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岩伸手拿起族谱看了一眼,然后哆哆嗦嗦地翻开了第一页,眼睛突然就睁大了,激动地说道:“啊,这是……这是……我见过,见过……这是陆大将军的嫡系家谱啊……对了,我还记得是在第三页……第三页……”说完,颤抖着手翻到第三页,可手抖的厉害,好一会儿都没有翻到。
  女人急忙帮他翻到了第三页,说道:“爸,你别激动……这不是第三页吗?”
  “把……我的眼镜……眼镜拿来……”陆岩显然老眼昏花了,有点急迫地说道。
  保姆快速走进里面屋子拿来一副老花镜给他戴上,只见他一根手指头顺着书的上面慢慢比划着一路往下,最后激动的颤声道:“紫燕……你看……你看……陆济源……这就是……就是你爷爷啊……”
  陆鸣听了陆岩的话吓了一跳,因为陆济源可是自己的曾祖父,怎么突然成了陆紫燕的爷爷了?如果自己的曾祖父是陆紫燕的爷爷,那自己的爷爷陆尚友和陆岩岂不是亲兄弟?
  对了,怪不得陆岩和爷爷关系这么密切,不用说,他肯定是自己曾祖父在外面风流快活的产物,跟自己爷爷应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陆鸣怎么会失去和陆紫燕攀上关系的机会?马上故作一脸诧异地说道:“陆济源?那是我曾祖父啊……怎么?难道你是……是我的二大爷……”
  陆岩的的注意力全在家谱上了,好像没有听见,陆紫燕却听得清清楚楚,抬头瞥了陆鸣一眼,那眼神很复杂,既像是看着自己的一个穷亲戚,又像是带着无限的怜悯。
  只听陆岩忽然惊讶地问道:“怎么尚友也上家谱了……以前没有啊……啊,还有陆兆南……”
  陆鸣笑道:“爷爷,这是我父亲找人写上去的,我父亲的名字是我找人写上去的……”

  陆岩点点头,说道:“好好……他们都不在人世了,自然要写上去……”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这家谱能不能留下给我看几天?”
  陆鸣稍稍一愣,说实话,对他来说这本家谱不仅是祖传的珍宝,还是他坚守自己陆大将军嫡系传人头衔的最有力证据,换做别人碰都不让碰,更何况还是借阅呢。
  并且,他担心陆岩拿走这本家谱如果不还的话,自己找谁要去?难道为了跟他女儿攀个关系就把这么珍贵的祖传宝物拱手送人?
  不过,这种担心也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即就咬咬牙大方地说道:“当然可以,既然你是我二大爷,我的家谱也就是你的家谱一样……”
  陆岩似乎很高兴,点点头说道:“好好,你父亲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陆鸣还想给陆岩和陆紫燕增加一点深刻的印象,趁机问道:“爷爷,你见过我奶奶写的字没有?”
  陆岩一愣,疑惑道:“你奶奶?”
  陆鸣从包里面拿出王奎给他的那张契约,送到陆岩面前,蹲在他身边说道:“我爷爷离开梅源村之后,我奶奶把那栋老宅子卖给了王奎,这是当年她亲笔留下的字据……”
  陆岩又戴上老花镜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忽然浑身微微颤抖,激动地说道:“没错……跟过年时候写的对联一模一样……你奶奶可是个有文化的人啊,还教过我认字呢……”说到这里,忽然声音哽咽着叫了一声“嫂子啊……”
  陆紫燕急忙拍着陆岩的脊背说道:“爸,别激动……难道忘了医生的话了吗?”说完,狠狠瞪了陆鸣一眼。

  陆岩喘息了一阵,忽然盯着陆鸣说道:“王奎?你刚才说王奎?他买下了你家的租屋?”
  陆鸣点点头说道:“是啊,不过,我已经把租屋赎回来了,还买下了我们祖坟附近的几十亩地,准备在那里修建一个大祠堂……”
  陆岩急忙问道:“这么说祖坟还在啊?”
  陆鸣笑道:“当然在,我曾祖父陆济源的坟也在,租屋的梁上面还刻着他的名字呢……”
  陆岩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好好……对了,那个王奎呢?”
  陆鸣说道:“上个月去世了,我还去参加了他的葬礼……”
  陆岩呆呆地楞了一会儿,嘴里念叨着“也没了……都没了……”
  陆鸣小心翼翼地问道:“爷爷,既然你这么想念家乡,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看看呢?”
  只见陆岩嘴唇一阵哆嗦,良久才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们几个人……发过誓……此生再也不回……陆家镇……”

  陆鸣一愣,随即似乎明白了陆岩这句话的含义,心想,不用说,陆家镇的灭门惨案可能一直折磨着他们的良心,以至于发誓此生不再回故乡,多半是没脸回去。
  陆紫燕好像生怕父亲再受到刺激,急忙说道:“爸,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等你病好了再让他来看你……”
  陆岩似乎也再打不起精神了,于是在女儿的搀扶下站起身来,颤巍巍的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拿起那本家谱,扭头冲陆鸣说道:
  “我老了,不中用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尚友的老骨头……我们活着不能回陆家镇,死了以后是肯定要回去的……”

  说完,往前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说道:“今后有什么事情就找你姑姑吧……”
  陆鸣一愣,随即意识到陆岩嘴里的“姑姑”指的就是陆紫燕,如果陆岩和自己爷爷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的话,他的女儿可不是自己姑姑吗?
  这么一想,忍不住一阵兴奋,心想,蒋凝香指望自己跟陆岩一家攀上关系,没想到竟然认了一门亲戚,只是,陆紫燕好像神情冷淡,谁知道她会不会听老子的话。
  陆鸣站在那里等了好一阵,才看见陆紫燕从里面出来,于是恭恭敬敬地说道:“姑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如果在W市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跑腿的话尽管吩咐……”
  陆紫燕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招招手说道:“你坐,我又几句话要问你……”
  陆鸣心中一动,心想,既然陆岩主动想见自己,那他们肯定对自己的底细有所了解,尤其是外界一直都有关于自己和财神遗产的传闻,万一陆紫燕要是问起这件事该怎么回答呢?
  “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陆紫燕坐下身来,从花瓶里抽出一支野堇菜,放在鼻子底下嗅嗅,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爷爷参加革命之后,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并且有了后代……你的叔叔一辈已经没人了,可兄弟侄子这一辈还有不少人,不知道你跟他们有联系吗?”
  陆鸣急忙摇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他们……”
  说完,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嘟囔道:“我现在其实就是一个孤儿,听说还有兄弟子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确实很想跟他们见见面……只是……他们可能看不起我……”
  陆紫燕奇怪道:“他们为什么看不起你?”

  陆鸣诺诺道:“他们可能不会承认我的身份……”
  陆紫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陆云轩只是我父亲小说里的一个人物,将来也只是银幕上的一个形象,你也没必要非跟他扯山关系……
  日期:2017-07-2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