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抱着一捆鲜花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不过,他倒是没有躲避女人的目光,反而也趁机把她打量了几眼。
  只见这个女人身上穿着一套宽松的家常便服,剪着短发,瘦削的脸颊透出几分精明强干,尤其是那双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感到很不自在,忍不住就会产生卑微的感觉。
  最惹人注目的是,她的一条腿竟然像男人一般搭在前面的茶几上,能够清楚地看见脚上的一个大拇指染成了红色。

  “你就是陆鸣?坐吧……”女人把陆鸣眼睛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收回放在茶几上的那条腿,伸手指指对面的沙发说道。
  陆鸣把花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在女人对面正襟危坐,一双眼睛却瞟着里面的一扇门,猜测陆岩应该就在里面。
  “找个花瓶插上……”女人先前就已经注意到陆鸣手里的一捆野草一样的玩意,好像有点好奇。
  于是把脑袋凑到陆鸣带来的花束跟前嗅了一下,似乎对这种香味很满意,于是冲站在一边的保姆吩咐道。说完,也不理会陆鸣,自顾站起身来走进了里面那个房间。
  妈的,她应该就是陆岩的女儿陆紫燕吧,听说在总参工作,好大的架子啊,蒋凝香还指望自己能跟她建立联系呢,看她这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显然没戏,也许,要不是陆岩想见见自己,她还不一定同意自己来呢。
  陆鸣正自胡思乱想,只见女人从里面房间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陆鸣急忙站起身来,他知道,眼前的这老头就是陆岩了。
  也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个爷爷生前唯一的伙伴的一瞬间,陆鸣心中涌起一股感情的潮水,眼睛竟然有点湿润。
  “爸,他就是陆鸣,陆尚友的孙子……”女人小声说道。

  陆鸣似乎察觉到陆岩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可随即就在女人的搀扶下慢慢在沙发上坐下来,保姆马上拿来一个靠垫塞在他背后。
  “陆鸣……陆鸣……”只听陆岩嘴里念叨了几句。随即嗅嗅鼻子,注意到了插在花瓶的花,稍稍惊讶地问道:“这是那来的?”
  女人瞥了陆鸣一眼,小声道:“他带来的……”
  陆岩伸手从花瓶里抽出一支,放在鼻子跟前贪婪地嗅了一会儿,然后盯着陆鸣仔细端详了一番,最后点点头,扭头冲女人说道:“像……像我大哥……这是最像的一个……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女人楞了一下,随即笑道:“我闻着味道挺好,香而不腻,倒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怎么?爸,你认识这花?”
  陆岩又闭着眼睛嗅了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睛说道:“这是野堇菜,每年的四五月间,梅源村的山坡上到处开满了这种花……”
  说着,忽然冲陆鸣问道:“这个季节山上还有这种花吗?”
  陆鸣注意着陆岩的反应,心里一阵兴奋,知道自己的用心选的这束花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不过,他不敢在陆岩面前撒谎,于是说道:“山上已经没有了,不过,因为这种花有药用价值,陆家镇有人工栽培……”

  陆岩点点头,似乎心情好起来,冲女儿说道:“还是他懂我的心……尚友的孙子给我带来了家乡的味道……好好……”
  女人瞥了陆鸣一眼,眼神中似有一丝赞许的神情,随即对陆岩说道:“爸,你也真是的,如果知道你喜欢这种花,我让人每天给你采来就是了……”
  陆岩说道:“也说不上喜欢……男人怎么会喜欢花花草草……只是,突然闻到这股熟悉的香味,让我想起了梅源村……想起了尚友……”
  正说着,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保姆走过去开了门,只见一名男医生带着一个护士走了进来,陆鸣注意到这个医生的军衔竟然是上校。
  “首长,该吃药开了,今天精神挺好啊……”男医生笑道,一边瞥了陆鸣一眼。

  陆岩接过护士递过来的药扔进嘴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白开水,然后一仰脖吞了下去,喘息了一会儿,说道:“今天见到了老战友的孙子,心里高兴啊……”
  男医生又瞥了陆鸣一眼,笑道:“高兴当然好,可也要注意休息……”说着,看看表,继续说道:“我不得不提醒您老人家,再过半个小时必须上床睡觉……”
  陆岩摆摆手说道:“那你就别耽误我的时间了……”
  男医生笑笑,就带着护士出去了。
  陆鸣一听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等到房门一关上,马上说道:“爷爷,其实我看过你写的那本书之后就一直想来看你,可又不知道你在哪里……”
  陆岩点点头说道:“我听说了,那个……徐明,说你出钱拍电视剧……好好……我说了,等电视剧拍好了,只要我能走路,一定去参加首映式……”
  陆鸣马上哭丧着脸,一脸悲愤地说道:“可他们不承认我是陆云轩的孙子……说我冒充的……”
  陆岩好像知道这回事,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你也没必要太在乎这么名分……
  二三十多年前,那时候你恐怕还没有出生,组织上曾经派人到陆家镇寻访过你们一家人的下落,遗憾的是那时候你奶奶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你父亲……”
  陆鸣小心翼翼地问道:“爷爷,是不是因为我父亲的问题,所以政府不承认我的身份……”
  陆岩还没开口,女人就抢先说道:“这还不明白吗?你爷爷已经被他们神化了,不能有任何污点,你父亲是个杀人犯,而你又来路不明,所以,你可以说自己是陆尚友的孙子,但不能说是陆云轩的孙子……”
  女人一句话就像是惊醒了梦中人,心想,对呀,陆云轩现在是家喻户晓的英雄,可知道陆尚友这个名字的人几乎没几个了。
  女人的话分明是暗示自己只要坐实和陆尚友的爷孙关系,实际上也就变相确定了自己和陆云轩的关系。
  并且还不会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也许,自己准备在梅源村搞一个大型祭祖仪式的计划可以实施了,只要不提陆云轩,谁能说自己是为了攀附烈士冒名顶替呢?
  心里这么想,可陆鸣脸上仍然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哼哼道:“我就奇怪了,难道烈士的家里就一定都是好人吗?再说,我父亲都去世十几年了,难道死人都不许认祖归宗吗?”
  陆岩咳嗽一声,摆摆手说道:“你别管人家承认不承认,只要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可我一眼就能认出你是尚友的孙子……
  那时候他也就跟你差不多大……我们几兄弟整天形影不离……哎,想起来就跟做梦一般……对了,你叫什么?啊,陆鸣……”
  陆鸣见陆岩的眼睛好像有点睁不开了,急忙说道:“爷爷,我带来一样东西给你看看,说不定你以前也见过呢。”
  陆岩好像没有听见,嘴里继续嘀咕着。
  女人瞥了一眼陆岩,说道:“什么东西?”
  陆鸣从包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祖传的家谱,放在陆岩面前说道:“这是我们陆家的族谱,是我父亲传下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