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5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有点起床气的,被吵醒了,心情自然不太好,我拿过来手机,一看,是白子惠妈妈打过来的电话,这位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的恶心人是不是。
  对于白子惠的妈妈,我真是有点怕了,不管她做什么,我都觉得这里面有事。
  我拿着电话,犹豫要不要给白子惠,白子惠现在正睡着,看样子睡的挺香的。我怕叫醒她影响她的休息,其实我最想的是直接挂断电话,省心,不过这是白子惠的电话,我没有这个权利。
  是的,我有点墨迹,我总是考虑后果。不够洒脱,虽然我要改,可还是没改好。
  电话不响了,估计白子惠妈妈觉得白子惠不会接电话所以挂断了吧,这样更好。
  我刚要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那声音让我觉得很心烦,这到底是闹哪样啊!大姐,真的不想让我们睡觉了是吧。

  我准备接这个电话,我要告诉白子惠的妈妈,要尊重一点别人,什么时间了还打电话。
  这时,白子惠睁开了眼睛,她被吵到了。
  “是谁?”
  白子惠问。
  “是你妈!”
  我加了一个是,单独说你妈那是骂人。
  白子惠从我手里拿过手机,她犹豫,估计是在想这个电话要不要接。
  我跟白子惠说刚才她妈就打过来一个电话,白子惠说:“可能她有什么事吧。”

  今天吵成那个样子,能有什么事,应该就是觉得不顺心了,晚上憋的太难受了,想起来便给白子惠打个电话。
  不过,这事白子惠自己选择。
  按下了接听键,白子惠还没说话,对面白子惠的妈妈抢先开了口。
  “你姥爷他...走了,在第一医院,你过来看最后一眼吧。”

  白子惠一下子坐了起来,两眼瞪的大大的。她完全精神了。
  我也精神了,陆老爷子没了?怎么搞的,今天不是还挺精神的,还要去告白子惠不孝,虽然白子惠反击,让陆老爷子进了医院,可也不能说没便没吧。
  “怎么回事?”
  白子惠强忍着。她的身子抖得不行,不能自抑,可是她的声音却没半点变化。
  “你过来再说吧。”
  白子惠妈妈不想在电话里多说,白子惠问了具体地点,挂了电话。
  刚刚挂断,白子惠便哭了,那哭声一出来便是高点。听得人悲从心来,我没说什么,只是抱住了白子惠。

  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
  哭了好一会,白子惠停了下来,她抽出几张纸擦眼睛,这时,我已经打开了床头灯。借着灯光我看到白子惠眼睛红红的。
  安慰没必要,人在这个时候什么言语都是苍白的,我说:“我送你过去!”
  白子惠点点头,下床开始换衣服,她穿的是睡衣,我也穿起衣服来,整个过程很安静。什么也没说话,连呼吸声都是轻柔的,很快,我们换好了衣服,下楼,开车去第一医院。
  开到半路,白子惠突然问我,“董宁,你说是不是我逼死了姥爷!”
  我心里一声叹息,这谁又能说的好,可能有关,可能也没关,谁让矛盾这么大呢,谁也不想出这种事。
  想了想。我说:“媳妇,你不要自责,这事情怨不得你,陆家被外人控制,加上最近这么多的事,你姥爷估计心里一股泻火,这一次。在医院,都没抢救过来,想来还是到日子了,你就别多想了。”
  白子惠没说话,望向了车窗外,接着车外的光,我看到了两道泪痕。
  到了医院,见到了陆老爷子,只是此时的他已经永眠,不会睁眼不会呼吸,白子惠没靠太近,她的悲伤在心里,三舅和三舅妈却是哭的厉害,呼天抢地的。特别的震撼。
  悲伤了之后便很显示了。

  三舅不哭了,气势汹汹的看向了白子惠,他说:“你还有脸来啊!”
  白子惠看了看三舅。
  三舅又说道:“你还有脸哭啊!”
  白子惠没有移开目光,三舅说道:“你少这样看我,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就是你说断绝关系,老爷子才被气死了。”
  真的要赖白子惠头上吗?
  难道陆老爷子之前的所作所为就一笔勾销了吗?
  有什么因才有什么果。
  三舅的指责让我很生气,尤其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更生气。自己为了遗产,算计来算计去,一直骂老大陆景辉,可是说话间对陆景辉十分羡慕,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说白子惠。
  我压住火,不要发出来,人死为大,这个时候不要闹。
  白子惠妈妈说话了,她说:“这事我告诉了你们,千叮嘱万嘱咐不要跟爸说,你们为什么告诉了爸。”
  三舅说:“这事都做了,难道不能说?怪你女儿一点问题都没有。”
  白子惠妈妈说道:“行了,别吵了,现在还是先办后事吧。让爸入土为安。”
  三舅说道:“这么着急,是不是心虚了。”

  白子惠妈妈说道:“你什么意思?”
  三舅说道:“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咱爸那份遗产你们家不用分了。”
  说了这么多,还是遗产问题。
  白子惠一声没吭,只是望着陆老爷子的遗体。
  根本没时间休息,马上便办老爷子的后事,我打算帮忙。白子惠没让我去,她说怕我过去会生事端。
  确实,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动手。
  事办的很快,两天便完事了,白子惠跟着忙,可以看出来她瘦了,并且瘦了好多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据说,来了不少人,送陆老爷子走。

  老爷子去世,预示着陆家的没落。
  我觉得有些唏嘘,可我更担心的是白子惠的状态,她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好。可是没想到更不好的在后边。
  出席了葬礼之后,白子惠在家躺了一天,身体的原因,加上这么多的事,她实在吃不消了。
  躺了一天之后,白子惠缓过来一些,她可以自己下地走动。虽然身子还是虚,可算是生活可以自理。
  “董宁,我想跟你谈一谈。”
  白子惠坐在沙发上,缓缓的说,她的脸有些苍白。
  我坐了过去,心里有不好的感觉,白子惠脸上毫无表情,眼睛却红红的,这两天哭的太厉害了。
  白子惠不是很有精神头,她看起来有些萎靡。
  “媳妇,怎么了?这么严肃!”
  白子惠缓缓的说道:“董宁,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
  我说:“怎么突然说这个,感觉怪怪的。”
  越来越不正常了,用这句话开始。后面不会是什么好话。
  白子惠说道:“我想了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对面的白子惠很平静,她缓缓的说,脸上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这种平静让我害怕,白子惠仿佛看透了生死一般。
  “为什么?”
  我说的也很冷静,只不过我是假装冷静。
  白子惠说道:“没有为什么。只是不想继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