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20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爱国也说:“我协助彭市长。”
  鲍志刚说:“你们先按照江书记的指示,拿出一个方案,绘个图纸出来,一旦大会通过,立刻着手进行,这样看来,咱们国庆节就能搬过来了。”
  江帆爽朗地笑了,他说:“你们下来再仔细琢磨,今天就到这里吧,长宜跟我走,我领你去一个地方,见一位老朋友。”
  江帆说着,就带头往回走,他来到彭长宜的车旁,说道:“我坐坐这辆老爷车,看看怎么样。”
  老顾一听,急忙给市委书记拉开后面的车门,江帆坐进去之后,他关上车门。这时的彭长宜就拉开前面的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江帆坐上车后,用手捶了捶车座,又伸手摸了摸车顶,打量了一遍后说道:“还不错,只是太委屈我们的彭市长了。”

  彭长宜说:“不委屈,我很喜欢这个车,简直就是给我预备的,刚来就坐新车太招摇,等以后财力宽松了再换不迟。”
  江帆看了一眼彭长宜,一直以来,彭长宜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太知道自己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换句话说就是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殊不知,这也是最大的缺点,因为太知道自己怎么做的人,有些东西就不敢伸手去抓住,有些东西可能就失之交臂了。
  江帆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财力再紧张也不缺你这辆车,再说了,只要不超标是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
  彭长宜说:“您别急,早晚鲍市长会坐那辆车的,我如果现在买了车就是浪费,再说,我坐旧车的好处多了去了,以后想跟我要钱花的人就会琢磨琢磨了。”
  江帆“哈哈”笑了,说:“你这样考虑有道理,据说自从建了这个行政办公区后,财力一下子就紧张了,我来的那一年就感到了这一点,所以,就想改革,该合并的合并,该撤销的撤销,减少办公费用的支出,一个领导一部车的费用每年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们有那么多的市直单位,有那么多的一把手,不对,还有二把手、三把手,几乎班子成员都有专车,可以出台车补政策,减少其他干部用车,你下来在这方面动动脑筋。”

  “好的。”彭长宜点头答应。
  江帆又四处看了看车里面,跟前面的老顾说:“顾师傅,去部队农场,在拥军北大街,顺着北大街一直往东走,有一个几百米的围墙大院,去看看邹子介,你这车不会将我们撂到半路吧?”
  老顾笑了,说道:“刚修好回来,不会的。”
  江帆就笑了,说道:“打着火,我听听。”
  老顾就发动着车,让江帆听了会后,便松开手刹,给油,车子便平稳地向前走去。
  江帆说:“发动机的声音听着还不错,就是车座硬了点,不太舒服。”

  彭长宜说:“这种车减震都硬,所以就显得车座硬。”
  江帆说:“既然你愿意开,就先开着吧,不想开的话立刻就换。”
  彭长宜说:“这车的配件进口程度化高,应该没问题。”
  江帆说:“邹子介知道你来阆诸了吗?”
  彭长宜说:“那天他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在电视上看到我了,还说邀请我过来看看呢。”
  江帆说:“前两天看见军区基地处的主任,他跟我说,他在这里搞得相当不错,今年我还没顾上来这里看看他,那件事都比看他紧要,就忽视了咱们这位老朋友了。”
  彭长宜一听,问道:“您上次说他脱贫了,娶上媳妇了吧?”
  江帆说:“早就娶上了,是他住的那个村干部的女儿,农专毕业的学生,对他崇拜得了不得,孩子都有了。”
  “哦,那他媳妇跟过来了吗?”
  江帆说:“今年我不知道,反正去年没有过来,那边也有一摊子事。这两口子可谓是夫唱妇随。”

  “真不错,终于修成正果了,最起码能自己养活自己,过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
  江帆转了话题,说道:“长宜,下半年的国有企业改制,你要多费心。”
  “下半年?”彭长宜反问了一句。
  江帆说得:“是啊,本来我想下半年把改制工作进行完,有些遗留问题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一天不解决,群众就会告状一天,这也是目前一项紧迫的工作,现在已经半年过去了,即便完不成,也要出台具体的措施和方案。另外,随着改制工作的谋划,城市一些地块的规划和开发工作也要一并进行。我刚来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城市的规划太乱,有些地方要重新改造,可以借助外力来进行,比如,我们扩大向外的招商力度,你那个同学可以从三源走出来,到这里施展一下身手吗?”

  彭长宜笑了笑,说道:“我琢磨琢磨。”
  江帆说:“志刚市长那里有一份我们原来的设想,我回头让他给你。”
  彭长宜说:“不用,我找他去要就行了。”
  “长宜,你来了,我对下来的工作就有信心了,有些工作我们要抓紧做了,要加快步伐了。城市总体规划去年已经搞完了,是经过专家们论证后搞的,这个方案是我牵头搞的,你下来研究研究,还有一个当务之急的工作就是未来十年全市经济蓝皮书,这个也要尽快搞出来,志刚市长是个好同志,人比较厚道,也懂配合,就是工作有些保守,顾虑太多,本来上半年都应该搞出来的东西,现在都滞后了。不过也不能全怪他,阆诸这半年出了不少的事,许多同志都在消极观望,这也是我坚持要你来的主要原因,有时候想干点事,你手下没有得力的干部也不行。干一段时间看看,你分管的这几个主要单位的领导,如果不行的话就提出来,市委尽量给你调换,建设局的局长是我来后调上来的,听说跟你是党校同学。”

  彭长宜说:“您说的是兰匡义吧?”
  “就是他。”
  “我也是从我分管的单位成员名单中看到他的名字的。我在三源的时候,上省委党校,那次认识得他,我们是一个宿舍。”
  江帆说:“我听他上次说来着,你见过他了吗?”
  “目前还没有,我准备下周去建设局转转。”他是我去年来的时候,下乡搞调研,偶尔发现的人才。”
  “哦?那他肯定有地方打动了您。”
  “是啊,你知道吗,我到了宁清县的时候,发现县委县政府的办公楼是倒坐,我当时就感觉这个书记肯定有邪的,结果一打听,还真是有邪的,铁面无私,而且不怕得罪人,所以我把他要了上来,当时就想进行城市拆除违章建筑治理整顿工作,我就跟佘文秀说,让他任建设局局长,果然不负众望。”

  彭长宜说:“我们上次那个班是个短训班,就几天的时间,我只是发现他平时不爱说话,总是耷拉着脸,好像谁欠他钱不还似的,就是开玩笑都是铁青着脸跟你说话。尽管不了解他,但感觉他是个很有性格的人。有点像锦安的武荣培。”
  “非常有性格,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廉洁。阆诸基层有几个这样廉洁得出了名的干部,魏克勤也是一个。对了,哪天你抽时间去趟阳新吧,那里的观光生态游相当不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