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有点儿麻爪,双臂支棱着,半天才慢慢放在郑云苓的肩头,怜惜的轻拍着,心里却忍不住的想:这是第二次了吧?!上一次抱她还是在龙朔,打雷下雨的那一晚。
  话说,这姑娘是不是对我也太放心了点儿?我虽然很少会自作多情,可总这么投怀送抱的话,难免也是会有那么一点点想法的呀!
  郑云苓哭了很久,哭完之后却什么都没说,爬起来就跑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拿上手机和记录本,显然今天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萧晋傻呆呆的躺在躺椅上,摸摸早已被泪水湿透了的衣襟,欲哭无泪。

  不行,他觉得自己这会儿十分需要AV……啊呸,是安慰,眼珠子一转,就脱下上衣放到小药炉上烤干,然后又灌了一壶“寒泉甘露”,就锁上门去了梁玉香家。
  时间已经快到傍晚,梁玉香正在压水井边洗菜,因为下蹲的缘故,满月被裤子绷的紧紧的,分外诱人。
  萧晋走进院门看到这一幕,嘴巴就咧了开来,悄没声儿的凑上去,伸手就捏了一把。
  梁玉香吓得菜盆子都掉了,回头看见是他,就半是惊慌半是娇嗔地说:“要死你了?怎么敢在院子里就这样?大门都还没关呢!”
  “我确实要死了,”萧晋拥住她,贱兮兮地说,“求女菩萨搭救。”
  “滚一边儿去!”梁玉香哭笑不得的推开他,快步走到院门口探头看了看外面,见没什么人,这才将大门闩上,走回来没好气道,“大白天的就不想好事,老娘真是瞎了眼,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一个大坏蛋呢?”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拉住女人的手,萧晋继续犯贱,“女菩萨慈悲为怀,有始有终,送佛送到西,一定不会在这种时候放弃我的,对不对?”
  “对什么对?”梁玉香哭笑不得的掐了他一把,埋怨道,“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啊?菩萨和佛祖也是能随便开玩笑的?”
  “好好好,不开玩笑了,咱们先进屋。”
  “进屋可以,但你不准碰我的衣裳。”
  “啊?你要自己脱?也行,但动作要快。”
  “快你个大头鬼,今天你要是敢碰老娘,老娘就拿擀面杖把你打出去!”
  “不会吧?!只是一天没见,擀面杖兄就重新上位了?玉香姐,你不能这么无情啊!我虽然没有擀面杖兄长,可我比它块头大啊!女人不都是喜欢大的么?”
  梁玉香快要被这货的死皮赖脸给折腾哭了,伸手死命的在他身上掐着,骂道:“混蛋!王八蛋!我让你瞎说!你昨天刚刚才中了毒,怎么能今天就胡闹?”

  萧晋呲牙咧嘴的感受着“梁玉香式”的关心,开口辩解道:“我已经没事了,真的,身体完全健康,真不是在胡闹。”
  “那也不行!”梁玉香掐累了,喘着粗气说,“你要是想跟姐说说话,姐陪你,但你若是胡来,姐可真会把你打出去的。”
  “好吧好吧!就说说话,我保证不脱你的衣服,这总行了吧?!”
  郁闷的说着,萧晋掀开上衣,见腰上被掐的一片红,不由又可怜兮兮道:“姐,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梁玉香看了也有点心疼,伸手过去轻轻的揉着,口中却仍厉害道:“活该!让你一天到晚的就不想好事儿。”
  “那怎么就不是好事儿啦?难道你就不爽,不开心?”萧晋顿时就叫起了撞天屈,这世上还有比床事更好的好事儿么?
  “呸!”梁玉香啐了一口,拉着他走进里屋,将他摁到床上,然后就开始在他身上乱摸起来。
  萧晋精神一震,还以为这女人刚才只是傲娇,正犹豫着是玩一把干柴烈火还是拼死反抗,就见梁玉香从他兜里掏出两个小瓷瓶来。
  “这里面有能治跌打损伤的吗?”

  萧晋傻傻的指了指其中一瓶。梁玉香打开往掌心倒了些,就开始在他的腰上涂抹起来。
  感情只是为了找药啊!
  “擦点药,把里面的淤血化开,也省的你晚上回去不好跟沛芹解释。”女人口气酸酸的说。
  萧晋心里叹息一声,等她涂完了,就伸手抱住,向后仰躺了下去。
  梁玉香以为他还要干坏事,顿时就挣扎起来。
  “啪”的一声脆响,满月上挨了一巴掌,萧晋说:“别乱动,只是抱抱,没想把你怎么样。”
  梁玉香这才放下心来,安静的趴在他的怀里。

  “玉香姐。”
  “嗯。”
  “我想,回头还是找个机会……把咱俩的事情跟沛芹姐说了吧!”
  “不行!”梁玉香霍然支起上身,瞪大了眼睛愤怒道,“姓萧的,如果你胆敢抛弃沛芹,我会立刻去死,而且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你又想哪儿去啦!”萧晋没好气的将她拉回到怀里,“谁说要抛弃沛芹姐了?”
  梁玉香明白了他的意思,娇躯一僵,良久才幽幽地问:“沛芹她……会同意吗?”
  萧晋又叹了口气,说:“你见过赵彩云,她也见过赵彩云,你觉得你能看出来的事情,她会看不出来吗?从那件事后,其实我每天都在等着她质问我,可直到今天,她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梁玉香眼中闪过一丝希望,随即又慢慢淡去,轻声说:“不一样的,我了解沛芹,她虽然看上去柔弱,其实心里要强的很。
  之所以不提赵彩云的事情,是因为她太在乎你,也是因为赵彩云远在山外,眼不见心不烦,用她曾对我说过话来讲,就是她没必要因为这种没影子的事情,而去消耗掉你们之间来之不易的感情。
  可我不一样,我和她有着十几年的情谊,我们两家相距不到三十米,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让她怎么做到当我不存在?怎么能不介意我分走她的男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能把我当成赵彩云,能做到视而不见,可她的心里会有多么难受,你能想象得到么?”
  说着,梁玉香再次支起上身,萧晋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哭了。
  “萧晋,”女人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道,“沛芹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才会无条件的容忍你在外面胡来,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规劝你什么,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如此随意的去糟蹋她的感情。

  我们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就算是欺骗,就算是自欺欺人,也请你不要让她知道,好么?求求你了……”
  很多时候,萧晋都会怀念还在京城时的日子。不是想念那个时候的富有和轻松,而是想念那些主动往他床上爬的女人。
  金钱、皮包、化妆品,工作、梦想和未来,她们献身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和需求,唯独很少有要感情的。
  对待这些女人,萧晋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什么吃醋、嫉妒、伤心、难过,通通与他无关。
  大家只是一场交易而已,你用身体换利益,我用利益换身体,公平合理,认不清自己身份地位,有非分之想的,那就干脆请你滚蛋。

  日期:2017-07-12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