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邹子介说:“我去年从海南特地背回了三棵西红柿树,我给了基地大棚两棵,我留下一棵,他们那两棵去年就死了,我这棵就成活了,再有两年,它的枝杈就会爬满半边棚顶,前两天基地主任来了坐在这里不走,他想把我这棵要走,说是上次北京来了一位首长,看见后非常喜欢,我说我不是舍不得给你,它长这么大了,就是移栽到别处也得死了,我说我今年再给你培育几棵吧,头春节给你带回来,他这才不要这个了。上次小丁带了一个女同志来,她们站在这里嘻嘻哈哈拍了好多照片才走,对了,你们俩来了,小丁呢?小丁怎么没来?”

  江帆说:“她在上班,我和长宜出来办点事,顺便领他来你这里看看。
  彭长宜已经隐约感到江帆和丁一之间出了问题,但因为什么他不知道,自从来阆诸后,他从来没有单独见过丁一。据老顾说,他到电视台找过丁一,丁一的脚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不影响正常上班,老顾说有几次他看见江帆没有回家,住在了单位,司机高山跟老顾说,他们回丁主播的娘家住了。
  既然回丁一娘家的房子住,江帆为什么还经常住在办公室?丁一住在那里,死气沉沉的,他就不怕她夜里害怕?
  他们夫妻到底怎么了?

  这会,彭长宜听江帆这样说,没有说话,掏出手机,拍下了这棵挂满果实的西红柿树。邹子介伸手给他们摘了一大把西红柿,让他们品尝。彭长宜拍完大棚的景色,又出来,站在高处,将邹子介的这片园区分不同角度拍了下来。
  江帆尝了一颗,说道:“味道不错。老邹啊,部队的同志都夸你呢,说你不但教给他们种植技术,还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种的蔬菜种子,而且你这些种子据说市场上都买不到。”
  邹子介笑了,说道:“肯定买不到,这都是专家们最新培养出来的,我让他们免费种,也想让他们把这些种子的表现反馈给专家。我不瞒您说,部队大院今年那些花卉都是我给他们搞到的种子,同样的种子,我给他们的跟那些大路货就不一样。”
  江帆见识过邹子介的厉害,他不光在全国育种界是有名的玉米品种多产专家,在棉花、小麦、花卉等领域里都有不俗的表现,只是术业有专攻,玉米育种,是他一生主攻的方向而已,别的只是他偶然为之罢了。他专门为奶奶培育的农村最常见的花卉品种蜀葵,花朵大,重瓣多,而且变色,比普通老百姓家种的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只可惜他的奶奶没有看见,为此,邹子介哪儿有试验田,就将蜀葵种到哪儿,一是怀念奶奶,二是让奶奶看看他的研究成果。

  彭长宜拍完外景后回到大棚,他笑着跟邹子介说道:“老邹,你这四座房子都干嘛用?”
  邹子介说:“最前面的一座我自己住,后面的三座当做客房,谁来谁住,我主要是储存种子用。”
  彭长宜说:“你储存种子还怎么住人?”
  邹子介笑了,说:“每座房子的下面都是空的了,都是地下室,种子就放地下。”
  “哦?咱们去看看。”彭长宜对邹子介的空房子来了兴趣。
  他们走出大棚,来到了一座房子里,只见里面已经完成装修,白墙,水泥地,中空玻璃,独立的四间房,客厅、书房、卧室、厨房,一应俱全,彭长宜看后就开始在心里打起了算盘,他笑着说道:“书记,干脆我搬这里办公得了,别给我再找房住了,我可以给老邹看着这个摊儿。”
  江帆说:“那还行?你现在看着不错,田园风光,美景如画,等冬天这里的庄稼、蔬菜没了后,大门就锁上了,连一个站岗的都没有了,好几千亩土地,就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再说,冬天怎么取暖?”
  邹子介说:“我安的都是冷暖的空调,也可以自己生炉子,也可以改造成土暖气,把炉子放在地下室。”
  江帆说:“那冬天也不方便,到时这里就是北风吹、雪花飘了,再说,你将来的住处是要有长久考虑的,是可以当家来使用的,难道你还想回亢州吗?”
  彭长宜说:“亢州我什么都没有,现在海后给我留着那个住处,我一天不说搬,尽管没让我搬,但我早晚都是要给人家腾出来的,现在亢州我有惦记,是因为孩子还在那里,等将来孩子出来上学了,我兴许一年回去不了几次了。”说道这里,彭长宜突然跟邹子介说:“这样,别管我住不住,你把最后一座房子给我留下,我给你租金,另外,你再包给我几分地种。”

  邹子介笑了,说道:“房子您随便住,地有的是,随便种,租金我不要,部队都给我减免租金了,我还怎么要您的,再说,您真是要来住的话,还给我看家呢,您往地里这么一站,保证还没人敢欺负我。”
  江帆说:“这里谁欺负你,你和老百姓连交道都打不着,天天看见的就是部队战士。”
  邹子介说:“是啊,所以前几天我老师来,说我找了一块宝地,既不用担心庄稼被偷,也不用担心没钱交租金,现在我跟您们二位领导说,这地,我等于白种,他们根本不跟我要水电费,您说我再不贡献点籽种,这便宜就占大了。”
  彭长宜说:“你呀,还是出点水电费吧,省得自己不心安理得。”
  江帆说:“他免费给他们提供籽种。”
  彭长宜说:“人家还给他减免了租金呢?”
  江帆说:“部队的同志跟地方的不一样,他们不会跟他较真的。”
  “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您看他在这里又是建房又是搭竹廊,这可是一大笔投资,他要是不按合同办事,什么都想占便宜,唯恐让人家讨厌,说不定哪天把你轰走了,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江帆说:“咱俩在这,部队能轰他吗?”

  彭长宜一听,没词了,半天才说:“您这么说的话,我就没得说了,老邹,反正你要注意,别让人家反感你了。”
  邹子介说:“这一点您放心,我什么都学会了,就是还没学会占便宜。”
  彭长宜说:“我是想让你在这里呆长久,你种田,还有当兵的给你站岗,多好的事啊,恐怕离开这里你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了。咱们今天也说定了,最后那座房子,归我了,别管我住不住。”
  邹子介说:“没问题,那用我给您配家具吗?里面四白落地,什么都没有,就有一个空调。”
  彭长宜说:“空调你拆走,你什么都不用管,只给我房子住就行了,再有你上水下水怎么解决?”
  邹子介说:“我拆走也没地方装了,您要是看不上,可以扔掉。上水有了,这里都是自来水,建房的时候就设计好了,下水也有,园子北边挖了一个大化粪池,这个化粪池对我可是有用啊,我在北墙建了一排猪舍,将来我可以用沼气当能源,冬天取暖、照明、用热水,夏天带空调,而且我掌握了最先进的沼气技术,这项技术是被国家推广的技术,部队的同志还让我给他们建沼气池,这样大棚冬天取暖问题就解决了。”

  江帆笑了,说道:“老邹是个宝,难怪部队给你减了租金,就是想留住你啊!”
  邹子介笑了,不好意思地说:“基地主任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江帆转头看着彭长宜,料定他不会真的来住,就说道:“长宜,你给谁号的房子,是你父亲吗?”
  彭长宜说:“他老人家不会来的,您说的对,冬天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要是来了,整个就困死在这儿了,再说家里大哥大嫂也不会让他出来的。”

  江帆听他这么说,就没再问下去,他心里似乎猜到了这个房子的用处。
  他们又到最后一座房子看了看,彭长宜非常满意,再次跟邹子介敲定房子他占下了,他再次表示不会白住,会给他相应的房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