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云苓目光宠溺的看了他一会儿,问:你是不是还会继续实验?
  萧晋又讪讪一笑,说:“什么都逃不过我们家云苓妹子的一双法眼,寒泉甘露的具体效用非常的重要,现在我已经有了它在解毒方面的第一手资料,如果不继续下去,今天的风险岂不是就白冒了?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再这么胡来了。”
  我就知道!郑云苓摇头叹了口气,打字说,以后再做试验的时候,我跟你一起,两个人安全,而且,说不定我也能帮上你什么忙。
  “太好了!”萧晋欣喜道,“有你在,我就能放心的喝……呃,那什么,我有点头晕,想睡,你也赶紧去休息吧!”
  郑云苓哭笑不得的放下高高举起的手,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转身向房门走去。

  “云苓,”在她的手刚刚摸到门的时候,萧晋忽然喊了她一声,然后真诚说道:“谢谢,有你真好!”
  郑云苓微微低了下头,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就推门出去了。
  萧晋不懂哑语,所以他猜了半天郑云苓的意思,最后觉得应该是“我知道”,不由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没想到纯洁谦逊如郑云苓,也是会自豪和骄傲的嘛!”
  这个傻逼,唯独没有猜到的意思,就是“我也一样”。
  第二天,除了身体还有点虚弱之外,萧晋已经没了什么大碍,起床吃过早饭回家,就见院门处人来人往,村民们个个手里都拎着东西,有的是一筐鸡蛋,有的是新蒸的花馍,七八岁了鼻子下还整天挂着两道清鼻涕的梁大宝怀里更是抱了一只老母鸡。

  “各位大哥大嫂大婶大妈,你们这是怎么了?”他忍不住上前问道。
  众村民一看见他,顿时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打听着他的病情,个个脸上都挂着真诚的忧虑,聒噪的他有点烦,也有点暖,眼眶也开始微微发热。
  “各位乡亲,各位乡亲!”他用了很大的声音才让众人安静下来,接着就鞠了一躬,说:“首先,谢谢你们关心我,真的,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同时被这么多人关心过,谢谢你们!”
  说着,他又深深鞠了一躬,吓得村民们纷纷躲避,还有人想要说话,见他抬起了手,赶紧又闭上了嘴。

  “其次,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已经好了,今天早晨还吃了两个大馒头和一碗粥呢!所以,请大家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心意我领了,东西就拿回去吧!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不是?”
  “俺们知道翠翠她干爹你已经没事了。”
  站在最前面的大山媳妇儿一脸心疼的开口道,“可得了那种病,换了谁都会糟心,俺们带来的这些东西对病情都没啥用,其实就是一份心意,就是想让翠翠她干爹你知道:不管你害了什么病,我们都不在乎,你还是我们的大恩人,以后一直都是。”
  “是啊是啊!萧老师你放宽心,村里要是有人敢嚼你的舌根,二婶子第一个撕了她的嘴!”梁二婶跟着附和道。

  萧晋很想哭,不是感动的,而是听两人这话音,得了羊角风的这个事儿,他是跳进黄河都甭想洗清了。
  最后好说歹说,他还是从每一家送来的东西随便拿了一些,才让村民们安心的回了家。
  站在没一样值钱却充满了真挚心意的礼物中间,萧晋苦着脸对周沛芹说:“沛芹姐,我这会儿特想哭。”
  “我知道,”周沛芹抹了抹眼角,微笑道,“你是个好人,所有人都知道。”
  “好人个屁!”萧晋气急败坏的拿起一个花馍恶狠狠咬了一口,郁闷道:“他们都认定了我得的是羊角风,有了这么恶心的病傍身,以后谁还会愿意把家里的闺女嫁给我啊?”
  “呸!”周沛芹啐他一口,转身就回了屋。
  “哎哎,沛芹姐,帮忙拿东西啊!”
  萧晋笑嘻嘻的追进屋里去,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了小寡妇含羞带怯的惊叫。
  上午上完课,他照例带着梁二丫来到郑云苓家,吃完饭,他本打算让梁二丫再次为陆熙柔祛一次毒,陆熙柔却摇着头拒绝了,并坚持要把这个机会让给贺兰艳敏。
  梁二丫也更愿意去帮好朋友艳敏,所以萧晋只能又一次命令陆熙柔脱光衣服,用针灸和艾绒为她治疗。

  “关于画画的事情,”治疗完毕,萧晋正在收拾东西,陆熙柔忽然开口问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画我吗?”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么?”萧晋不答反问。
  “为什么不需要?”陆熙柔很没信心的说,“毕竟,我长得虽然不丑,但也算不上多么好看,起码跟云苓姐差远了。另、另外,我的身材也不好,就像你说的那样,除了皮肤白一些,简直一无是处,所以,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想画我。
  是因为漂亮姑娘画起来没意思,才要找个有瑕疵的来表现艺术性么?”
  “你可真会联想。”萧晋摇摇头,说,“有一件事你要弄清楚,我可以是老师,可以是医生,唯独不可能是所谓的艺术家,因此,我想画你跟艺术完全无关,只是单纯的觉得你的身体很美,想把它定格在画布上。”
  听到他的夸赞,陆熙柔有些甜蜜也有些羞涩,但更多的却是不信。“看你挑女人的眼光,不像是有病啊!我胸也不大,屁股也不翘,你居然会觉得很……很美?”
  “不,更改一下,不是很美。”

  陆熙柔的心一下子就从云端跌落下去,可还没到底,就听萧晋又接着道:“应该是完美才对,让我想想我当时的感觉……对,我当时觉得,你就是一尊不需要断臂也能不朽的维纳斯!”
  陆熙柔怔住,心脏也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甚至连瞳孔都有些微微放大的迹象。
  你就是一尊不需要断臂也能不朽的维纳斯!天呐!他怎么还能说出这样令人心醉的情话?这太狡猾、太犯规了!明明人家昨天晚上就已经很感动了,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是真的要我彻底沦陷么?
  女孩儿脸红的开始发烫,比第一次被萧晋看光身体时还要烫。
  此时此刻,如果萧晋要吻她或者做点别的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拒绝。但是很可惜,那货只是伸手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满脸都是诧异地问:“你怎么了?这也没发烧啊,怎么脸却这么烫?”
  “没……没什么。”陆熙柔做了个她经常做的动作——拉起被子把脑袋蒙上。
  萧晋一脸懵逼,心里又开始怀疑这姑娘是不是脑子有病。
  “没事儿别总蒙着脸,长时间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对你的身体不好。”
  说着,他就要出去,却见女孩儿又把被子掀开,问他:“你想画什么画?素描?水墨?工笔?还是油画?”
  萧晋回头说:“想要真切真实的留住你的美,当然是油画比较好啊!”
  陆熙柔又问:“那你一幅画要画多久?”
  萧晋想了想:“怎么着也得多半天吧!”
  “颜料和画具都准备好了么?”
  “还没,你一直不答应,我不舍得浪费那钱。”
  陆熙柔各种无语,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说:“我答应了,你赶紧准备。”
  萧晋嘴角一勾,点头说:“好,下次进城就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