刘远明不像平时那样叫我,对我爱理不理,一边和两人往侧门走一边使唤我去开大门。
  我应了声,拿了钥匙跟在他们身后出了侧门,然后三人往院里走,我去开门,一直等再门口,刘远明开车出去了,我才又重重吁了口气关上门回到柜台前坐下。
  刘远明走了,我悬着的心放下,人也松了不少,但是我依旧烦躁。
  感觉最近想了那么多,但实际上有用的好像什么也没做,所以我犹豫了下,拿出手机,给亚桑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接起,电话那头的亚桑轻轻的喂了声。
  我憋了憋,“在干嘛?”
  “在看电视。”
  “……你不睡午觉么?”
  “睡不着。”
  我沉默了,而他也不说话,就那么过了好会,就在我刚想开口的时候,他忽然说:“那个……你还能去么?”
  “……我昨天不是就和你说,我去不了了么?”
  “我说的不是寺庙。”
  我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律师事务所,眉瞬的拧得更紧,“我、我也不清楚。”
  “要不……”他话到这,声音顿住,过了两秒才又说:“你看吧,如果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和我说就好。”
  “……”心瞬的酸涩,我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避讳呢?
  他之前应该是想说要不他帮我去问,但最后还是改口了,他很清楚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墙,如同第一次在寺院我一见他的时候。

  我不自觉的就上去和他搭讪了,他显然心里是清楚的,所以他说了那句话……
  “亚桑……”我叫他。
  “怎么了?”
  “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你、你……”你喜欢我么?
  那五个字,好似梗在喉咙,怎么也吐不出,我捏着手机的手攥得死紧,最后轻叹了口气说:“没什么,先这样吧,我需要帮忙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他顿了两秒回了我个字,“好。”
  电话挂断,我爬回桌上,我承认我胆怯了……我害怕被拒绝,如果他拒绝我的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估计我连离婚的勇气都散了……
  下午我姐来叫我吃饭,前脚才出去,他后脚出进了接待厅。
  我们都没说话,只是看了看对方,然后他去上班了,我继续往柜台爬。

  刘远明是十点出头这样回来的,脸上的疲态很明显,我正在外面帮忙,他叫了我声后只说去看看这两天的账就进了接待厅。
  我也没太在意,估计又是老太太和刘芸嚼舌根了,不过看刘远明那样子,也不信,但是不信不代表没一点疑心,看看自己也放心。
  我继续在外面忙,过了十几分钟这样,身后忽然传来刘远明笑嘻嘻叫我的声音。
  “阿依。”

  我转头,就见他不知何时站在了接待厅门口,“怎么了?”
  “你来。”
  “……”我是不想和他单独相处,蹙眉就回,“正忙着呢,一会……”
  “让你来就来。”他依旧笑,但是却感觉有些不一样了,而且眼底好像也没笑意。
  我身子一僵,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很不情愿的朝他走过去,声音喏喏的问:“怎么了?”
  “我有东西要给你。”他说着,伸手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带着我那个里走,很用力的那种。
  我心跳一下就快了起来,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因为我嗅到了那股我熟悉的荫鸷味道。
  “你、你要给我什么?”

  “带了点小东西回来。”
  冷冷的声音,荫鸷的气息,我才不可能相信他是要给我什么!
  “……账没问题啊。”我急了。
  “我没说账有问题。”他声音依旧冷冷的。
  我下意识的停下脚步,“那你是怎么了?”
  他不说话了,只是拽着我的手更紧,使了劲的拉着我往里走。
  我喉咙紧涩,“阿明……”

  “走啊!”他声音大了起来,使劲拽了我一把。
  我身体往前冲出好几步才停下,一转身,就看到他拿出房间门的钥匙准备开门。
  我知道,这种是时候说什么都没有,他怎么也会先动完手再好好说。
  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我感觉好似回到了他第一二次对我动手的时候……
  “到、到底是怎么了你要说啊?”我声音发抖。

  他没回我,低头打开门,然后将门一把推开后转头看我,目光的荫鸷而凶狠,“被让我在这就就动手。”
  “……”我唇颤了颤,因为害怕眼眶都酸涩起来。
  我想跑,真的想跑,但我要现在跑出去,不过也是让人看笑话,看我的狼狈,看我怎么被他打罢了。
  而且……看完了闹完了人散了,他会继续动手。
  我攥着指尖,低头才走到门口,他抬手一把就掐着我的脖子将我往房间里按,反手一把将门关了起来。
  他是用了很大的力的,虽然只是一只手,但我瞬的已经感觉喉咙痒涩,难受得想咳嗽,喘不过气来!
  我双手死死拽着他的手腕,而他的脸变得极为可怕,眯着眼看我,“想跟老子离婚?想告老子?门得没有!”
  我已经充血的眼瞬得睁得更大,他忽的就笑了,笑得狰狞,一个将我摁贴在衣柜上,“艾依啊艾依!老子给你吃给穿,养你们一家老小,要什么买什么,你特么就是悄悄算计着跟老子离婚!”
  “我……咳咳……”我想说我没有,抵死不承认,要不他真的会打死我。
  但是我才挤出一个字,就咳喘起来,完全吐不出第二个字,只感觉一直在的眩晕,好像脑袋都变大了……
  惧意升起,身体本能的做出挣扎的反应,不仅双手死死拽着他的压着我喉咙的手,脚也下意识抬起去踹他。

  可是他不疼不痒,捏得更用力,不过一会,我就没了力气,眩晕感越发沉重起来。
  就在我感觉真的快死的时候,他忽的松了手,我瞬的就滑坐在地上,一手杵在地上一手捂住脖子不停得咳嗽。
  我还没缓过来,就听到异象,心脏猛的一颤,我一边咳嗽一边掀起眼,就见刘远明已经解开皮带往外抽出。
  “?!”我眸子顿张,紧接着他手扬起,我连忙低头,杵在地上的手抬起挡住头。
  空气中‘啪——’的一下脆响,紧接着钻心的疼就从手臂和肩甲骨的位置传来,我惨叫出声。
  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一边咳喘着一边抱住那挨了一皮带的手臂,那火辣辣的痛让我浑身发抖。
  日期:2017-12-12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