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见刘忠果然有钥匙,就挂了电话。
  刘忠刚打开门,彭长宜就迫不及待地挤进门,小跑着进了院子,就见屋里所有的房间都亮着灯,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他知道这是娜娜害怕的表现。但是房门也被娜娜反锁上了,彭长宜敲了半天,也不见娜娜开门。
  他又站在娜娜的卧室敲门,一边敲着玻璃一边说:“娜娜,我是爸爸,娜娜,开门,爸爸回来了。”
  刘忠搬来一个凳子,站在凳子上,查看是否有窗户没关,所有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这是沈芳的特点,从来出门都会把门窗紧闭。
  彭长宜走到一扇窗户前,用力捶着窗户,一边捶一边叫着娜娜的名字。
  彭长宜在外面叫了半天,才看见西边书房的窗帘被拉开一条缝,露出了娜娜的脑袋,彭长宜赶快说道:“娜娜,开门,爸爸回来了。”

  娜娜从里面把书房的门打开,彭长宜刚要进去,娜娜叫了一声“爸爸”,就扑到了爸爸的怀里……
  彭长宜把女儿抱在怀里,拍着她的稚嫩的小肩膀,说道:“乖,不怕,不怕,爸爸回来陪你了。”
  彭长宜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这个曾经是自己的书房,就见单人床上有些凌乱,就说道:“你在这里睡着了?”
  娜娜从爸爸的怀里抬起头,流着眼泪说:“我知道,鬼都怕爸爸,所以就躲在爸爸的房间里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哪有什么鬼呀?那都是平时大人吓唬小孩子不听话的!”
  刘忠在旁边说:“长宜,你们爷俩到我家吧,我让你嫂子给你们做点吃的。”
  彭长宜说:“不用了,我带她出去吃吧。”
  刘忠说:“她本来就怕黑,你还带她出去。”
  哪知,娜娜说道:“我爸爸回来我就不怕了。”

  刘忠笑了,说道:“好好好,那我不打扰你们父女团聚了。”
  彭长宜送刘忠到他院门口,说道:“老兄,我明天一早就得赶到省里开会,有时间咱们哥俩再坐。”
  刘忠说:“好,你先回去照顾孩子吧。”
  彭长宜回到屋里,娜娜早就将客厅的窗帘拉开了一角,趴在窗台上往外看着。

  彭长宜进来后,给女儿擦去腮边的泪珠,说道:“走,爸爸带你去吃饭,去梳梳你那马尾巴。”
  娜娜笑了,转身就回自己的屋里,梳好头发,就跟着爸爸去吃饭去了。
  等彭长宜和女儿吃完饭从外面进来后,娜娜一眼就看见了妈妈的车,说道:“妈妈回来了。”说着,就快速向北屋的台阶,推开了门,连着叫了两三声“妈妈”。
  沈芳这才从里屋的卧室走了出来,看见女儿和彭长宜进来了,无精打采地说道:“吃饭去了?”
  女儿欢天喜地地说道:“是的,爸爸请我吃了大餐。”
  彭长宜见沈芳憔悴不堪,脸上布满愁容,就主动跟她说:“都处理清了?”
  沈芳怔怔地看着彭长宜,机械地点点头。
  彭长宜关切地说道:“吃晚饭了吗?”
  沈芳摇摇头,彭长宜将手里打包回来的饺子放在她的面前,说道:“吃吧,娜娜担心你没吃晚饭,特地给你要的饺子,茴香馅,说你最爱吃这个了。”
  沈芳没有动,她机械地坐了下来,看着彭长宜,木然地说道:“彭长宜,这下你可是又看了我的一个大笑话了。”

  彭长宜一愣,说道:“我看你什么笑话?”
  “你说呐?”沈芳两只眼睛盯着彭长宜。
  彭长宜就有些生气,他提高了嗓门说道:“沈芳,难道我彭长宜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就是一个幸灾乐祸专看别人笑话的小人?一辈子了,你就不能公正地评判我一次吗?”
  娜娜一看他们又要吵架,就赶紧猫着腰,溜回自己的房间了。
  沈芳看着他,没跟他吵,倒不是彭长宜问住了她,也不是她没得说,她实在是身心疲惫,没力气跟他吵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见证了一个温善的生命离开,几天来,她在家和医院之间忙来忙去,早就心力交瘁了,此时,她轻叹了一声,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彭长宜知道,沈芳包括娜娜在内,对老张的感情很好,就不再跟她计较,说道:“有什么用我帮忙的?”
  沈芳擦着一下眼泪说道:“没有,他留下了遗嘱,不搞任何形式的吊唁活动,让我跟他单位说一声就是了,明天就火化……”
  沈芳说不下去了,她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得很整齐的纸,递给彭长宜,然后捂着嘴就低低地哭了……
  彭长宜接过来,是老张写给沈芳的信,大致就是感谢沈芳这么长时间对他的照顾,他除去有一颗心是热的外,他对这个家没有任何的贡献,但是沈芳母女却不嫌弃他,给了他家般的温暖,他又嘱咐沈芳好好爱惜自己,等等。然后写道:请你原谅,有一事我欺骗了你,我要到那边去找我的亡妻去了,因为她在弥留之际,我们说好将来要葬在一起的,买的墓碑也是那种夫妻合穴的,因为这一点,我也始终没跟你提领证结婚的事,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对不起!你还年轻,人也真诚善良,我走后,你不要一人过,相信会有比我更疼爱你的人在等着你,另外,不要总是和娜娜爸爸吵了,他也不容易,不要总是揪着过去的矛盾不放,人最宝贵的是健康,是生命,何况你们还有娜娜,这本来是世上最亲密的关系,干嘛搞得跟仇人一样,如果说我跟你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这是我对你唯一有不同看法的地方,保重,珍爱你周围的人,慢慢你就会发现一个道理,那就是一分厚道,一分幸福。”

  彭长宜把信还给沈芳,那天晚上,沈芳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跟他絮絮叨叨起来。
  沈芳说老张对她对孩子都很好,对她们娘俩的照顾无微不至,她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温柔体贴的男人,她说老张才叫男人,肚量大,心胸宽广,从不跟她一个女人计较什么,无论她发多大的脾气,老张也从不跟她发火,她说,她做了一辈子女人,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男人的体贴,这个人,包容她一切的缺点,包容了她的碎嘴、她的唠叨,包容了她的洁癖,沈芳说自己从小没有哥哥,她只有一个弟弟,在她印象中,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被人照顾的感觉,打她记事起,就没有得到过母爱,妈妈整天忙于工作,白天很少在家里见到过她,单位的事,永远都比家里的事重要,她吃没吃饭母亲一点都不在乎,父亲也总是忙于工作,弟弟从小就是沈芳照顾长大的,长大后嫁了人,她也没有享受到被丈夫照顾的滋味,她这一辈子都是在照顾别人,但是老张让她尝到了被照顾的滋味,她感觉自己在老张眼里,就是一个公主,原来缺失的父爱、母爱、丈夫的爱,老张都一并给了她,尽管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很短,但老张却给了她无尽的爱,让她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女人被男人珍惜、被男人爱的滋味!

  作为她的前夫,彭长宜听着她在历数别的男人如何好的时候,心里非常别扭,尽管沈芳不再呛他,但每句话都像是说给他听的。看在她刚失去老张真心难过的样子,彭长宜在心里就原谅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